汕头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报实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

  • 汕头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报实例

  • 大兴安岭塔河县“六一零”主任李智华恶报身亡

  • 汕头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报实例

    (明慧通讯员广东报道)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功法。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对大法犯罪,对修炼人犯罪,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犯罪,不光自己会遭恶报,并且会殃及家属,殃及子孙后代。

    张清泉,男,原汕头市澄海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任职期间,积极参与多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是澄海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曾于2003年12月,参与了对澄海区隆都镇、莲上镇和莲下镇9位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和迫害,其中1位被非法判刑三年并送到梅州监狱残酷折磨,3位被非法判刑1年6个月,5位被绑架到洗脑班精神折磨和强制洗脑。

    2007年,张清泉因晚期肝硬化,遭报死亡,死前全身腐烂,为保命还被锯掉一条腿。

    王利群,男,澄海白沙看守所恶警,参与迫害法轮功,恶毒辱骂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一周内即遭恶报,被车撞死。

    谢春发,男,澄海区“六一零”恶警,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死亡。

    林炳合,男,原澄海博物馆副馆长,2001年积极参与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脑溢血半身不遂。

    叶逸群,男,曾任澄海区政法委副书记兼“六一零”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后调离)。有一次所坐小车撞上了栏杆,同车其他人都没有事,唯独叶逸群被撞成骨折。

    郑锦群,男,曾任龙湖区外砂镇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于2000年遭恶报,患脑瘤(后调离)。

    李诗雄,男,龙湖区外砂镇综治办副主任兼“六一零”主任,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阴毒,丧尽天良。2007年患晚期肺癌,2008年实施化疗,后仍继续造恶,于2009年1月19日遭报而死。

    王木浩,男,龙湖区外砂镇李厝村书记,在职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导致1位法轮功学员被残害去世。王木浩遭报生癌于2004年死。乡里明白真相的人都说是恶人遭恶报。

    王庆明,男,龙湖区外砂镇南社乡书记,积极迫害法轮功、仇视法轮功学员。其于2008年查出患癌症,实施化疗后,于2010年5月遭报而死。

    王瑞强,男,龙湖区外砂镇李厝村治安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不久,其妻得重病而亡。

    王汉崇,男,龙湖区外砂镇李厝村干部,参与迫害法轮功,其一个儿子开枪打死人,被判19年重刑,其妻服毒自杀。

    王旭贤,男,龙湖区外砂镇李厝村治安员,参与迫害法轮功,其独子在河中游泳时溺水而死。

    沈华安,男,龙湖区外砂镇金州村治安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其大儿子在开车去饶平的路上掉到河里死去,其小儿子临结婚前喝酒醉倒在家门口,送医院后成植物人,不久死亡。

    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都是触犯法律的犯罪行为,其行为不但害了自己,也使家人遭受不幸和痛苦。法轮功修炼人不希望任何恶报发生,但这是神的意志。法轮功学员永远没有敌人,即使他们受到了太多的不公对待,他们仍然怀着一颗真诚的心,希望所有中共恶党的工作人员对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不要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三思而行。为了自己和你的家人!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悬崖勒马,为时还不晚!


    大兴安岭塔河县“六一零”主任李智华恶报身亡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李智华,大兴安岭塔河县公安局政法委头目,“六一零”主任。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他在幕前幕后多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的迫害,终遭恶报死亡。在此仅举两例李智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二零零一年一月,李智华用他的伪善欺骗了法轮功学员高淑英的家人及单位领导,说:让高淑英到医院避几天,否则就要把她绑架到看守所。在高淑英一再给其讲真相,告诉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及大法弟子的情况下,李智华还是找来大夫,几个人把高淑英按倒在地上,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在高淑英失去知觉,昏迷的状态下,李智华等人把高淑英劫持到了黑龙江省北安精神病院。当高淑英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被扒光,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手、脚、头发都被捆在床上,身体呈“大”字型,一动不能动。几个陌生的男人,围着高淑英逼问:“还炼不炼?”高淑英浑身无力,头晕目眩,头疼得睁不开眼睛。她用尽全力地挤出“炼”这个字,就又昏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大屋子的床上,屋里有十来个精神病人,他们有的在大声唱,有的跳上窗台要向下跳,有的还要掐高淑英的脖子……这里一天两次灌药。还有点滴。连吃的饭里都有毒害大脑的药物。吃了就会感到浑身无力,大脑一片空白。高淑英不能吃饭,吃了就吐。他们就强行给高淑英灌药、打点滴。高淑英告诉他们大法好。他们有的说:“没办法,为了生活,领导说了必须一天把这些药打完。”有的很野蛮。

    有个四十多岁的高个女护士,每次都很残忍,高淑英身上都找不到血管了,还使劲扎。并说:“我就拿你试手了。”高淑英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手、脚、腿、胳膊都肿了。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点滴打上也不往身体里进。医院领导怕她死在医院里,就给塔河县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打电话,他们都互相推责任,都不来接人。最后高淑英家人知道了,就把她接了回家。

    当时,高淑英已经离婚,领着个九岁的孩子生活。她六十多岁的父母本来身体就不好,又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女儿,又要照顾女儿的孩子。

    由于李智华的迫害,给高淑英及其家人的身心都带来了极大的摧残及伤害。

    二零零六年五月,李智华和一个王姓警察来到绥化劳教所,强迫被劫持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袁延明,逼迫他说资料是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杨宗英给的,企图再去绑架杨宗英。杨宗英当时已经被迫害的流离失所。还带着个六岁的孩子。杨宗英的丈夫(法轮功学员)已经被劫持到杭州监狱。就因为李智华伙同其他警察的迫害,不久,杨宗英就被绑架到了齐齐哈尔劳教所。在她被劫持的两年里,他年幼的女儿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

    善恶有报是天理。历来迫害正信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二零一零年六月,李智华遭恶报,患肝癌死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