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三水劳教所的酷刑、奴工和洗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三水劳教所是广东省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之一。一九九九年以来,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曾在这里遭受精神上的迫害与肉体上的折磨。下面列举的迫害手段仅仅是三水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冰山一角。

1、电棍电击

电刑是恶警常用的迫害手段。一般分所的大队里没有电棍,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的办公室里经常备有几根电棍,可以随时拿出来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电击。一般同时使用二根电棍,多的时候四根,最多时八根电棍同时电击。平时在大队电击法轮功修炼人时,为掩人耳目,警察要放音乐来掩盖受害人被电击时的惨叫声。在禁闭室对炼功人电击更是家常便饭。

作恶最多的是狱警郭保思,他是广东梅州人,身高一米五多一点,因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现为一分所四大队分队长;他经常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几年来,在三水劳教所里,几乎所有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他用电棍电过,他至少电过两名炼功人的生殖器。

当法轮功学员斥责他的禽兽行径时,郭保思公开叫嚣:“我就是流氓!”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禁闭时,郭保思常常赤膊上阵,每天三次充电施电击。除了使用电棍,该恶徒喜欢打,或者用脚踢,踩法轮功学员的头,而且言语极其下流肮脏。

2、不让睡觉

对坚定的不写放弃修炼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采取熬夜至半夜十二点,再加码至凌晨二点,凌晨四点,不让睡觉,早上六点起床,不让睡觉的时间不是几天,通常是几个星期,最长的连续三个多月。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绝食抗议。

狱警用连坐方法,逼迫临近解教的吸毒或刑事劳教人员包夹法轮功学员,发现他们睡觉或打盹马上叫醒,外面走廊里的值班(刑事劳教人员)监视各个监室的情况,值班的狱警不定时巡视,如果发现法轮功学员睡觉,包夹人员和值班就要被加期或者用电棍电击。

3、蹲

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常用的方法,经常以谈话的名义,叫学员出去然后叫你蹲着,他坐在椅子里和你谈话,一谈就是几个小时;不论是年轻的还是七十岁的老年人无一例外,如果不蹲,就是“顶撞干警”,这是狱警整人的罪名,然后就可以用电棍来“教育”你,甚至关禁闭,有时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蹲在角落里喂蚊子。

4、隔离恐吓和洗脑

法轮功学员被每人一间隔离开来,里面有二至四名包夹人员看管,修炼人互相之间不能见面,并且轮流上厕所,十几个房间轮流下来,每个人都要憋很长时间。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控制上厕所次数,一天两次,极不人道。开始奴工生产后,为了压缩时间,狱警甚至拿着秒表坐在厕所门口,掐算每个人上厕所、洗漱的时间,超过几分钟就在门外骂,叫包夹人员把法轮功学员拉出来,有的刚挤出牙膏还没来得及刷牙就被拉出来了。

洗脑的方式有谈话,同时也是体罚,因为谈话时,法轮功学员一直被逼要蹲着,当谎言面对真相,恶警讲不过法轮功学员时,就开始辱骂、使用暴力,当修炼人不理恶警时,就叫包夹人员拿着诋毁法轮大法的资料放在法轮功学员面前强迫他们看,或者放在地上强迫他们踩。

狱警还采用封闭式洗脑:即把房间的窗户、门全部用纸糊住,里面的墙壁上贴满诽谤大法的标语和文章,连续播放诽谤大法的录像,从早上七点开始一直放到晚上十一点,有时延续到下半夜二点,时间最长的连续二至三个月天天播放,以至很多电视机承受不住高强度使用都坏了。外边的走廊里还用高功率音箱播放攻击法轮大法的录音,外墙上也有巨大的诽谤标语和横幅。

5、奴工与体罚

开始奴工生产后,狱警为了增加收入和消磨法轮功学员意志,每天强迫他们高强度劳动,而且层层加码,如不完成任务就面临加期,遭电棍电击和体罚。体罚的手段是,烈日下强迫法轮功学员站军姿、操练,围着操场转圈,当法轮功学员拒绝操练时,直接拉到办公室电击。

6、摧残性灌食

当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被迫绝食抗议时,灌食迫害登场了。受害人的手脚被固定在死人床上,狱警和包夹人员一齐上阵,撬开嘴巴硬往里灌,一天一次,一次一大盘糊糊。法轮功学员抵制时就被殴打,直接用电棍电;直到受害者无力反抗时再灌。在去灌食的路上,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自己走,绝食多天的人举步维艰,狱警就在旁边骂是装的,再叫包夹人员人员拖着法轮功学员跑。有时故意让四个包夹人员,拎着法轮功学员的手脚,包夹人员抬累了,就叫包夹人员把法轮功学员放在太阳暴晒的水泥路面上“休息”。灌食抬回来后直接放在监室的地板上,不让睡床任凭蚊子叮咬,不准包夹人员人员驱赶蚊子。每隔五分钟要试一下受害者的鼻息。

7、群体施暴和高压恐吓

除了恶警单独迫害外,也经常几个人甚至十几个人一起集体施暴。李晓明是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制止迫害,有一次,他摆脱四个包夹人员的控制,从一楼顺着水管子爬到二楼,将恶警诽谤法轮功师父的巨大横幅撕成两半,同时高呼法轮大法好。两个大队的几百名劳教人员正在操场上吃饭,他们被法轮功学员的壮举震撼了,私下里无不表示佩服,恶警被震慑了,反应过来的狱警像疯了一样,围着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后李晓明被多次禁闭,多根电棍同时电击,吊铐在铁床上三天三夜,加期半年,包夹人员也都被加期。恶警也收敛很多,不敢再挂露骨的横幅。

法轮功学员李圣瑜因为声明在高压下所写的“三书”(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等)作废,从新开始修炼,遭到大队十多个恶警联手迫害,轮流电击,电棍的噼啪声从办公室旁边的房间里传出来,从上午八点一直响到下午三点,除了狱警中午吃饭短暂的停歇,电棍整整响了五个多小时,每隔几分钟一次,每次持续时间一分钟左右,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见证了那天恶警的疯狂。

每到敏感日,或者省“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下来布置任务后,就要搞“纪律整顿”,实际是高压恐吓,二三十个恶警,几十名包夹人员,围着法轮功学员,手里拿着手铐,胶布(他们害怕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把锈迹斑斑、血痕累累的死人床放在乒乓球桌子上展览,制造恐怖气氛。

8、精神迫害

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每月写个人总结,看录像后的心得体会,每周一次的表态,等等,其目的就是必须要法轮功学员诋毁法轮功,从而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制造迫害理由,给所谓“转化”的学员制造心理压力和精神分裂。有的法轮功学员因此出现了精神问题,当包夹人员向狱警反映时,狱警说:“过几天就解教了,看着不让他自杀就行了。”尽管面对邪恶的高压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是能不断地走回修炼中来,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前,几乎所有写过所谓“转化”书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都写了严正声明,声明“转化”作废,令邪恶惊恐万分,事实再次证明没有一个法轮功修炼人内心里真正的转化过,恶警心里也明白法轮功学员是转化不了的。

十年来,在广东三水劳教所,法轮功学员和恶警之间正与邪的较量也一直进行着。在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和海外法轮功学员真相电话的震慑下,有的干警收敛了,有的主动调离了,有的接到真相电话后惊恐地问修炼人,他们怎么知道我电话的;有的私下和法轮功学员讲因为“六一零”和所里给他们压力大而作恶的,有的因为上了恶人榜而惶惶不可终日。也有一些不可救要的恶警为了升官发财,昧着良心一味疯狂地迫害着法轮功学员。

揭露这里的迫害是为了制止迫害,把他们的恶行告诉他们的亲人朋友和乡亲,让中国人看看这些拿着百姓纳税钱的狱警,每天在干着什么勾当。

正在作恶的恶警名单:童朝银,何晓东,郭保思,吴涛,苏家视,夏仕申,柯玉坚,温志光,江焊青,蓝远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