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四平监狱从二零零四年开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当时分散于各监区,二零零五年一月成立教育监区,当时只有二十人左右,法轮功学员不到十人,其余为包夹的刑事犯人,其它监区仍关有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五月开始,长春市“六一零”(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沈全红科长带领王明利、祝家辉等来四平监狱协助办转化班,传授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四平监狱把各监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都集中到了教育监区,成立四个区队,每一区队四十人左右,法轮功学员共约七十至八十人,其余为包夹刑事犯人,每一名法轮功学员由一到两名包夹犯人监视。至此从上至下形成了一套非常完备的迫害体系,包括“六一零”系统、省劳教局、“公、检、法”、四监领导、教育科、教育区干警、刑事犯人都层层直接或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迫害。

一、迫害组织形式

1、“六一零”为幕后黑手。二零零六年五月,长春“六一零”沈全红科长与王明利、祝家辉等来四平监狱,在接见室二楼招待所协助办转化班,传授迫害经验。原来四平监狱的狱警不知如何转化法轮功学员,从这时才正式开始。

沈全红原为长春奋進劳教所管教,二零零零年曾被任命为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管教,刘成军、梁振兴、王恩国等当时都在奋進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后因长春二零零二年“3.05”电视插播被调到市“六一零”,后被提升为科长。

王明利、祝家辉二人曾经接触过法轮功,后邪悟,加入“六一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2、省劳改局支持,间接参与迫害,四平“公、检、法”难辞其咎。

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吉林省劳改局给予大力支持,教育监区可任意到省劳改局批分,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们奖励分,维持其迫害,刑事犯人也为能得到奖励,卖力地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

3、四平监狱领导提供条件,纵容犯罪

对迫害法轮功学员,四平监狱领导们给了各方面支持,如提供招待所办洗脑班,单独提供食宿,专门拨经费购买办公设备,闭路电视,安装监控摄像装置等。

4、教育科参与

监狱教育科提供场地,舞台,做转化,举办文艺汇演污蔑法轮功,在监狱内报纸上诋毁大法。

5、教育监区警察直接参与、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

教育监区设有一名区长,一名副区长(教导员),一至两名干事,四个区队每一区队一至两名管教。
先后参与的警察有:
监区长:尹首东,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零年元月任监区长,在此期间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是背后的组织、策划领导者,曾因转化法轮功学员有功去北京受过奖。因其恶名大,多次被曝光,二零一零年初调至五监区任区长,现任监区长为何某某。

副区长:耿明才(已调离) 周继佳(现任)
改造干事:张业军(已调离)、张慈航(已调离)、李波
管教:
一队:李海峰
二队:武铁
三队:杨铁军(此人魔性极大,脾气暴躁,好赌,经常喝的大醉,剃一“炮子头”,一副无赖形象,梁振兴等许多法轮功学员遭其迫害。)、 高歌伟(已调离)
四队:郝玉林(外号“郝二鬼子”,尖嘴猴腮,董凤山、于连和在其区队关押被迫害致死,现已调离。)

6、刑事犯人直接迫害

教育监区集中了一批最邪恶的刑事犯人充当打手。监区用给其权利、批分奖励、加高分、不用其干活、宽松条件等诱惑控制这些人为其卖力。这些人也为了私利,被动或主动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人多数是原各监区中的反改造分子,好逸恶劳,思想意识极坏,在其它监区被利用来监视法轮功学员,后随法轮功学员一同被收入教育区,象王国祥、陆晏丰、杨建国、高明龙、颜德全、钟艳龙、李海军、张士忠等。更有一部份是九二年以后从长春监狱、铁北监狱等重刑监狱转到四平监狱(原为收八年以下小刑期犯人,现已成重刑监狱)的一批无期、死缓犯人,这部份人中有的在狱中已被关押了近二十年,在狱中学了许多狠毒的整人招数,有很多自身就受过这些酷刑,他们反过来都用在了法轮功学员身上,象杨喜臣、韩景军、韩双、马文哲、郭永臣、李文军、张文、白守军、袁有志、于凤武等。许多具体迫害招数都是他们搞出来的。

二、教育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式

1、实施洗脑、精神控制

监区经常组织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学习”各种诋毁法轮功的材料、书籍,之后要求写出观后感,读后感,每月都要交一份思想汇报,定期组织文艺演出,歌颂中共邪党,诋毁法轮功。零六年下半年开始在接见室二楼招待所办转化班,长春“六一零”来协助办班,搞人人过关。为对法轮功学员转化、洗脑、放弃信仰,各部门都参与了迫害,监狱专调拨了经费购买了电脑、各监舍安装了闭路电视,每个监舍安装了两个摄像头。

2、犹大协助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

监区一方面用打手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暴力施压,一方面又动用一些曾练过法轮功的犹大迷惑法轮功学员,他们可以随意看法轮大法书籍,但都是断章取义,曲解、歪曲大法,动摇法轮功学员正信。有些人也被其带动而转化,破坏力也是很大的。二零零六年五月,“六一零”人员王明利、祝家辉等犹大来四平监狱办转化班,从而使黄玉鑫、邹积华、蔡科等随其邪悟,后协助监区转化法轮功学员。零七年又从长春铁北监狱转来王志强、金明等犹大参与转化工作。

3、酷刑折磨

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了酷刑折磨的办法,有恶警直接参与,有的指使刑事犯人,其手段有拳打脚踢,打耳光,抻大挂,关小号,用木棍、胶皮棍、木板打击,铁条、皮带、三角带、塑料管(小白龙)抽打,多把电棍电击,铁桶套头击打,用力捏睾丸,扯生殖器,用刷把、扫帚把插入肛门,强迫吃辣椒、辣根等。许多刑事犯与警察叫嚣,打死也白打。据犯人高明龙自己讲,被他手打过的法轮功学员有六、七十名。

4、超强体力劳动

二零零七年初,教育监区开始出工干活,每日至少八小时劳动,每人都分配劳动任务,如完不成任务要挨管事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往往被分配最苦、最累的工序。法轮功学员之中高维喜已七十二岁,郁东辉、宋進才都已六十五岁,他们仍被强迫出工干活。

二零零九年圣诞节前,监区承接了粘珠串的活,据说出口到美国挂圣诞树,工序是用近两米长的渔线串上几十颗彩色塑料珠,然后二十根一组挂到案板上,用胶水把珠子固定粘到渔线上,因为胶水和珠子毒性都很大,别的监区不愿干,但教育监区为了私利(所得费用监区干警私分,不上交监狱),包了大量的活,并要求限期完工,因此开始加班加点,并且为了加长时间,把工具和材料都让拿回监舍干,从早七点一直干到晚十点多,有的完不成任务得干到下半夜,还要挨打骂,由于几十人挤在狭小的监舍内干活,通风不好,还没有任何保护设备,满屋都是刺鼻的胶水味,很多人出现中毒症状,眼睛红肿,流眼泪,流鼻涕,皮肤出现红疹。由于法轮功学员多数干上胶工序,伤害更大。王恩国当时脸红肿、头晕、呕吐;武鑫宁不住咳嗽,几乎直不起腰。由于超强的劳动,许多法轮功学员身体状况很差,郑伟东、杨晨光、徐彦刚、王中平等不同程度出现胸膜炎、肺结核。法轮功学员庞士坤出现严重肺结核,住院只三天就死去了。

5、积分制度

监狱采用考核积分制度给犯人减刑,正常每月最多可得十四分,累计几百分后呈报减刑。教育监区为使刑事犯人甘心充当打手迫害法轮功学员,就用多加分为诱惑,加分多少管教说了算,可以不干活而加到高分。表现“好”的还可以给奖分,他们虽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但为了私利从而昧良心为中共充当打手。对法轮功学员,虽干活多却得不到加高分,如不放弃信仰,不转化,即使累计分达到减刑分也不给减刑。

6、互包组制

教育监区有四个区队,每一区有五至六个互包组,每一互包组有一组长,由刑事犯人担任,六、七名组员,法轮功学员与刑事犯人大约各占一半,每一名法轮功学员由一、二名刑事犯人监视,梁振兴等被认为“顽固”的法轮功学员最多由五人监视,要求互包组成员同步移动,法轮功学员出工、洗漱、上厕所等都有包夹人跟着,没有任何自由。每月积分考核中包括互包组分每人五分,组长七分,采用株连政策,只要互包组有一人违纪,互包组成员都为零分。因此为了个人利益,互包包夹组成员都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中互包组长更为积极。例如法轮功学员于连和就是被包夹犯人金太述殴打致死。

7、迫害手段隐蔽,封锁严密

一切邪恶都是怕曝光的,也都是见不得人的。因此四平监狱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都是在背地進行,事后极力封锁消息,即使在监狱内其它监区的人也很难知道详情。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多选在监区出工后,在无人的监舍内或管教室、无人空屋、厕所、水房中,电击或殴打部位在后背、下身等穿衣能盖住的地方,过后外人很难看出,如法轮功学员孟凡奎、徐彦刚、高维喜等在洗澡时,就能看到后背深深的疤痕。若表面伤痕明显,就用停止其接见家人来封锁消息,不让外人知道。如法轮功学员王洪阁被杨喜臣等犯人打得头部肿大,脸已肿得变了形,几十天才消,监区就停止了他与家人接见,怕家人看到。

教育监区还把法轮功学员接见日分开,如同一地区的不分在一起,经常来接见的和不常来的分在一起,怕家人间互相沟通,而刑事犯人都在同一天接见。

接见室是犯人唯一能与外界接触、沟通的地方,所以监狱控制非常严,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在接见室只能用电话隔着玻璃与家人讲话,而且身边有包夹犯人,有专门的警察监听,只能说些无关的家常,一提到狱内情况或有关法轮大法的事就立即掐断电话,接见时间只有半小时,有时只能讲几分钟就让停。接见时法轮功学员不允许与家人和餐吃饭,其他犯人可以,而且不允许家人送進任何物品,包括贴身衣物与日常用品。通信更是要经过层层检查,即使很正常的信件也经常发不出和收不到来信。法轮功学员王学珠只因在家信中提到些在狱内的迫害情况,信还没到管教手就被班长韩景军没收,而且在全舍人面前对其大打出手,鼻血流了一身。二零零九年末,法轮功学员于连和被打死当晚,监区下令在监舍走廊厕所都不许站人,不许交头接耳、谈论,极力封锁消息传出,弄得监区非常紧张。

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允许相互讲话,尤其是没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控制的更严。包夹犯人每日二十四小时轮班对法轮功学员监控,因此许多迫害同队的人互相间都很难知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