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师和医师被非法起诉, “六一零”阻律师介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原商业局会计师曾玉贤和原疾控中心医师崔维凯,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六日被苍溪“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国安的警察绑架;后被非法起诉。

刁难律师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下午,曾玉贤的父母为其委托的代理律师到苍溪县法院递交手续、要求阅卷时,被告知“这类案件现在有内部规定:律师代理需要资格审查,这类案件需要审查之后才通知你。”律师问:这是四川的规定还是中央的规定?是你们法院系统的规定还是哪个系统的规定?法院负责人回答说:“你应该知道。”律师回答说:“我知道你们是违法的。”

随后律师到看守所见人时,看守所警察称要先请示上级。请示完毕后告诉律师“上级说不能见人。”律师表示,按照法律规定手续齐全应当见人。当警察表示其是“按照上级的指示办”时,律师告诉说“拒绝上级明显违法的指示,这是公务员法规。”警察无言以对。

律师表示,依据《律师法》和《刑事诉讼法》,案子到法院阶段时,只要有委托手续,律师即可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和到法院阅卷。苍溪县法院和看守所拒绝律师阅卷和见人的行为没有任何依据,是真正的在破坏法律的实施。

当曾玉贤的律师返回北京后,曾在一工作日上班时间给苍溪县法院打电话,想询问案件情况,但无人接电话。后该律师所在事务所接到一电话,自称是北京市顺义区的,以“发生经济纠纷”为借口向事务所员工打听曾玉贤的律师的情况。事务所工作人员感觉电话有些蹊跷,后就该号码打过去,却发现那个号码是广元市“六一零”的电话。

后据知情人称,广元市苍溪县当局就曾玉贤的代理律师的情况做了详细的调查,并由该县公检法司及“六一零”共同就律师的情况发了一个红头文件,称该律师“经常接受海外媒体采访、二零零九年年度考核未通过”等。

就在曾玉贤的律师到法院递交手续后几个小时,其委托人──曾玉贤的父母即受到当局的骚扰和威胁,妄图迫使他们放弃委托律师。

威胁家属

原苍溪县疾控中心医师崔维凯的代理律师也遇到了几乎相同的情况。

崔维凯的女儿委托北京律师江一彬为父亲做无罪辩护。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下午,江一彬律师去法院递交了手续,要求见崔维凯,但遭拒绝,法院说上面有规定,这类案件要重新审查律师资格。

紧接着,苍溪“六一零”、国安大队、法院与崔维凯的女儿单位(幼儿园)的领导全部出动,对崔维凯的女儿进行威胁、恐吓,不许她请北京律师。崔的女儿吓得不敢接律师的电话,接着连电话号码都换掉不敢用,最后在邪恶压力下,解除了请北京律师为父亲做无罪辩护的合约。

据悉,中共苍溪法院企图指定所谓律师为崔维凯做有罪辩护。

事件回顾

四川省苍溪县原商业局会计师曾玉贤和原疾控中心医师崔维凯,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六日被苍溪“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和国安恶警绑架。

曾玉贤,男,四十八岁,大专文化,原四川省苍溪县商业局主办会计师。三月二十六日,曾玉贤被苍溪“六一零”非法机构和国安恶警绑架并抄家,恶警抢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光盘刻录机。至今曾玉贤还被绑架在苍溪县看守所。

曾玉贤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开除,并先后多次被绑架到监狱、劳教所残酷迫害。恶警用开水烫他的头,把头发烫掉一块;用钢丝钳夹他的牙;几天几夜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大小便拉在裤子上;用脚镣手铐限制他的行动,对他施以各种酷刑

崔维凯,男,六十八岁,四川省苍溪县疾控中心主治医师。三月二十六日,苍溪县“六一零”和国安恶警又以怀疑他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为由,把他强行绑架。对他残酷迫害,毒打,崔维凯被恶警打伤后送去医院治疗时,都被戴上脚镣手铐,恶警并向家属子女勒索钱财。

崔维凯自从二零零零年开始就被中共迫害,被开除工作,经常遭中共人员的窃听、跟踪、监视、抄家、勒索;先后五次被“六一零”、国安绑架、关押,肉体折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