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六人遭迫害 两人含冤离世(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邻水县曹平一家六人坚修法轮大法,被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公安局国安大队李吉良、赵勇、胡渝等人长期迫害。曹平被劫持到四川德阳监狱迫害,经常遭受毒打,2003年6月28日,被迫害得不省人事,生命垂危时,德阳监狱为推脱责任,将其送回家,二十多天后离世,年仅三十九岁。

'曹平'
曹平

其父曹志荣曾被非法判三年劳改;母亲唐素兰被非法判四年劳改;弟弟曹继光被非法判五年;姐姐曹雪琴被非法劳教三年;姐夫张吉安被劳教所注射不明药物后大脑反应迟钝,脚手不灵,回家后又遭六一零及国安人员经常来家恐吓威胁,于2008年初含冤离世。

一、曹平手脚被打断、被德阳监狱折磨致死

曹平,1963年12月生,家住邻水县棉麻公司家属院3楼1号,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2000年7月为法轮功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炼功,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北京警察劫持、非法关押,后被四川邻水县610恶警劫持到邻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2000年10月,因本地出现法轮功真相传单,610警察怀疑其参与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企图抓捕他。曹平被非法通缉,被迫流离失所。

为了让当地人更加明白法轮功的真相,2001年5月28日曹平回到邻水,在邻水县北门姚家坝被恶人举报,被六一零恶警李吉良、胡俞、赵勇以及当时的城北派出所杨所长共七、八个警察当场绑架毒打,脚膝骨被打断后,拖抬到邻水看守所。恶警赵勇用木棒狠狠打击曹的全身,当即就把曹的左脚打断,经医院检查,膝盖骨被打碎,经医院石膏包扎后仍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

三个月后曹平伤势仍未痊愈,县国保大队队长李吉良和恶警赵勇等人在看守所提讯时,把曹平吊起来,残忍地用棍棒拳头毒打曹的全身,这次又将曹的左手打断。这两次恶人不仅把曹的手脚打断,还造成曹的内脏严重损伤,曹平经常感到内脏疼痛,身体明显消瘦下来。

2002年5月8日法院非法判曹4年,6月25日劫持到四川德阳监狱。在德阳监狱,曹平抵制洗脑转化,监狱恶警就对曹平施以各种酷刑,在炎热高温天气,他们罚曹在烈日下举着双手站立,手脚还不准动,曝晒下,曹经常晕倒在地,稍不如意,恶警便指使刑事犯对曹毒打,不仅如此,他们克扣曹的饭菜,每顿饭都是食不果腹。

就这样长期的酷刑,曹平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人样,到2003年5月,家属见到他时,他已经只剩皮包骨头了,2003年6月28日,监狱做贼心虚地把曹平送回邻水家中。

回到家后,家人都快认不出他了,原来曹的体重130斤,身高170厘米,可现在,只有60斤!全身看见的只有皮和骨头,他回家后几次大便出血,周身疼痛不已,内脏剧痛,呻吟不止,不能入睡,2003年7月7日晚上10时肛门处出血不止,经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二、年老父母遭受的迫害

曹平的父亲曹志荣,男,现年79岁,1999年7月20日后,江氏集团利用中共权力,在全国范围内迫害法轮功。他为了能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于2000年7月去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绑架,后由邻水610、公安局押送回邻水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释放,当即由公安局去棉麻公司盗领他工资3000元。

2001年3月,曹志荣被长寿恶警绑架后,邻水公安局李吉良带几个警察去长寿看守所对他逼供和严刑毒打。加上看守所的迫害。不久,他被迫害得生命垂危,送重庆大坪医院抢救。后被非法判刑3年,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由亲人领回家,监外执行。回家后,邻水国安李吉良、洪英多次到他家恐吓威胁。

曹平的母亲唐素兰,现年69岁,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多次非法拘留,后被非法判刑四年,押送到四川女子监狱迫害。四年满期,未等回家,第二天又将她和本县9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劫持到四川广安市华蓥邪恶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后才放回家。回家不长时间,国安大队长李吉良、恶警赵勇、洪英等带领多名警察,多次闯入家搜查、骚扰、偷拍照片、掠走私人财物等。

三、弟弟曹继光遭受的迫害

弟弟曹继光,40岁,1998年抗洪立二等功。在中共国安人员绑架了他母亲后来非法抄家时,他不准国安人员抄他住的房间,与不法人员发生争执,就被强行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他看透了中共邪恶流氓集团对法轮功无辜的诬陷诽谤宣传,也开始了修炼法轮功,很快一切恶习改掉,决心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可是在2000年10月被邻水610、公安局无故通缉,曹继光被迫流离失所。2001年5月29日在重庆一家饭店吃饭时,被警察绑架,强迫他交代在哪些地方发过传单,与哪些法轮功学员认识等等,被曹继光一一拒绝后,恶警就开始对他拳打脚踢,用铁丝将其捆住吊打三天三夜。

当曹继光心平气和地问恶警:“我们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没错,你们凭什么这样迫害我,还想把我置于死地?”恶警说:“这是江泽民的指示,打死了算自杀”。三天后,恶警用麻布口袋将他的头和上身包住捆紧押送到重庆李子坝看守所,曹继光在里面绝食21天以示抗议。关押在此的几个月中,恶警仍然强迫他交代在哪里发过法轮功真相传单、每天的行动情况等等,在曹继光拒绝恶警的非法要求时,这些歹徒就对他严刑拷打,2002年2月曹被劫持到邻水县看守所。

在邻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半年中,610一伙要他交待2000年10月到2001年5月29日这段时间邻水县到处出现的法轮功传单标语是谁干的,还认识哪些法轮功学员,这些都被曹继光拒绝,中共恶徒们就对曹拳打脚踢,曹经常被打昏,然后歹徒用冷水冲醒,又继续毒打。

2002年5月8日他拒绝喊报告,被看守所所长毒打,用电警棍猛击全身,几个恶警打累了,又叫来武警再次对曹毒打,然后恶警搬出死刑床,强行将曹继光的四肢固定在床上,曹为了摆脱邪恶的残酷迫害,绝食四天,恶警怕他死在死刑床上担负法律责任,在第五天将其放下来。2002年5月28日未喊报告,被看守所所长一伙一顿暴打后又被铐在死刑床上以同样方式折磨。

2002年7月17日,曹继光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曹被判5年送往四川德阳监狱。刚被劫持到德阳监狱二大队的时候,在监区大门一个郑姓队长要曹继光打罪犯报告,在听到了“大法弟子曹继光在此”的回答后,恼羞成怒的打了曹继光两耳光,就叫犯人把曹继光拖进了严管室。在严管室曹继光坚决抵制对他的迫害,绝食了几次昏死了几次。

在德阳监狱的9个月中,曹继光长期被关小间,恶警利用普通刑事犯对他进行24小时轮流迫害,对他强行洗脑,逼迫写转化书。曹继光告诉那些恶人他原本患有乙肝,修炼法轮大法后肝炎痊愈,身体强壮了,思想行为也变得高尚了,要想让他不修炼那是决不可能的事。就这样,曹继光无论大小便、吐痰,抓痒等等都要受到控制,稍有不从就是毒打。

曹经常被打得撕心裂肺的惨叫而昏死过去,曹绝食抗议,恶警便将其拖去强行灌食,狱医配合恶警用橡胶管从曹的鼻孔插入气管,抽出后再插入,如此反复,故意折磨曹继光,恶警又用开口器进行灌食,将开口器放入曹的口腔内开到最大限度,使曹的口腔受到严重伤害。以后恶警又对其进行“饥饿疗法”,扣取曹一半的食粮,曹的身体一天天消瘦下去,经常昏迷。

2003年5月20、21日中共四川省委副书记李崇喜先后到四川省女子监狱和德阳监狱,对迫害法轮功的活动作了安排。5月23日中午。德阳监狱出动了武装警察秘密将12名法轮功学员转监。曹继光被转到四川广元监狱。从进去的那一天开始,他就被关在小牢里,四、五个普通犯人看守监视他,经常对他施以酷刑,残酷折磨,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危急。

2003年8月曹继光扯下悬挂在广元监狱内诬蔑大法的横幅,监狱邪党人员极度恐慌,疯狂的报复,两天后在监狱内召开了所谓的批斗大会,在会上竟然当众用警棍殴打曹继光,参与殴打的警察有苟姓干事和苗姓干事。

四、姐姐遭受的迫害

姐姐曹雪琴,2000年6月,为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因在火车上看大法书,被恶人告发,在河南新乡火车站被扣押,送去新乡看守所关押,后又送去成都某派出所关押。最后被邻水国安大队胡渝等押回看守所关押28天。2000年10月,因被邻水610公然非法通缉,曹雪琴被迫流离失所。

曹雪琴2001年被重庆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西南区看守所,受尽酷刑和毒打。2001年8月被邻水国安大队恶警昌克庆、林建明押回邻水看守所关押迫害。

曹雪琴2002年5月被非法劳教三年,6月李吉良到看守所要强送劳教所迫害,她坚决不从,一月后被昌克庆等几人从看守所把她强行抬出上车,押往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2003年5月被所外就医回家,可邻水公安局国安大队李吉良、洪英、赵勇、邱志平等上门恐吓威胁。2004年7月被610周富刚、洪英等强送广安华蓥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五、姐夫被劳教所药物迫害、含冤离世

姐夫张吉安(曹雪琴的丈夫),邻水县九龙镇齐心村人。因修炼法轮功,2001年年初,被邻水610、公安局非法通缉,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1月被重庆恶人绑架,并非法劳教二年,被送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受到了严刑拷打逼供,被强行注射破坏神经的不明针药。

2004年1月回家后,张吉安整个人的身体、面目呆笨,手脚不灵,并发展得越来越严重。为了谋生,强忍的拖着不听使唤的身体,到重庆去打工找钱要养家糊口。可到重庆不多长时间,就被邻水610、公安局唆使九龙镇长李兵、信用社干部张军、齐心大队村干部刘风明、公安局恶警昌克庆等多人到重庆四处找他。他们多人对其实行恐吓、威胁,强行逼写所谓的“保证书”。

中共邪党各级人员搞的他没过一天安宁的日子、更加快了对思想神经、经济生活多方面的迫害,致使其全身身体、手、脚等病状更严重,终于2008年年初含冤离世,年仅49岁。

在张吉安离世后的2008年4月,公安局、六一零为了所谓确保奥运,还在追问张吉安,正准备再次绑架他。

1999年7月22日以来,邻水县公安局国安大队大队长李吉良、副大队长赵勇、副大队长胡渝等人以执行“上面的指示”为由,迫害邻水地区法轮功学员。对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办洗脑班、拘留、抄家、罚款、劳教、判刑等手段肆意迫害,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百人次。尤其恶劣的是他们对一些非常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殴打、酷刑折磨、反复关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