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市谭成强生前被迫害详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双城法轮功修炼者谭成强,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被中共恶警迫害致死。

谭成强,男,四十二岁,农民,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红城村人。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他戒掉了抽烟、喝酒、赌博等不良嗜好,按真善忍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同年八月,谭成强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绑架,后被押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九月五日,谭成强再次进京,又被抓,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两个月,遭到管教和犯人的毒打,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尚志市一面坡劳教所,被关押在集训队严管一个月后,又被关在二队,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以下是他生前遭迫害事实。

伤口撒盐、撒辣椒面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早饭时,谭成强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到操场集体炼功证实法。一下子整个劳教所都乱了,所有狱警出动,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把他们分别拖到队里进行毒打。

第二天,狱警逼迫法轮功学员到采石场做奴工,命令犯人监控,犯人装筐,法轮功学员往山上背石头。两个犯人架着法轮功学员的胳膊,两个犯人抬起足有一百多斤重的装石头的筐,往法轮功学员的背上砸,砸一筐问一句“还炼不炼”。谭成强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都说“炼”,恶警管教们就指使犯人把背着石头的法轮功学员往山顶上拉,到顶时问“还炼不炼”,谭成强说“炼”,两个犯人就一脚把他踢下去,每趟如此,还不准休息,不准喝水,直到说不炼为止,背部都磨烂了。

下工回到牢房后还被逼擦地,一遍接一遍地擦,不许停。有时直到晚上十一二点钟才让睡觉,每天如此。

由于长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身体非常虚弱,后背严重腐烂。法轮功学员于莲和的后背都烂透腔了,一喘气直“咕嘎”,管教还指使犯人给于莲和等人直接扒皮,然后往伤处撒盐、撒辣椒面,疼得他们死去回来,有的甚至昏死过去。

恶警叫嚣:只要不死就得干

在采石场干活主要是采集各种类型的石料,然后装火车。不分白天黑夜,火车什么时候到就什么时候装。活多时集体干,活少时,由犯人看着法轮功学员干。六、七个法轮功学员装一节车厢,奴役劳动强度非常大,还有随时从山上滑下来的石块儿砸伤的危险,恶警管教还大叫:只要不死就得干,砸伤了药费由你们自己家出。

劳教所还承包在社会上别人不愿干的活,都低于正常价格的2─3倍,有拆旧楼地基,挖排水沟,打混凝土,挖基础沟,卸煤、割水稻等等十来种活。十月份开始挖光缆线沟。直到十月三十日结束每天要走一百来里地才到工地,因是半山区,有两种土质,一种是半风化石,用镐一刨直冒火星,非常难挖。另一种是稻田地,挖一锹就出水,只能在水里挖,特别是十月下旬,水已冻冰,下到水里5─6分钟就受不了。中午吃的都是上一天的馒头,由于温度低,馒头邦邦硬,每人一个馒头,一碗萝卜汤,都是早上带来的,山区风大,在野外就餐,喝完汤碗底都是很厚的沙子。

十二月上旬,谭成强就被转到绥化劳教所。出狱后回家,还遭韩甸派出所警察的恐吓,威胁和监视,没有人身自由。

再遭绑架 被灌食致死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谭成强向村民讲真相被人告密,支书王洪升、村长刘小平报到镇政府、政法书记孙继华带人来抓谭成强,连敲窗户带踢门,谭成强不在家,就威胁他的孩子们说出父亲在哪里,把孩子吓出了病。几天后,孙继华又报到双城市公安局,五月十八日四点多,市公安局来了几辆警车硬是把谭成强绑架。

在看守所,谭成强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遭到野蛮灌食。双城市三门诊一个姓张的医生给他灌食,竟把管子插到肺里,把盐水灌进去了,当时谭成强就吐了血、昏死过去了。

就这样他们还不放人,继续灌食,造成肺部糜烂,谭成强在看守所一个月被灌食七八次,被折磨的奄奄一息,送医院抢救后才通知村委会让家人接回。

回家的一个月,谭成强每时每刻都处在痛苦煎熬中,胸腔里疼的整夜不能入睡,喘、咳嗽,每天只喝点奶粉和稀粥。村长刘小平还对他说:“二哥,我听说你养好了还抓你。”谭成强精神和肉体承受到了极限,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晚十点三十分含冤去世。

谭成强被迫害致死后,三个孩子都未成年,他的妻子因过度悲伤整夜睡不着觉,白天还得干活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一家人的生活在悲伤、恐惧、绝望中,当时家里还有外债,两个孩子的学费都由母亲一个人劳动承担。而那些所谓的公安人员还时常的到他家骚扰恐吓,一家人的身心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不知这样的日子持续多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