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运炎遭七年冤狱 腿断齿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许运炎,男,现年47岁,法轮功学员,湖南郴州永兴县人,只因为坚信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中共迫害十年。二零零三年四月,他被恶警刑讯逼供,被踢断右腿。在湖南省株洲攸县网岭监狱,他被打脱四颗牙齿,并遭受奴役。

(一)警察刑讯逼供,踢断右腿膝盖骨。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许运炎在上班做事的路上遭永兴县公安局曹恒刚一伙绑架,直接就送到永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半年时间。看守所的伙食很差,根本不是人吃的食物。出来的时候恶警还骗了他妻子二千元钱;警察非法抄家时,把家中箱子撬开,把祖上留下来的“光洋”(袁大头银元)都抢走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曹恒刚一伙有事没事就到许运炎家里去,看到《转法轮》和法轮功资料就抢走,许运炎无故又被绑架拘留七天。

二零零三年四月,许运炎在上班的工地上被永兴县公安骗去问话。曹恒刚带永兴县三、四个警察伙同郴州安仁县公安局陈运清等四、五个警察用手铐铐住许运炎的双手,暴力绑架到安仁县公安局非法审讯,没有达到他们预想的收获。在安仁公安局局长邓光潭的授意下,几天后吃完晚饭,恶警把许运炎从安仁县看守所铐上手铐提出来坐到警车上,穿过重重的山路,送到一个山里派出所(估计是安仁县青溪派出所)。

陈运清一伙给许运炎戴上脚镣,恶狠狠地威胁:“这么晚,把你搞到这里来,就不怕你不说。”许还是否认所谓的“犯罪证据”。两个警察抓住许的双手,按住他肩膀,强行要他跪下。许没有动,警察就用脚狠命地踢,把许运炎右腿膝盖骨踢断了,当时许运炎疼痛难忍,全身冒汗、发抖。即使这样,警察不给他做任何处理,还把他的一只手铐到摩托车上就不管了。

第二天,二个警察架起他放到警车上,把他送回安仁县看守所,什么医疗措施都没有采用。新进看守所的人都要端晚上拉了屎尿的马桶倒掉、洗净,许运炎只能躺在地上,艰难地推着马桶走。而且他胸口疼痛,吃不下饭,人瘦的皮包骨,连看守所所长都害怕出事担责任。

九个月后,中共邪党安仁政法委、610办、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勾结一起,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审讯,法院院长刘立丰、副院长蔡银平把许运炎非法判刑七年;还有几位永兴法轮功学员被判九年、八年、七年、三年;另外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讹诈了巨款才放回家。

(二)狱警强迫洗脑,指示监控者打掉四颗牙。

非法判刑后,许运炎被劫持到湖南省常德津市监狱调遣中心一个月,然后再劫持到湖南省株洲攸县网岭监狱。

狱警严帆(音),三十岁不到,一米七的个子,很毒辣,常常指使“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打许运炎。

比如:要许定期写思想汇报,不写挨打;写了不符合中共的歪理邪说也挨打。许说:“我的思想汇报肯定是我心里的真实想法。”

恶警要许运炎听诬陷法轮功的材料。许说:“不要念了,是谎言,法轮大法好!”三个“监控”一拥而上对许行凶,拳打脚踢,压在地上用脚踢、踩,许运炎眼睛被打得象熊猫眼。良知尚存的狱警看了都说:“怎么打成这样?”

恶警强迫许运炎写放弃修炼的“三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之类),许拒绝。三个“监控”轮番打他耳光,把他上颌牙左边二个,右边一个,下颌牙一个活生生地打脱,还有一个被打松,直到现在还是松动的。

在网岭监狱恶警不准炼功,不准说话,派人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许运炎等法轮功学员。每天强迫他们进行奴役劳动(做彩灯、焊电器、割线圈等)十三、四个小时,还没有工资,每月只发五元钱费用。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许运炎被放回时,同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肖建豪(湖南省邵阳市六十多岁的老人)还在被迫害。郴州永兴县同时被非法判刑九年、八年的何任春和陈义元在网岭监狱的其它监区遭受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