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斯琴高娃在劳教所被迫害致不能行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今年三十四岁的包斯琴高娃女士,是蒙古族人,曾经就读于黑龙江大学物理系。高娃在大学二年级时开始修炼法轮功并获得身心健康。大学四年级时,正值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她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学校开除。从此,回到内蒙古通辽市保康镇家中,成为当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的迫害对象,她被非法劳教两次,送洗脑班一次,非法拘留一次,十多年中长期被监控,身份证也被扣押。

下面要叙述的是高娃在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劳教期间所遭受的迫害,这期间所遭受的种种迫害,使她至今仍不能行走。

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上午,被迫流离失所的高娃在吉林市租住的小平房内,被保康公安局“六一零”头子殷维及通辽市公安局的警察绑架,随后,高娃被劫持到保康看守所。在那里住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被关进图牧吉劳教所,当时保康公安局的警察骗高娃的父母说,二零零八年到期就可以回来了,事实上,高娃于二零一零年六月才被释放。

高娃被关进图牧吉劳教所的第二天,即零七年六月五日就被送到劳教所医院,这是图牧吉劳教所的惯例,凡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就送到医院去转化,其实就是加重迫害以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由于高娃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就在医院被转化迫害过,所以很清楚这里的情况。

在医院的门口下车时,高娃拒绝下车,当时警察胡洪波拖拽高娃至二楼,在此期间,高娃大声呼喊“停止迫害法轮功”,开车的司机(临时工)关永利就用皮鞋猛踢高娃三脚,最后一脚踢在高娃的下颌处,当时流了很多血,当时中队长黄爱玲一直在场,还有两个女监控人员。

之后便是长达一个月的强制转化期。高娃遭受了灌食、罚站(长时间罚站使得脚肿得象馒头)、搧耳光,彻夜不让睡觉、人身攻击等迫害,警察还威胁要把高娃送到别的监狱。从劳教所里也下来了很多女干警来转化高娃,加起来先后有二十余人参与。由于无人过问高娃的伤情,她下颌的伤口没有及时缝合,高娃的下颌处留下了明显的疤痕。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二日至二十七日期间,高娃被带到女子劳教所四楼,同时被单独带上去的还有四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她们分别被关在不同的屋子里。每个人有两个临时叫来的法轮功学员和两个干警陪同,而两个干警都是要承包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负责转化高娃的是翟秋华、马红云。她们两人是老手,非常邪恶。此次高娃仍受罚站不让睡觉,搧耳光辱骂等等,只是不让睡觉和罚站的时间更长,最长的一次连续罚站三十六个小时。此次搧耳光却是用苍蝇拍子打的,导致面部脱皮。当时,翟和马把两个法轮功学员调出去,她俩人同时打高娃的脸,当时由于高娃被迫害得心脏病发作,才没能继续毒打下去。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吃午饭时,狱警尹桂娟突然要求高娃出来站排,尹不由分说上前揪住高娃的头发往外拽,并且命令两个普教把高娃抬下楼去,高娃拒绝排队。并要求与队长贾梅谈话。由于事情没解决,高娃两天没吃饭,尹在此间一直挑衅说“有能耐永远别吃,我就拿你做个实验,看人不吃饭能顶几天,我跟贾梅说了你的情况,贾队长说了,不吃饭给你加期,把你送小号去。”这样高娃绝食七天,没有一个队长过问情况,狱警都躲得远远的 。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午饭后,尹仍然要高娃站排,并在饭厅一楼处大打出手,猛扇高娃的耳光数十次。并将高娃抬至二楼,扬言如昏过去用针扎就过来了,在二楼用皮鞋猛踢踹高娃左腿大腿处三下。在酷刑折磨时,高娃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过程中嘴里还被塞进了脏拖布上拽下的布条。由于高娃拒绝剪掉长发,几名恶人同时按住高娃强行剪掉。此次被毒打折磨,造成高娃双眼流血,面部红肿,好几天才下去,左腿大腿部位大面积青紫,一个月不能翻身睡觉。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高娃被再次单独关进四楼实施强行转化。这次转化是从九月末开始的,针对被关押在图牧吉劳教所的所有法轮功学员。每次转化迫害的前期是以体罚为主,后期转化以干扰邪悟为主,高娃此次遇到的是后者。图牧吉劳教所从外地请来了多名犹大,还有所谓的专家,犹大包括:尚意英,乌兰浩特的李桂铭,赤峰市的焦秀峰。此三人煽动力破坏力极大,后期除高娃外,很多非常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迷惑进而转化。由于未能转化高娃,他们又把高娃放回所谓的中队。从外面请来一个叫刘捷的男人,他是包头人,此人四十多岁,声称是打进法轮功内部,而且给法轮功学员造成重大损失的。乌兰浩特的李桂铭在呼市女监判过三年刑,呆了一年多就邪悟出来了,还有内蒙古大学的一个男老师也参与转化(名字不详)。

高娃于二零一零年六月终于回到家中,但由于在劳教所长时间遭受各种摧残,加上长年不见阳光,从小得过小儿麻痹的高娃,目前行走不便,只能在家休养。

高娃本是一个才华出众的大学生,原本可以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做出贡献。由于保康公安局的迫害,使她变成了不能自由行走的人。直接参与迫害的有保康公安局的白玉华,肖钟,何巴根那,于庆林,殷维等,他们直接参与绑架迫害。十多年中,高娃的身份证被保康公安局扣押,一直没有自由工作的空间,经济损失也高达十几万元。亲自抓高娃的于庆林已遭恶报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口吐鲜血死亡,殷维也因迫害高娃而殃及了家人(他的老母无病突然死亡)。

我们曝光此案例还是真心希望那些仍助共为虐的警察们赶快停止迫害吧,还保康父老乡亲一个自由选择美好未来的一片蓝天。

相关信息
刘捷15847202233
李桂铭15048259127
内蒙古通辽市保康公安局 邮编029300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