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阳市章兰辉数次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现在六十岁的章兰辉是岳阳市商业局纺织服装公司退休女职工,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在邪恶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多的时间里,她遭受了数次迫害,多次被迫害的出现生命危险。

一、北京上访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农历正月初十,为了替大法说句公道话,章兰辉到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绑架后,非法送岳阳驻京办事处;被劫持回当地非法关押在岳阳妇教做奴工迫害,非法拘留十五天。不久,三月四日中共开人大,岳阳市“610”指使市国保大队绑架六、七十个法轮功学员,她也被绑架。大家集体绝食出现生命危险,才陆续放人。在这次被迫害期间,她被强制戴过手铐、板铐、脚镣,她这次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被勒索伙食费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章兰辉再次去北京,被公安绑架后,不报姓名,有个同修身上有发票地址,又被非法劫持回岳阳看守所迫害。在近两个月时间内,她绝食反迫害,最后灌食都灌不进去了,打针找不到血管了,出现生命危险才放出来。金鄂山派出所胡所长还向她丈夫勒索一千六百元,还说:“看你家条件不好,只要一千六百元,其他人都是三千至五千元”。

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章兰辉又去北京,到天安门就打“法轮大法好”横幅,冲上来几个恶警拳打脚踢,揪头发打耳光,将她拖上了警车,送往天安门派出所。派出所的坪里站满了来自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喊口号,打横幅。随后被分批送往各县派出所。

二、在北京顺义县遭折磨

章兰辉被劫持往顺义县某派出所,由于她不报姓名,不说地址,恶警就把她的衣服脫得只剩一层内衣,用大粗木棒使劲打她,并咬牙切齿的说:“不说就打,使劲地打,”打得她全身青红紫绿、小便失禁,恶警还邪恶的说:“你算什么法轮功学员,还在地上画地图。”又使劲毒打她。她指恶警说:“是你们不对,这么长时间不让人上厕所。”恶警们听了就不打了。

后来恶警又拿电棒电她的头,电她的脸、嘴、腋窝、乳头、大腿两侧,直至每只脚尖,来回电击几十分钟。有个恶警说:“你不怕疼,还有一招最好的。”将她拖到外面,将手反铐在一棵树上。北京的冬天很冷,结了冰的树枝吱吱的响。她穿着单衣,打着赤脚,心里对师父说:“弟子决不出卖师父,不出卖大法,不出卖同修”,反复背经文。从下午3点多一直到深夜4点左右,不流鼻涕,没有冷的感觉,过路的人都觉得奇怪。后来她上厕所时,才感觉双手僵硬,五指合不拢,走路不稳,不能说话了。上完厕所后才让她穿衣穿鞋。

恶警把她的一只手铐在矮床上,一只手铐在高床上,腰伸不直,然后自己就睡觉。她带着笑容给他讲大法的美好:“我千里迢迢到这里来,见到你也是缘份,我是来救你的,你不要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佛法,是修真善忍的,我虽然遭你们毒打,我不恨你们,因为你们是在迷中。”那个警察改变了态度,他说:“要称呼你们师父为李老师啊,等你们法正人间的时候,那些书都会还给你们的。”

章兰辉被劫持到顺义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天。出来时是三个人,其中一个女的吸毒犯冒称法轮功学员,拘留所的恶警给了她一张什么卡,想把章兰辉和另一法轮功学员送到河北省法院,可以从中捞钱。这个女的向章兰辉要了一百元钱去打电话,找出租车,司机伸出头来大声说:“河北省法院不去,太远了,你又出不了钱。”她听到后,就和老年同修离开那里,顺利的回到了家。

三、非法劳教、判刑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岳阳市“610”指使公安绑架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此前十六日半夜十二点,金鄂山派出所胡所长、郭教导员、几个警员,骗她到派出所说问点事,把她绑架,非法关押在岳阳市看守所迫害了三个多月。在看守所,她被干警柳朝霞打过,因不交钱被干警指使犯人,把她的头按马桶里,脸被划破而破了像。她被非法劳教两年,因绝食出现生命危险而未能得逞。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章兰辉、张立宏、缪翠在汨罗市李家段镇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被恶人举报,被李家段派出所的周波一伙绑架,将她们三人分别铐在椅子上。恶警伙同汨罗市“610”对她们进行刑讯逼供:木棍打、鞋底抽、手铐铐,当时就打的鲜血直流。并强迫她们跪着回答他们的问话,不给吃喝、不准上厕所,连续十七个小时。她们不配合,恶警把她们非法关押在岳阳县看守所。她们绝食10天,出现生命危险,由单位担保释放。

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上,汨罗国安大队长吴育新、杨定球,刑警大队长杨正秋三恶人欲对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他们联合岳阳、平江、长沙恶警绑架了她们。章兰辉被岳阳金鄂派出所李辉及楼区国保唐建民等人,闯入家中绑架至湘阴县看守所。章兰辉被吴育新、杨定球、杨正秋三恶人毒打,人被殴打致变形,吐血屙血,生命垂危,转入了湘阴县医院输液。在此情况下恶人开庭推迟,叫嚣延期十天。

被抓后的第六天(她们一直绝食),汨罗市“610”和看守所教导员胡建军对她们非法提审,几天后,汨罗县法院将法庭设在插着氧气、输着液、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的三位法轮功学员病房内,对她们非法审判。一位女法官毫无人性的说:“现在面对三个死尸开庭”。谬翠被非法判刑六年;张立宏、章兰辉被非法判刑4年。她们向中级法院上诉,中院维持原判。

四、在湖南女子监狱被迫害

当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五,她们被劫持到湖南长沙女子监狱,在112医院检查身体时,章兰辉的血压高压是240,低压是220,正义医生不肯写病历不肯签名,湘阴看守所的胡教,找一个没有给章兰辉检查身体的熟人写了一个假病历,强行把她塞进监狱。章兰辉绝食反迫害,出现高血压250,心脏病、低血糖等,生命危在旦夕。监狱长赵兰为了推卸责任,将她转到112医院,派了两个女犯人张根林、李述秀看管她。她们在灌食的稀饭中放了药,用绳子把章兰辉的手、脚绑紧。张根林还压住章被绑紧的手,用毛巾捂着章的眼睛、脸部,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捏着嘴,李述秀灌食。恶徒们常常打章兰辉的耳光。

湖南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采取残酷的奴役迫害,强迫她们在自己住的监号剥蚕豆:蚕豆用水泡涨后,剥掉两头的壳,每人每天三十到五十斤不等。小小的监号里又要住人,又要做奴役的场所,床上地上到处是水,她们长年累月住在潮湿阴暗的监号里。章兰辉高血压220-300,还要强制奴役,剥得手指头流血,手指甲生脓,手指脱皮,红肉碰到刀片钻心的痛。有时只能剥十几斤,还是用口剥的。从早上5点多直至凌晨2点,完不成任务就不准睡觉。冬天在冷水中剥就更难。

监狱利用亲人接见日,劫持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到攻坚班强迫洗脑,强迫转化。章兰辉三次识破邪恶的诡计,并正告警察队长说:“你们搞阴谋诡计要遭报应的”,离开了接见室。警察只得让她走回监室。

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里,法轮功学员常常被强迫看病,被灌药有工作犯将不知是什么药压碎溶于她们喝水的口杯中。有一次,章兰辉被四个工作犯,两人扯手,两人抬脚,说是送去治高血压。真有高血压的病人能这样被人扯着走吗?这真是给治病吗?而在一墙之隔的工作犯徐明燕多次报告要求出诊看病却无人理睬,该工作犯难受得在监房内嚎啕痛哭。这样的对比说明了什么?宁乡的法轮功学员周云霞,被监狱以治疗“肺结核”为由强制隔离,被捆住铐在床上注射不明药物,好好的正常的一个人,被“治疗”几个月后却精神失常。狱警竟污蔑说:“这就是炼法轮功炼的”,还强迫进行录相,照相等,作为污蔑法轮功的材料。

责任单位及恶人:
岳阳市公安局 :唐建明、蒋超
金鄂派出所 :胡所长、郭教导员、李辉、
湘阴县看守所 :胡建军
岳阳610办公室
岳阳市看守所:柳朝霞
湖南省女子监狱(长沙女子监狱)犯人:张根林、李述秀、
汨罗刑警大队:杨正秋
汨罗市国安大队:杨定球,吴育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3/湖南岳阳市章兰辉数次被迫害事实-228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