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于素芝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我叫于素芝,今年54岁,是山东潍坊市寒亭区河滩镇农民。我想把这几年因修炼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写出来,让世人在事实面前能分清善恶,选择美好未来。

祛病健身

修炼前,我一身病,肿脸肿腿,严重的肺心病,干一点农活就心慌气短。吃了十几年草药也不见效,四处求医问药,用过神方,各种偏方,练过其它气功,都未解决问题。再后来身体一侧出现麻木,经济条件又差,在那种情况下,我几乎想到了死。98年底,听人介绍法轮功治病有奇效,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炼起了法轮功。结果真神!一段时间后,我真的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并且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明白了什么叫身心健康。心灵变得单纯、高尚,每天都乐呵呵的,把名利看淡,心胸宽广,身体才会健康。

进京上访

炼功不久,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全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利用整部国家宣传机器、电视报纸、电台对法轮功做反面宣传,使许多老百姓受到欺骗。我听到这些宣传后,知道中共又要搞运动整人了,电视上宣传的跟我学的完全不一样,只能骗局外人,我知道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对谁都好、对谁都善才能得到好身体。为此,我决定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证明法轮大法的清白。没有任何政治目的,没有去闹事,按照《宪法》规定的公民有上访的权利去做,也没有触犯国家的任何法律。

为了这句公道话,我三次进京上访,被抓回后,受到了种种迫害。例如:两次被关进拘留所,一次被关进看守所,三次被抄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河滩派出所恶警破门而入,抢走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牵走两头牛,水泵、录音机、缝纫机,骗了我丈夫1600元钱,抢走麦子时,儿子上前阻拦,他们对我儿子拳打脚踢,当时河滩镇派出所所长叫徐德胜。2000年腊月23日,他们把我从家中骗出,直接把我送到济南劳教所,因查体不合格而放回。2001年2月份开两会期间,三、四个警察又把我拖入车中,连鞋也没让穿,拉到河滩镇计生办铐在暖气片上七、八天。

流离失所

每到中共“两会”期间、7月20日、十一、元旦等敏感日,恶警都上门骚扰,经常在半夜砸门、敲窗户,弄得家人整日为我提心吊胆。

2002年秋,河滩派出所警察(一名叫宋效仁)到我家,拿着一张空白纸,让我贴照片、按手印。我说:“你不写明干什么用,我不按。”警察说:“你不按就抓你去。”我知道他们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没有怨恨他们。担心他们再来抓我,只好离开了家,流离失所。在外面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整日牵挂儿子。我只有在晚上偷偷回家看看儿子,给他准备一些吃的、用的。早上一早就走。儿子整天逼他爸爸去找我,跟他吵架,吓得他爸爸也出来了,跟我一起走上了修炼的路。

家中只剩下儿子一人,无人照顾。实际是那些恶人把我们逼出家门,有家不能回。每逢过年过节,儿子心情就很差,整日借酒浇愁。2009年正月十五晚上,因酒后驾驶出了车祸死亡。假设父母在家的话,孩子有可能不会这样。这都是江泽民及中共迫害法轮功造成的家破人亡,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不会离开家,孩子有人管不会整日喝酒,我儿子是被中共迫害死的。

丈夫被迫害

流离失所八年来,我和丈夫一直在外面给人家打工挣饭吃。丈夫王兴国是个老实人,每天干完活后也跟我一块学法炼功,身体也变得特别健康,干起活来跟年轻人一样快。从去年到现在,我们在昌邑市一家印染厂干活。

2010年6月20日早上7点30分左右,王兴国下了夜班在回家的路上,被昌邑市国保大队及都昌派出所绑架,失踪了七、八天。6月28日上午,亲属接到通知,让亲属到河滩民政所领人。他的哥哥从民政所把王兴国领回时,他完全变了一个人,目光发呆,脸色黑青,瘦了许多,问他什么,他什么也想不起来,在昌邑干活的这一段记忆全部丧失。被抓前他一直很好,脸色白里透红,记性很好,现在他几乎失去了生存能力,出了门连家也找不到。

有一天,王兴国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说:“警察给我蒙上眼,给我打针来”。只见他头上(头囟部位)有两个针眼,发红,还疼。这一定是在昌邑被抓期间,恶警给他注射了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中共对法轮功执行迫害政策,各级警察只是一群打手,为了钱而无恶不做。王兴国这么善良老实却被迫害成这样。

我说的这些全是事实,我们做好人没有错。中共江泽民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搞运动整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治天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4/228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