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向内找,拘禁中正念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今天我想交流的是在魔难中向内找,正念足恶就垮的一点体会。修炼中有魔难,有魔难就要找出有漏的心和不正的言行,用法来归正它,魔难很快就过去了,心性也跟着提高上来了。

几年来我和同修无论春夏秋冬、烈日当空或刮风下雨都坚持每天都走出去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每周除星期六与星期日自己安排时间,五个下午参加集体学法发正念,整体配合做好三件事。几年下来我们学法小组估计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的人数达万人以上,讲真相越讲越好,效率也越来越高。

二零零九年一月的一天上午,我和同修照常在大街小巷跟世人讲真相劝三退,讲退了十多个人,在往回走的路上又劝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退出曾加入过的团队。不料小伙子是城管的,但当时他没有穿制服,我们刚反向走开不到三分钟,他便叫来一辆国安警车,把我拽到车上送到国安队。上车后我感到魔难来了,首先必须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我,解体一切邪恶因素,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不停的发着正念。

在国安队、派出所讲真相

到了国安队,值班人员问我:你为啥叫人家退团队?我说:抹兽记保生命,我为他好。他们又问我:你入过党团队吗?我答:入过。“那你退了吗?”我说:退了。又问到哪里去退?我说向天向神退,点头同意就退了,神看人心。我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定住我空间场的警察,不让他们口出狂言,不让他们对正法犯罪。几个男警出去了,只剩一个男警和一个女警问话记录,女警在我提包里翻东西,我不停的发着正念。女警翻出五个护身符、我的一张电话交费单,单上是已去世的丈夫的名字。男警用我丈夫的名字,才找到我的住处,然后又从我衣袋里翻出了一个工作证,才知道我的单位和身份。

那女的又从我提包里拿出一张三退名单和二张一元的真相币,放到电话交费单下面。我立即问,电话交费单不要了吧?女警回答不要了。我马上上去把电话交费单连同下面下的三退名单和二元真相币一起抓到手里放到口袋中。

他们作完记录要我签字,我不想签。他们说:“退休干部应该在家享受,何必出来干这些事,共产党不让你们炼,你们不但还炼,还教化别人,自己来受苦”。我趁机再给他们讲真相说,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我仍然发正念不停,也为他们和构陷我的小伙子对大法弟子犯罪而落泪。他们问我:“怎么哭起来了?又没人打骂你。”我说:“我为那个构陷我的小伙子落泪,他不了解真相,迫害大法弟子,可怜的是他,而不是我。”他们的脸色沉下来了。

他们在吃饭时,对着我说,这位大娘还很善良。我知道他们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然后他们通知我所在派出所来接人,由派出所办案,那个女警见到派出所的人便说笔录做好了,这段时间正处于市里的“两会”,要不然拘留几天就算了。

派出所司机叫我上车,所长坐在我旁边,我对他们和派出所发正念,他们问我话我不答应,他们就转换话题,我于是借机对他们讲真相。我一路发正念请师父、天兵天将送我、并定住派出所的人不准他们胡言乱语。

在派出所呆了九个小时,讲了几个小时真相,只有一个人不愿听。我坚持发正念,所里气氛祥和了,听真相的人有干警、家属、小孩,他们都听的入心,我为他们听讲真相而高兴。吃完晚饭那办案所长找车送我到拘留所,叫我签字,拘留十五天(因是两会期间),我不承认,我说我无罪,拘留所不是我去的地方。他们说:“是上级的规定,我们不能改,我们得执行。”他们找不到车,直到晚上十点才有车。我上了车,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师父好,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不停的喊。我左右的所长和一协警及司机叫我休息,拍着我肩膀说:“老娘,不是我们迫害你,我们吃了这门饭,不得已呀”。停下不喊了,我又和他们讲真相,我的言语和善慈悲奉劝他们对法轮功的事要善待才有福报,举了好多例子,他们答应好,听我的。

向内找,去掉人心执著

到了拘留所,头一个晚上我没合一下眼、向内找、清除自己的人心执著,头脑特别清醒。找出了几个方面的漏:一、学法不入心,学法犯困,发正念走神溜号、手不直;二、看到同修文章在被关押时背法背《洪吟》,我在背法背《洪吟》加上了一个念头:我要被抓了,还背不出许多法和《洪吟》呢;三、我的身体状况不好,误在初学大法的思想念头当中,心性没有升华上来,被旧势力钻空子。认为我们小组几位身体好的同修都被迫害关押过,她们在魔难中得到升华,而我从来未被迫害过,精神上的魔难少,就从身体上的魔难考验我。这些人心执著,都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这是求来的迫害,也就引狼入室了。

向内找出问题后,我的眼泪流湿了胸前的衣服。我双手合十盘腿向师父认错,弟子不争气,让师父操心了。我请师父加持清除这些方面的人心执著,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拘留所、派出所、国安队的一切邪恶,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我要救度众生。用正念清除这些执著后,环境就变好了。

拘留所的干警明白真相

第二天早上,拘留所工作人员上班交接了,守门的干部呼叫去买日常用品,一出女室走到大门走廊上,一位干部见到我说:“老娘,炼法轮功没错,我娘也炼法轮功,在这里你有困难告诉我,我帮你,天气冷多打开水吃、用,我帮你提進去。”我知道是师父安排大法弟子的儿子来值班为我壮胆。我那万分感激的泪水含眼眶,转身去小卖部。

卖东西的干部说:“炼法轮功是宗教信仰问题,你来这里委屈一下没关系,你有困难告诉我,你若能配合好帮这里搞好卫生,我会提前让你回家,我是所长!”听到这些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这位三十多岁英俊的所长,想到他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将来一定有福报。我道了一声谢,离开他向女室走去。我经过走廊时又遇到门口值班的干部(同修的儿子),我问他小卖部的干部是所长吗,他告诉我:“是正所长,我们这里所长是老一说了算,他对来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很好。”我想这个拘留所曾经来过不知多少大法弟子,是他们的言行证实了大法的美好,表现了大法弟子超越常人的心性,发正念清除这个拘留所空间场的邪恶,把这个场正过来了。让拘留所的干警明白了真相,让他们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他们才善待大法弟子的,这是大法弟子的威德。

向吸毒、赌博女讲真相

第三天女室第二间房又来了六位吃麻菇(吸毒)、赌博的女孩,晚上我们房间里吃麻菇的二位小女孩(才十来岁)硬把隔壁房间的六位女孩拉到我们房里睡,说是要听炼法轮功的奶奶讲故事,睡一起不冷,能互相照顾。我见她们个个叫我奶奶,挺可爱的一群女孩,漂亮、亲人,她们靠近我,就是来听真相得救的,我当然高兴。我为这些被中共党文化毒害的生命怜悯着,就分别了解她们的情况,谁赌、谁吸毒。一个个直言不讳都告诉了我。

我给她们讲伦理道德归正自己、讲神传故事启发她们,个个都爱听。两个不满十六岁吃麻菇的女孩说:“我们父母离婚了,无人管我们,你要是我奶奶,那该多好,我也就不会吃这东西的。”一个死了母亲的女孩刚十九岁,吃麻菇三年了,她说:“奶奶,我上初中时是个好学生,只因妈妈病死后休学,听外公说,我伯伯曾经酗酒强奸了堂姐(堂姐的母亲也去世了),我爸爸也是酒鬼,外公叫我小心点。就这样我长期离家出走与朋友同学鬼混,不但吸毒也毁了终身。”说着倒在我身上哭了,几个女孩也哭了,我为她们这么年轻美貌的女孩堕落了心里很沉重,更加感到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重任。我为她们发现了良知,自己露出微笑,强忍着未掉下眼泪。

我说:“孩子们别哭了,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去掉你们那些被污染的社会坏风的毒素,强盗收心变好人,何况你们都是些受害者。法轮功告诉世人,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我问她们:你们想做好人吗?她们说想。我鼓励她们说:“年轻时做了坏事,容易改邪归正,老了就难得教化,除非修炼。”我告诉她们三退抹兽印,大难来时能保命。她们都退了团队。

我看到二个女孩有朋友从接见室的小孔递進的白粉,几个人争着吸。这下,我就讲吸毒、赌博对女孩的危害,她们还是认真听。我说好人愿与好人在一起,改正了就是好人,你们想改就会立刻将白粉倒掉,把赌牌扔掉。紧接着她们把白粉和牌扔進了厕所,并叫我看着她们扔。我鼓掌恭贺她们是诚心的开始改邪归正。从那刻起她们讲话正经了,每个人都显现出了红润的脸色,那是她们去掉了一层不好的物质。她们每天买吃的,我为她们搞卫生扫垃圾叠床铺,房间收拾干净整洁,她们很感激。还说:“炼法轮功的人真好,政府不应该干涉,以后我们也想学法轮功。”晚上每逢整点我就发正念,这些女孩也学我的样盘腿。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我的身体感到难受,肚子、肠胃、乳房胀痛难忍,用被子顶着肚子,一晚没睡。

第四天早上,这些女孩见到里面的干部就讲:“你们为什么不放那奶奶回去,她晚上痛的不得了,痛的流汗了,这样出事你们也有责任的。”值班的警察问我:“老娘,你有什么病,吃点药”,我告诉他们我没有病,也不需吃药。我压住疼痛部位,坚持扫地,搞好卫生。值班人员发现我不吃饭就问我为啥不吃,我说不能吃,这里的菜太辣了。他们知道了,有的叫我吃药,有的干警告诉我,你去炼功,这里炼功没有人管你。其实出现病业假相是师父演化出来的。那政委知道菜太辣了,叫厨师煮面给我吃,副所长知道后叫厨师为我煮稀饭。

第四天早上九点多钟,同修们到拘留所看我,告诉我他们带着唯一在我身边的孙子到派出所、国安队去要人、发正念,二十多个同修营救我,并上网请海外营救。

第五天上午,值班的干警(同修的儿子)放声喊,奶奶接电话。我连忙跑到值班室。那位干部把听筒给我,他听一个,我听一个,原来是国际新闻媒体打来的电话。新闻媒体同修鼓励我,做的对,师父会加持,他们打电话给有关部门要他们放人,告诉我很快就会回来。

我知道拘留所也是我救度众生的一个空间,我便找机会与男室的人员讲真相,劝三退,因为机会少只退了三个人。

第六天晚上,病业假相让我痛的在床上打滚,那些女孩叫我喊干部,我怎么也不会喊,晚上下半夜二点了,我从床上滚到地上,从地上爬在床上痛的无法睡坐,那八个女孩围着我对监控器齐喊:“救命啦,救命啦,救命啦……。”不知喊了多少声,一个女的副所长和一个男干警来到我们房间,看着我在床上打滚,他(她)也着急了,那个女副所长说:“老娘,这么晚我们这郊外离医院很远,我们也没办法,我们这里也没准备什么药,你委屈一下,忍着点,明天通知派出所来接你。”

拘留所里每位干警对我很客气很好,让我在澡堂洗澡,用开水热水都提供了方便。我对他们道谢中,他们道出了肺腑之言:“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这些人不说假话、善良、规矩,我们知道法轮功好,我们对来这里的法轮功的人都好,你们不是犯人”。那些女孩说:“这里的干部都对奶奶很客气,奶奶和我们不一样”。

那位所长听到值班人员的反映,十分同情我,便打电话到派出所要求放人,派出所听明情况后爽快的答应放人,这位所长亲自跑公安局找局长批。第九天我安全回家了,没有叫我出钱,否则提前六天释放要交一千二百元钱。同修见到我格外高兴,都说整体发正念整体配合营救同修,我是第一例成功者。慈悲的师父精心呵护着弟子,爱护着弟子,我要跟着师父往前走,用正念正行回报师父给予的一切!这正是:

身陷困境志不退,牢记师父的教诲。
云游苦境救众生,不分世人贱与贵。
大法弟子正气扬,浊室邪恶在崩溃。
干警都说大法好,犯人明理都三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