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锋遭石家庄第四监狱迫害七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安国市法轮功学员李锋因采用电视插播讲真相,还民众知情权,二零零二年被绑架,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五年,在石家庄第四监狱遭地狱般的非人折磨,曾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身体严重受损。二零零五年底开始出现冠心病、高血压症状,生命到了垂危边缘。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监狱以不“转化”为由不给办理手续。

提起李锋,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好人。李锋原本在安国药材市场经营草药,精明能干,能说会道,做买卖更是一绝,货不论好坏,客人都能被他说得高兴地买走。李锋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事事都按李洪志师父的“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按药监局的要求去做一个合格的药商,向来都是货真价实,不偷税漏税,人们都愿意和他做生意。他看到有人卖假药或是以次充好,就告诉人家善恶有报和做人的道理;他的客户有要假货的,他就赔着钱给人家真货。有人说他真傻,他说:“药是用来救命的,赔点钱也不能弄出人命来。”从此以后,人们更信任他了,生意做大,后来和南韩的客商做起了生意。他从来都不为了个人利益去伤害别人,甚至一年下来都没挣多少钱,反而心里挺踏实。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后,李锋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四外奔波,可上访无门,上访办成了“抓人办”,只好利用各种方式让被谎言欺骗的世人了解法轮大法被迫害真相,采用了电视插播的方式还民众以知情权。何罪之有啊!

五天五夜逼供、药物摧残

二零零二年十月四日,李锋在保定地区安国市马庄村刚被绑架时,当时任安国药市派出所所长的李东甫就问他身上装了多少钱,家里有多少钱,还说省里对李锋等人下了密令,追捕可以“要死的”。李锋被拉到安国市公安局非法提审,期间遭到刑讯、逼供、骗供等等,五天五夜没让休息,还遭到毒打。当时李东甫等恶警强行让李锋吃下一个类似奶糖的不明药物后,李锋便丧失听力、视力(至今仍听力视力模糊),并丧失思维能力多日。

二零零二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十月,在徐水看守所被关押期间,徐水看守所的恶人窃取了李锋家人给李锋留下的电话号码,并以李锋的名义向家里要钱要物,家里送去的钱和物,记在了李锋的账上,但是看守所警察并没有通知李锋,他们以李锋的名义把钱花了。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五日徐水法院对包括李锋在内的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开庭,在不准辩护的情况下强行签字,两个多月后下了判决。法轮功学员纷纷上诉,并绝食抗议。数日后,徐水看守所怕外面知道抗议情况,就秘密通知保定地区采取了行动。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一日晚,保定中级法院连夜提审法轮功学员,十二日就立了裁定维持原判,提审时不让说迫害情况,更不让说这些“执法”人员的违法行为,只能说插播的事(至于为什么插播根本不让说,更别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了)。

被迫害精神失常、生命垂危

十月十六日,李锋等人被劫持到保定监狱。面对这样不讲法律的判决,对人权的践踏,李锋等法轮功学员继续绝食抗议。因此恶警于十月就又把李锋在内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石家庄北郊监狱的洗脑班。洗脑班恶人冯福利用欺世的谎言,实行精神迫害。当时李锋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哭笑不分五天,落下了头脑不清醒的后遗症。就这样恶警还不放过他,对他秘密监控。

二零零四年五、六月期间,李锋晕倒过去两次,还伴有抽风,当时血压高达180,发作后一个多月不思饮食;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又连续发作了几次,出现心慌、气短、全身无力,身体感觉极度劳累,大小便下坠,血压高。狱内不给体检,根据各种反应,身体所出现的情况是高血压和心脏病, 此症状是周期性的,大约20天为一个周期,每天下午4点多钟开始发作,有时伴有头晕,轻重不一。从发病至今一直是高血压、心脏病症状。原本壮实的一个汉子已是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二零零五年,第四监狱就强迫身体虚弱的李峰到灯管厂干活,由于厂内室温高达45度以上,第三天时李峰昏迷不醒达十四小时,从此高血压、冠心病每年使李峰住院一个多月。在监狱医院时,狱医把李峰绑起来,强行输不明液体,疼得李峰打滚,狱医还承认杨小杰就是被这样输液的(杨小杰已被第四监狱迫害致死)。

被非法关押在第四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除了精神上被迫害和奴工劳役外,伙食猪狗不如,馒头里经常吃出烟头,菜里用的是地沟油,吃了就想吐。没有生活来源的李锋只能去垃圾堆捡些别人丢弃的白菜帮用开水冲一下再用盐拌着吃,春天去地里挖点野菜吃。李锋在狱中度过的第一个冬天,只一身单衣过冬,狱中以没人给李锋钱为由不给棉衣穿。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身体状况极差,不少人出现多种不良反应,生命出现危险,心脏病、高血压、多次晕过去,医生判断这样的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保外就医遭推诿四年

李锋被抓后,一家的重担全压在了他妻子一个人身上。他家上有老下有小,老人体弱多病,整天泪流满面要儿子回来,孩子又小,想父亲。老人、孩子和李锋的生活 费用全靠妻子一人负担,李锋在徐水看守所被关押期间,看守所经常来电话要钱要物,家里没有了钱,又没有生活来源,真是苦不堪言。

二零零六年一月中旬,李锋出现冠心病症状,昏迷十二个小时,被送医院治疗两天,十多天不能进食,后来只喝一点奶粉维持生命。恶人严密封锁消息,不让他的家属接见,不让通电话。因李锋的生命危急,家人去监狱要人,负责监视李锋的赵军、王磊等人也说李锋身体太差,应该保外就医,但恶警却以李锋不“转化”为由拒不放人。

二零零七年十月底,河北省石家庄第四监狱全体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有很多法轮功学员生命危在旦夕,家属们都纷纷要求办理保外就医。二零零七年底,河北省第四监狱为欺骗家属,放出风来说年前要让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回家,但至今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出来。           

李锋因长期遭石家庄第四监狱迫害,导致身染重疾,早被石家庄人民医院和省二院确诊为心梗坏死、高血压、冠心病。至二零零九年六月二日,李峰的高压达180,有时高达230,下身已浮肿,现病情已严重到高血压三期,头眩晕、表情呆滞、全身无力,只能蜷着身体躺着,走路得手扶着墙一点点往前蹭。反流食病更是折磨的李峰痛苦难忍:前胸又憋又胀,用手从肩部向心口处一点点的揉,把气赶到心窝,稍感舒服点,还止不住的呕吐,前胸揉搓被揪得血红。

迄今六年来,李峰被送到石家庄人民医院和省二院复查五次,二零零七年十月到十一月检查的病历保存在第四监狱的医院。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石家庄第四监狱给极度痛苦的李峰开了保外就医表,家人到安国市公安局找副局长甘建虎盖章,甘建虎看到表格因患病一栏为空白不给盖,并要求出具河北省第三医院的证明才可。于是家人二零零九年六月二日来到石家庄第四监狱要求填上患病一栏,第四监狱让把表留下,说过五、六天再来取。狱政科的人还说:当地公安局不给盖章,就求求人,请客送送礼。家属听了茫然,不知监狱耍的什么花招。李峰生命处于危急之际,石家庄第四监狱既不全力治病救人,亦不让家属接回家救治,这是草菅人命。

李峰被迫害案例已在联合国登记有案,我们在此呼吁各界持续关注,紧急救援。同时正告河北省第四监狱及河北司法系统各相关方面:立即释放无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李峰,立即停止助纣为虐的恶行。


石家庄北郊监狱,地址:石家庄市北环西路3号
信箱:石家庄市131信箱邮编:050061
监 狱恶人姓名及部份电话号码:
监狱总机电话:0311-7751812转6216、6264
石家庄第四监狱转化中心电 话:0311-87751912转6534 6241 6216 6264 6324 6457(教导处)6521(冯处长)
肖 锋 监狱长 办电0311--87751830、手机13503110795 宅电:83826601
刘自桐 政 委 办电 0311--87751820、手机13931105969
魏文生 副狱长 办电0311--87718069、手机13503111686 宅电:83810877
张广军 狱政科长 办电0311--87727724、手机13932168350
狱政处:王建强 边处长
教 育处:科长汪国彬13780206622 办公电话:87751912转6260 宅电:87751912转6290 恶警:王磊
狱侦处:王新展
狱 政科会见室:87777264(地址:石家庄市红星北街,邮:050000)电话:87775174、87723356
教育处的副处长岳玉 海,87751912转
副科长:焦伟 办公电话:87751912转6470 手机:13784035678
教育处赵指导 员,87751912转
石家庄第四监狱部份恶警电话0311----7751912转6547
樊广德 李成龙 13032635685(办)
屈岩磊(八大队长) 13785150393
队长(石四监) 013582003861
张东生 (队长 ) 013803392612
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值班电话:0311──8607734
河北省北郊监狱总机电话: 0311──3831936 转各监区或科室
五监区恶警于春光 犹大:张世军
七监区指导员张志光、副指导员王瑞库、恶警张中林
九 监区队长名单:
大队长:刘双杰 刘文绪 成同进
教导员:张力国 赵冬来
中队长:刘斌 周中社 赵文忠 丁海涛 张文朝 叶国军 朱建辉
十一监区主管队长陈宁,主管领导陈新国
十二监区教育科长张瑞林 副科长:赵军、郝勇、赵义、焦玉 犹大:郭志江、吴景飞
河 北省司法厅值班电话: 0310──3034813
纪检委电话:0311-85298022 监狱检查组:85298096 警务公开电话:0311-85298203

石家庄第四监狱狱政科:0311-85298203
商教导员办公室:0311-85298162
翟 冬:13582325859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