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8/5/10)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

  • 南京六一零的罪恶

  • 南通六一零和朱煜琦的罪恶

  • 河南三门峡市“六一零”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

  • 南京六一零的罪恶

    一、南京市“六一零”的罪恶

    南京市“六一零”恐怖办公室在九九年迫害开始时的头目叫王增生,男,不到四十岁,他时任中共恶党市政法委书记,二零零二年换成王浩良,男,四十多岁。后来还有一个是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勇,戴眼镜,也是四十岁不到;还有一个小丑叫肖某某,有人叫他肖宁健(音),男,三十岁不到。南京市“六一零”从一九九九年的七月十八日上午九点半抓捕南京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马振宇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各种形式的洗脑班从没有间断过,以前公开的搞;现在秘密的搞,市里、区里、单位,手段不断翻新。举一例:二零零零年十月下旬,他通知下属各区县610绑架所谓“骨干分子”,从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派出所调来一大批恶警,将江苏省女子劳教所一个大院(当时叫句东劳教所)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

    这个句东集中营绑架来近二百多法轮功学员,分成七个组:男的三个组,女的四个组,在一幢四层楼上,门窗阳台全用铁栅栏封闭,名义叫“法制教育班”,但却强制所谓“学习”那些攻击、抹黑、污蔑大法和师父的东西。法轮功学员们责问他们:既然学法律,那就要把国家有关法律条文搬出来;怎么牛头不对马嘴呀!法轮功学员跟他们讲真相: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健康人民的身体,叫人人都做好人,和谐相处,这多好啊!你们这样搞是在做坏事,对自己和家庭都会带来不幸!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中大多数明白后躲到一边去了,极少数几个恶人非常疯狂。尤其是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勇(音)、政法委书记王增生、栖霞区610恶首茅家骏等几个人立即纠集来几十个警察将在吃早饭的法轮功学员们团团围住。随后,这些中共邪党恶徒采取分化瓦解:抓几个送看守所,用电棍、教犯人毒打,吊、铐,反正怎么解渴就用什么毒招!第二天就送劳教所。

    不到一个月,这些中共恶徒们花去几万元:吃住用品一式新,每天伙食费每个人50元;还有什么这个费那个费,他们除了吃喝拿要,私下还有巧立名目的分赃。

    二、栖霞区“六一零”的罪恶

    江氏流氓集团九九七二零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这个区还没建610,参与迫害的是栖霞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和派出所。最邪恶的是科长茅家骏。这人胖胖的,一脸横肉,四十岁左右,那脸上有一刺眼的黑痣。整个南京还没动起来,这个茅家骏就动手了:带领恶警抄家、绑架到派出所、洗脑班、看守所,贴恶党告示,搞威胁,造谣诽谤法轮功和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到处办洗脑班……

    仅举一例:在中国水泥厂有个石城宾馆,位置在龙潭镇。茅家骏将绑架来的全区几十个法轮功学员集中在这里洗脑。一个法轮功学员一个房间,里面俩包夹(由其所在单位或街道选送,必须是坚定的邪党徒),不许炼功、不许学法、不许相互说话,不许外出,剥夺了人身一切自由;外面四个保安,院子里布满警察,还有大狼狗,说穿了就是邪恶的集中营。逼你看造谣污蔑大法的碟子、还叫来什么哲学、医学、气功等类的专家上课(这些人都是围绕抹黑法轮功瞎编歪理邪说),逼你写“体会”“认识”,不写就私下里处理。经费都由单位(实际就是法轮功学员自己)、街道先垫,回头算账。时间一个月。

    接着成立了以潘世清(音)为恶首的610,位置在栖霞区看守所隔壁,组成有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街道、派出所等,各单位、村组都是邪党积极分子或第一把手。这个潘世清是个在政治圈子混熟了的老流氓公安,五十多岁,奸猾透顶,说谎、栽赃、恐吓,式样俱全。这十多年来先后经他手被劳教、判刑、送精神病院、罚款、抄家、被开除、降级、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不下一百人。恶事他不出面,他在背后指挥。法轮功学员许军、夏菊芬夫妇就是被这个恶首拆散的。许军失踪,夏菊芬被判十一年刑,至今还在南通女子监狱遭迫害。南京汽轮电机厂职工黄建刚的失踪就是他搞的。

    这个潘世清家住南京森林动物园旁边红山路,中等个头,为人虚伪狡猾,几乎没一句真话,恐吓诈骗,手段毒辣!他不亲自抓人,是专门唱红脸的。在邪恶的迫害中,他专门扮演“关心你”的角色、投你所好,钻空子。他在蓝燕宾馆、加佳宾馆、科技宾馆(后叫“恩瑞特宾馆”)、云龙山庄等地方办了许多洗脑班。这些地方的门窗都是用纤维板钉死的,特别害怕外界知道!他叫手下逼你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影碟、各种邪恶资料,逼你写体会,写认识;告诉你各种规定:不让睡觉、不准出门、不准炼功、不准这样不准那样;你不服从、不配合、讲真相,就叫包夹、保安整你。怎么整呢?不许你坐,不许你睡,打你、电棍电你、用钳子捏你、把你捆起来推倒在地上踢你、踹你……(都是在他人看不到的地方干)。他暗地里派人蹲坑、监视;有时不放心,自己也亲自出马,登门骚扰、到你可能出现的地方,假仁假义的谈话(实际就是跟踪)。

    栖霞区尧化派出所位于尧化门东边立交桥北,经常换人,从所长、指导员到普通民警。因为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他一旦知道真相,就不敢再做坏事。像原来姓宋的户警,一旦知道了真相,就立即调离了;也有愚蠢的,象那个姓时的、姓付的,尤其姓钱的,遭到报应了,还一味地干蠢事,给中共邪党当了替罪羊。

    这十一年来,茅家骏当年当政保科长时多狂哪?!现在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谁见了都骂他。年纪轻轻的,倒像个八十岁的老头儿,腰都直不起来,脸上灰不拉叽、黑不溜秋的,咳喽咳喽的,比死人多口气。尧化派出所姓钱的成了瘸子;姓牟的,那时是指导员,跟在茅家骏后面一唱一和的,现在不也遭报了吗?

    善恶必报是天理!绑架法轮功学员时,象凶神恶煞!心里也害怕吔,一路上就害怕被人骂、被发觉,用衣服遮住手铐,急急火火的。一到派出所,神气起来了,把人往铁笼子里一锁,就等下文了;要么铐在椅子上,窗户上。下面就是保安管了,这些保安也是看恶警眼色行事,不敢越轨。打骂的轻重也是看恶警的。在派出所一般二十四小时,不超过。但这也够你受的,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睡觉,坐坐不起来、站站不起来,尤其是不让上厕所,污言秽语、拳打脚踢是一进去时的普餐。

    三、十四所六一零的罪恶

    十四所六一零成立于二零零零年四月一号,中共邪党书记徐文官任组长,副组长有纪委书记张长爱、党办书记吴成波、党校王联法、保卫处长柏甫华、团委书记马骏、人事处长先是张亦工,后为王德江、组织处长魏其鉴,后为刘金豪、退休办书记先是沈佩琴,后是王佳。以及各单位总支书记、支部书记和第一把手,还有党办主任、工会主席、妇联主任等,上挂南京市“六一零”,下联各单位主管,张长爱负责日常事务,每年拨款一千万元(罚当事人至少一万元,开始给收据;绑架学员的人员费用全由其承当:什么夜班费(实际就是包夹);伙食费、出差补助、交通费、住宿费、奖金等各种名目的费用。有一学员第一次进京上访被罚一万五千三百元,还不包括被迫害期间被取消的工资、奖金)。

    除了配合市“六一零”的各种打压,十四所六一零自己也搞了许多迫害项目:办洗脑班经常化,两个宾馆轮流进行,一个是科技宾馆,后改名叫恩瑞特,另一个叫云龙山庄。档次很高,每间房最低价二百八十元。办一次班三层楼全包,每层三十多个房间;分领导班子一层,保安一层,被迫害者一层;在被迫害者这里,又分成好几个房间。最外面是值班室,负责处理各种事物,包括订房间、订伙食、安排协调包夹、保安、以至安排法轮功学员需要什么样方式处理等等;还有一个以魏其鉴为组长的帮教组。他们四个人都是退休的邪党骨干。二层是保安,其中也包括警察。这些警察有的是派出所派来的,有的是刑警、武警、狱警,有事没事的都可以到此享受一番,因为十四所有的是钱!

    在第三层,都是大大小小不同来头的恶首,他们负责决策。谁该开除、谁该降级、谁该罚款、罚多罚少,谁该劳教,谁该判刑,都是这群东西在秘密的操纵着。张长爱是日常总负责。这是个胖乎乎的、邪劲十足的人渣。他们组织了几套班子:1、帮教组,由组织处长魏其鉴任组长,成员由退了休的任永锡、周丽英(女)、还有一个在职姓张的;2、包夹组,由失业者毛根生任组长,人员有退休办、人才办(失业者办公室)组成,其成员可不断的变动;3、保安组:组长保卫处长柏甫华担任,成员保卫处成员都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4、协调组:由党办书记吴成波任组长,成员由工会副主席侯宝林、三产书记原旭明、团委书记马骏、宣传书记刘金豪、党校校长王联法、人事处长王德江、龚咏先以及各单位书记、一把手;5、联络组:组长由张长爱担任,负责与派出所、610、劳教所、监狱等部门联络。

    十多年来迫害了几百人的正信,搞的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家妻离子散;多少人被开除公职;多少人被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精神病院、劳教所以及监狱!马振宇的降级(原先是高级工程师、项目负责人)、被判刑、开除出所;张爱东、于建设被强迫提前退休;前党委书记古丕中(他是九五年得法的人)被恐吓、反复办班洗脑、高压致死;还有法轮功学员高克强被迫害致死;焦立群等人被开除出所;张玉龙被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如今被搞成了完全不能自理的废人(还关在精神病医院!),妻子儿女、老母亲死活无人问津……四百多人遭受迫害。

    仅举一例:一法轮功学员意识到向邪恶妥协是不对的,向恶警递书面声明。张长爱气急败坏地叫柏甫华立即带了保卫处一帮子恶棍、栖霞区610恶首潘世清、协调组一班人将其又关进洗脑班迫害。因其不配合,恶警一时又抓不到其漏洞,急得抓耳挠腮!包夹组长毛根生发现其每次上厕所时间好长,就从监控中发现其在偷偷学大法。学完后书塞进了洗脸盆底下。他将这一信息透露给张长爱。张长爱和柏甫华一商议,决定派退休办王佳去偷。为了不引起麻烦,先派包夹将其引开。并叮嘱包夹注意其这几天动静。谁知王佳的行为被其发现了,其当面指出王佳卑鄙。这群流氓哪理这一套?!第二天派出所就来人又将其绑架到劳教所。劳教所收一个人给送人者800元钱,但是他们不想收炼法轮功的。总支书记朱德林等人百般哀求才将其收进去。

    张长爱每隔一段时间要组织一帮人到劳教所、监狱去骚扰被绑架去的法轮功学员,说是去关心、看望。去的人里面有其家属、所在单位书记、协调组成员,有派出所的、市区所610成员。借着这幌子,到处游山玩水、吃喝嫖赌,住的是高级宾馆,吃的是当地名特产。例如到方强劳教所,先到射阳、大丰的海边看四不象等动物,逛逛风景,吃些海鲜,买些土特产,再到盐城高级宾馆享受一番,然后一路上边玩边享受,没个把星期回不来。

    到北京去绑架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去的人员由三部份:派出所、所610、学员所在单位书记、工会主席组成,坐飞机,坐软卧、享受一级补助。派出所片警除了以上待遇,还有什么奖金损失补贴、工资损失补贴,差旅补贴等名目。


    南通六一零和朱煜琦的罪恶

    这个叫朱煜琦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胖胖的,表面给人的印象很善良,但其内心非常龌龊,在南通六一零这个黑手操控下,这个人干了许多坏事、恶事!前前后后他参与迫害了法轮功学员江炳生、沙银根、高自方、刘居方等上百位同修。他曾和仪征的一个叫肖月乾的九华山居士共同构陷、迫害了许多法轮功学员。他和一些被其洗脑的人天天围攻刚被绑架来的学员。协同恶警、人渣日夜折磨坚定者,尤其是对江炳生、黄键刚、康巍、高自方等人,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毒打等凶残手段,迷惑性相当厉害。

    2000年下半年,方强劳教所搞了一个强行转化的二大队,对几百个学员进行非常毒辣的折磨,这个犹大在其中扮演了别人替代不了的角色,致使很多人在其假相迷惑下做了不该修炼人所为之事。

    2001年,他更是得心应手的”转化”了几十个,被江苏省六一零看中,对南通黄老师(女,四十岁不到,后被判刑四年,关进南通女子监狱)的迫害更是苦不堪言!黄老师被朱煜琦和南通六一零强行绑架到方强劳教所迫害;对常州民警沙银根软硬兼施,白天硬在夏日下暴晒,晚上头下脚上竖在装粪便的粪桶上靠门后墙。江苏仪征犹大肖月乾密切配合,在恶警指使下搞物质利诱。对匡理、汤旭东、孙志海、李熹龙等十八人强行转化;对苏州胡纯清的迫害令人发指:这位法轮功学员是个硬汉子,四十多岁年纪,高大的身材。恶警强迫他“转化”,大冬天扒光了他的衣服(就剩一裤头),几个劳教犯人捆住他双手,强迫坐在水泥地上。零下十多度的夜里,水一泼就结冰,几个流氓在朱的指使下、在恶警怂恿下用脸盆往胡纯清头上浇水,水一沾地就结成了冰。但他还是慈悲的讲着真相,劝他们不要这样对待他。这群恶人听不进去!他们绑架来胡纯清的妻子女儿,企图用情来考验他。后来绑架到句东女子劳教所(先叫“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后来南京也建起了女子劳教所,故又称“句东女子劳教所”)。在这里恶警潘育华不知采取了什么卑鄙手段,使他“转化”的。

    这个朱煜琦2003年解教后(劳教所称期满释放回家叫“解教”),并没有停手迫害法轮功弟子,还是经常活动于南通610和方强劳教所之间,那个姓黄的女老师就是他策划来的。象对法轮功学员毛可靖、华健国的迫害就少不了他,他们又被绑架到了无锡监狱迫害。还有对陈剑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河南三门峡市“六一零”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

    河南三门峡市“六一零”成员主要有主任付晓亚(手机13938115168)、副主任张世勋(15039897236)、焦林生(15839869696.);成员周春生(13939808891)、王志伟(13903980670)。

    以上人员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少听真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