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精神病院合谋害死法轮功学员(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保定法轮功学员荣凤贤,于二零零一年被北市区洗脑班和保定精神病医院合谋害死。


荣凤贤

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至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河北省保定市中共“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在该市各区大办洗脑班,并对法轮功学员又一次进行绑架、洗脑。在北市区,区“六一零”办公室、区公安分局及各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联合作案,强行绑架了北市区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都关押在原七一小学洗脑班。

北市区洗脑班的第一天,北市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高剑锋就声称:这个洗脑班是长期的,要想出这个洗脑班,必须写“保证书”、必须承认他们规定的三条对法轮功的诽谤,还要交一千元钱,才能放人,不写保证的,到期劳教、判刑。

北市区洗脑班利用牛磊等犹大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这计不灵后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单独围攻,两、三个人“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并昼夜监管,白天围攻洗脑,晚上逼看造谣录像,看后逼写“感想”,谈“认识”,不许炼功、学法,不许串屋,不许互相谈论,上厕所有专人跟着。他们还从社会上雇来地痞流氓殴打法轮功学员,关小号。法轮功学员荣凤贤就是在这时期的洗脑班上被迫害致死的。

荣凤贤,又名荣红贤,女 ,三十二岁,北市区金庄乡银定庄村人。她忠厚老实,又心灵手巧,还会开车,她孝敬父母、公婆,村里人都说荣凤贤是个大好人,是个贤妻良母。

荣凤贤当时在保定康达实业公司上班,每月工资一千多元。一天荣凤贤拣到一百元钱,交到公司领导那里,并说明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结果第二天公司就不让她上班了,第三天她就被绑架到北市区洗脑班。

荣凤贤绝食反迫害,在洗脑班六天滴水不进;她拒绝写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所谓保证,处处不配合洗脑班的邪恶要求,并坚持炼功,坚持背《洪吟》,她还把《洪吟》中的诗写在黑板上。金庄乡政协主席用脚踢她,村干部对她又打又骂,村干还叫来家属,怂恿其丈夫打她,威胁七、八十岁的老母给荣凤贤跪下,企图以此逼荣凤贤写“保证书”。荣凤贤看透这邪恶伎俩,拒绝配合,但她不愿这样消极的忍受,找了个机会从厕所跳墙走了,不幸又被抓回来。当晚,洗脑班恶徒胁迫亲属共十几人,对荣凤贤进行围攻,尤其那个乡政协主席,对荣凤贤更是百般刁难,荣凤贤走到哪儿她跟到哪儿,不停地折磨荣凤贤,嘴里叨咕不停,不让她睡觉,对荣凤贤进行精神摧残。

荣凤贤被绑架到洗脑班的第七天,身体已被迫害致极度衰弱,不能站立,洗脑班恶徒就让家属把荣凤贤接回家,但当天下午又突然把荣凤贤绑架到精神病院,并将家属隔开,不让陪床。第二天荣凤贤就死了。

医院说荣凤贤是从床上掉在地下摔死的,草草给了家属七千元钱作为赔金。荣凤贤家人在邪党淫威下,生怕受连累,不敢多问死因究竟。后得知,荣凤贤是被精神病院注射了不明药物致死的。荣凤贤死后,北市区“六一零”人员宋某还叫嚣说:荣凤贤死在哪儿也白死。很显然,荣凤贤是被保定市北市区洗脑班和保定精神病医院合伙谋害致死的。

据调查,保定市北市区办的这期洗脑班,绑架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在十三天内,将一人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得送医抢救,一人昏迷不醒。

参与迫害者:

王廷玖,男,市委书记,曾到该洗脑班,荣红贤给他讲真相,他走后荣红贤就被隔离了。
张某某,男,四十来岁,是迫害活动的协调者;
徐秀娟,女,五十岁左右,北市区组织部副部长,负责管材料;
高剑锋,男,三十八岁左右,“六一零”办主任;
吕冠江,男,北市区公安分局、治安科长;

金庄派出所
金庄乡政府
银锭庄村委会
退伍兵张金龙、宋民等
各办事处、居委会、乡政府有关人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