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省女子监狱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在近八年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逐步升级,从关严管队迫害,体罚、曝晒、戒具、拳脚,到现在的精神与肉体双重摧残,二十四小时洗脑、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还有更甚者使用精神药物注射等迫害手段。

如:在一分监区,法轮功学员李琳(汉中城固人),因不承认中共对她的非法判刑,拒绝参加监狱罪犯的劳动改造而被恶警刘素娟长期罚站迫害;在二分监区,法轮功学员徐春霞因手抄《转法轮》等资料被恶警韩美丽等恶警强抢,徐春霞向她们索要时,韩美丽气势汹汹地连打徐几个耳光,并且在带徐上其办公室的路上,韩从背后向徐的臀部猛踹一脚,致使徐春霞头部撞在走廊的墙楞上,血流不止,脑门上留下了一厘米大小的疤痕。

二零零六年,为抵制监狱内长期违反《劳动法》的规定,每天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超时奴役,在二分监区,法轮功学员徐春霞、李敬爱、左黎分别向二分监区警察写抗议书,抵制监狱内八小时以外的超时奴役。后来,徐春霞因拒绝参加监狱内“劳动改造”,二分监区恶警韩美丽等将徐春霞送严管队迫害达七个月。左黎在城固看守所因炼功遭到长时间吊挂,体罚等迫害,后来,到女监后身体状况很差,在女监内,曾两次发“病危通知书”的情况下,仍遭到二分监区指使的恶犯任红利、马继欣等人的殴打,遭恶警们的恐吓。在三分监区,法轮功学员田栓罗因炼功,讲大法好,遭恶警张文革多次殴打,致使原来纯朴、善良、健康的田栓罗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还有一位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新学员为保护大法资料,被恶警送严管队迫害长达半年。

六分监区恶警郑东丽为了贪图中共给予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奖金,带了四名邪恶的凶犯,对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马蕴华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持续残酷迫害。在恶警郑东丽的纵容、唆使下,四名打手把擦尿用的抹布塞进了马蕴华的嘴里,还用胶布封住嘴,然后用蘸了水的毛巾在她被扒光衣服的臀部抽打。凶犯任红利还解下皮带抽打她,还用手铐将她反铐在铁架上,使其站不起来,蹲不下去。长时间不让该学员洗澡等等,折磨她,以达到他们洗脑转化的目的;对学员杨雪琴实施不让上厕所,体罚,不让睡觉,二十四小时洗脑灌输的邪恶手段,还以株连式的手段给杨的包夹犯人施压,在十二月份刺骨的寒冬将杨雪琴的冬衣扒光冻她(未婚姑娘),其手段毫无人性,凶残无耻。

八分监区恶警杨谨将法轮功学员王宏吊铐在本监区图书室窗户上几天几夜地折磨,后来又送往严管队进行了长达九个月的迫害。

九分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点监区和黑窝。二零零五年以后新进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在这里。陕西女监恶警有:教育科姬桂芬、九分监区史建荣、魏尘、杜莹等,这些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打手,专设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点,他们害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被监狱内其他罪犯知道,曝光,专门设在远离各分监区的前边,接见楼的一楼内。又专门培养了一批没有人性的打手、帮凶,也叫包夹,还有一位披着所谓“医学双博士”外衣的薛东坡,为制定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采用的各种邪恶手段出谋划策,还有吸毒、盗窃惯犯王春仙、流氓打手张文等一大批所谓的包夹犯。

二零零七年五、六月间,对法轮功学员王宏单独隔离迫害长达三十六天,在恶警史建荣、魏尘的直接操纵、指挥下,薛东坡、汪莹、王春仙、张文等恶徒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一套又一套的迫害方案。如将王宏衣服扒光,在其乳头上挂吊上东西,更无耻、可恶的是将师父法像烧毁让其从上面跳过去,这些恶劣行径令人发指。更恶毒的是给王宏身上注射不明药物使其神智迷糊、意识不清时,乘机强制王宏在“转化书”上按手印。更甚者在给王宏注射不明药物后,致使王宏全身肌肉抽搐,拧成块状时,这些打手暴徒们眼睁睁地看着,发出狰狞的狂笑,这与魔鬼又有什么区别呢?

紧接着他们又从各分监区集中了一批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有王莉(七分监区)、张洁(八分监区)、张宝玉(四分监区)徐春霞(二分监区)茹红霞(五分监区)等等。调往九分监区,实施新一轮的迫害。这些调到九分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一到这里他们就以查身为名,拳脚施暴,强行扒光衣服搜身,由于不配合恶徒搜身,暴徒张文将法轮功学员徐春霞裤脚提起,将徐摔倒在地,恶警史建荣拿起警棍,向已倒在地上的徐春霞臀部猛打。他们还以背监规为名,唆使包夹罪犯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有的牙齿被打掉,有的学员被打的脸上青紫肿块,有的被打得行走困难,几乎人人都带着伤,喊恶警制止迫害,根本没人搭理。后来,当监狱长赵海连、教育科长姬桂芬召集新来的四位法轮功学员开会时,在九分监区会议室内,几位法轮功学员当面向监狱长等人讲迫害真相时,他们根本不让这几位学员发言,并严厉训斥……由此可见,以上种种暴行,完全是中共恶党从上到下蓄意制造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恶毒迫害事件。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期间,九分监区分批对调入的每个法轮功学员,实施一对一的迫害。近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徐春霞被恶徒王春仙、张文等按倒在地拳打脚踢,后又将全身衣服扒光,在十二月份的寒冷冬季将门窗大开,电风扇对着徐的脸上吹,又不断的往她的头上浇凉水等,并且连续十几个小时的罚站,致使徐春霞浑身冻的青紫,失去知觉。法轮功学员张洁被他的包夹恶徒用脚在下身处狠踢,致使其好长时间小便解不出来,疼痛难忍……

这桩桩件件的事实,笔墨难以记述,在这里揭露出来的也只是冰山一角,因为,自从中共这个真正的邪教倾其力迫害大法以来,已整整十一年了,在这十一年里,所发生的罪恶,是罄竹难书的。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罪恶,大多数还未曝光,同时,因为迫害大多都是在背地里,阴暗处干的,有许多事情的发生不为人知。

以上事实足以证明中共恶党的邪教真实面目,这就是中共恶党在所谓的“文明监狱”内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所谓“春风化雨式”的“转化”手段之一角。他们在法律外衣的掩盖下,冠冕堂皇的做着这些严重违反法律,无视人类道德尊严的、灭绝人性的、禽兽不如的罪恶勾当,还口口声声的讲着这是“为了让你们早日与家人团聚”的无耻谎言。为了得到邪党的奖金和其他利益诱惑,满足他们的私欲,而背弃人的良知善念,为了完成邪党压给他们的“转化”任务,用各种邪恶的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他们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这就是当今在中国正在发生的对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人进行的残酷迫害事实真相之一。

陕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

一分监区:李琳(汉中市人)、耿艳萍(西安市人)、王宏(户县人)、方立婷(户县人)共三人。

二分监区:徐春霞(宝鸡市人)、李敬爱(东北大连市人)、左黎(汉中城固县人)、孙红侠(安康市人)共四人。

三分监区:张云贤(西安市人)、张引琴(宝鸡县人 狱中得法)、田栓罗(宝鸡岐山县人)、席丽玲(兰州市人)。共四人。

四分监区:史转玲(宝鸡市人)、张宝玉(城固县人)、梁玉丽(西安市人)、薛雁(延安市人)、张玉兰(眉县人)、张香莲(西安市人)、苟引霞(非学员,为传递法轮功书籍而挨打、被严管迫害,宝鸡地区人)以上共七人。

五分监区:刘春霞(户县人)、霍桂兰(西安市人)、茹红霞(宝鸡市人)、刘改仙(宝鸡岐山县人)、△△静(姓名不详 西安市人)、解秀英(铜川市人)、敢广英(音 安康市人)、徐桂芳(铜川市人)、徐△霞(名字不详 汉中市人)共九人。

六分监区:杨雪琴(宝鸡市区人)、马蕴华(西安市人)、潘芳丽(户县人)、翁坤霞(西安市人)、高健珍(延安市人)。共五人。

七分监区:王莉(户县人)、杨巧莉(铜川市人,杨巧莉当时在七队拿师父经文看,被恶警李××吊起来用电棍打她,被禁在楼上不准和任何人接触,两犯人包夹达一年多。)、徐明霞(宝鸡岐山县人)。共三人。

八分监区:苟钰芳(宝鸡市人)、张洁(西安市人)共二人。

九分监区:李艳芳(北京市人)、秦丽杰(宝鸡市人)、濮慧群(延安市人)、王玉芝(宝鸡市人)、宋献兰(宝鸡市人)、赵宝琴(宝鸡市人)、周风琴(铜川市人)、王桂芝(铜川市人)、△△莲(姓名不详,渭南人)、沙玉莲(宝鸡市人)、张风祝(城固县人)、肖春红(户县人)、还有新来女监在九分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有五、六人以上还不知其姓名。约十八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