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潘景贤老人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舒兰市法特镇老太太潘景贤因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劳教。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狱警毒打潘景贤,用本夹子打她的脸,抓住头发狠命地往墙上撞,用拳头往她的胸部打,用手掌往脖子上砍,边打边骂,打得潘景贤出不来气。潘景贤在劳教所被迫害致肌肉萎缩。至今三年了,两腿还是不好使,经常摔跟头。

零七年十一月潘景贤手腕摔折,零八年摔掉两颗门牙,心脏也没恢复好,一切活几乎都是她丈夫做。

潘景贤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随后多种疾病几个月的时间痊愈,身心均得到净化,从此按“真、善、忍”做人,看淡个人利益,处处为他人着想。

一、遭绑架、劳教

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晚九点,舒兰市法特镇派出所长张耀明和镇政府中共邪党人员曹玉石带领六、七名恶警非法闯入潘景贤家,当时她和两个孩子在家,两名警察挡住孩子,两个按住她,还有两个上炕非法搜查东西。

中共人员当晚把潘景贤绑架到当地派出所非法审讯,其中一名恶警刘雪峰要用塑料袋套她,逼她签字放弃修炼;非法关押一宿后,第二天把她关到舒兰南山看守所。在炕柜里的一万元钱(做买卖进货)被抢劫,后来家人到看守所看她,潘景贤让他们找一找钱是否还在,家人说不在了。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四十天期间,家人交了五百元现金的伙食费,其实就每天早上上午一碗米饭,一碗土豆块加几块儿鸡肉就收二十五元,五百元钱二十天就没了。

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潘景贤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一进去就被轮番式的洗脑,被逼写“五书”(转化书、悔过书、揭批书、决心书之类的东西)。当天,潘景贤就被犹大围住并被囚禁起来,不让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犹大诽谤师父和大法并强迫她看其它宗教的书,每天几人轮番上阵,逼她写五书放弃修炼。

二、在劳教所遭恶警毒打

由于潘景贤抵制迫害,多次遭毒打、谩骂。狱警就处处找碴,坐着时只要一盘腿就骂,说是炼功,一闭眼睛就说是发正念了,走路时往旁边看一下就说和别的同修联系了,一点自由没有。

有一次,女恶警王珠峰以潘景贤坐在床上盘腿、总好闭眼睛(劳教所的恶警们非常害怕法轮功学员盘腿、闭眼睛)、走路时向两边看为由打了潘景贤,恶警揪住潘景贤的衣领往墙上撞她、打她的脸,直到她打累了为止。潘景贤的胸部被打伤,一个多月才复原。


酷刑演示图:恶警狱警抡棒子打

第二次,又是恶警王珠峰逼潘景贤接受她们组织的所谓“文化学习”(实为洗脑),潘景贤说不去学,王珠峰就象疯了一样的打潘景贤,用本夹子打她的脸,抓住潘景贤的头发狠命的往墙上撞,用拳头往她的胸部打。因为她们都是武警出身,都找穴位打,用掌往脖子上砍,边打边骂,打得她出不来气。恶警王珠峰又拿电棍要电,旁边一名狱警给她使个眼色,王珠峰就用电棍抽潘景贤,边打边骂,并且威胁说:“你要敢说,我还打你。”

潘景贤的胸部曾受过伤,经这名恶警的两次毒打,再加上严重的心脏病(经炼功已好,现在又犯了),出现了喘气费劲、不能说话、睁不开眼睛只是昏睡的症状。劳教所怕出人命,把潘景贤送抢救室抢救,血压二百二,医生问是谁打的,潘景贤说是王珠峰打的,被人告诉了王珠峰,王珠峰威胁潘景贤,并说:“我什么时候打你了?你胳膊上、脖子上的包不是在墙上撞的吗?”又小声威胁说:“你再敢说,我还打你,打死你!”

两天后潘景贤开始腿疼、脚趾疼,疼得不能睡觉,渐渐的两腿变得麻木不听使唤,从小肚子往下没有了知觉,肌肉开始萎缩,走路摇摇晃晃、吃饭很少,体重从140斤降至100斤。

即使潘景贤的身体状况这样,劳教所恶警还强迫奴役她,逼迫她干活。此后潘景贤身体每况愈下,消瘦、从脚部开始血管疼,麻木至全身,全身皮肤发紧,呈肌肉萎缩症状,两腿不听使唤没知觉。

三、不间断的骚扰

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潘景贤才被释放,回家三个多月后,身体还没恢复,还有加剧的趋势,全身麻木,发展到舌头都麻,连叠被子的力气都没有。

从劳教所出来三年了,潘景贤身体得到一定的康复,但是还不行,两腿还是不好使,经常摔跟头,心脏也没恢复好,不能做家务。她与家人三次去政府、派出所要那一万元钱,政府人员都以没证据拒绝归还。

几年来,潘景贤与家人经常遭到骚扰,当地“610”李彪经常亲自或派他人到她家查一查、问一问,声称这叫“回访”,几次舒兰市不法人员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都去几辆车、十几个人来抓她一个老太太,气势之大令人费解。

法轮功学员以慈悲善待世人,在此正告那些还在无知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立刻停止迫害,别为中共陪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