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南充王道德夫妇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四川南充法轮功学员王道德和黄治萍夫妇多次遭中共各级部门的迫害。在火车机辆段工作的王道德因为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勒索,单位把他从火车司机降职为清洁工。黄治萍因坚持信仰,三次被非法劳教,还曾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王道德遭迫害经历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小龙派出所就受上级指示打电话到王道德的单位,告知其单位负责人说其家属黄治萍在炼法轮功,还是当地的站长,他们要来王道德家抄家收缴法轮功书籍等。七月底高坪区小龙镇小龙派出所的指导员杨维臣就到王道德的单位火车机辆段非法收缴了他家的法轮功书籍、炼功带、师父法像、弘法的横幅等,还让写了保证书。恶警说:这是中央让他们干的,要找就到北京找中央说理去。

九九年十月底,王道德请假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广场警察绑架,送去南充驻京办,被单位和小龙派出所的指导员杨维臣等几人接回后送进高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叫其姐以八千元取保候审一年,才把他释放。

回去后王道德所在单位就停发他的工资和奖金,叫其停职反省三个月。每月只给他发300元的生活费,供一家4口人生活还要给其父养老费,后来就不准他开火车了,只在段上打扫清洁,从此他就由一个火车司机变为清洁工,工资奖金就悬差很大。

王道德家中钱财和大法书等被小龙派出所的人员非法抢劫一空,小龙派出所的人员还去银行冻结了他们家所有的资金,小龙派出所的人员还在王道德回家后又去敲诈他,要他支付他们去北京接他回来的几千元的飞机票钱。王道德没有给他们钱,因全部人员的飞机票钱都是王道德所在单位给的。王道德回去家中没有钱,只好把停在车库里的一辆价值三千多元的新摩托车以三百元的低价卖出,用来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

一年后小龙派出所人员以王道德回老家广安看其父没有向他们请假汇报为由,被高坪公安局的警察把八千元钱没收了,王道德他们一家人后来多次去讨还,至今未归还搜去的任何东西。

黄治萍三次被非法劳教

当时王道德的妻子黄治萍也于十一月九日被小龙派出所的人员入室绑架,关押在高坪看守所,家中只有一个九岁的女儿和一个十个月大还在吃母乳的儿子在家无人照顾。小龙派出所的人员在他家又一次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和他们结婚时朋友送的金项链及金坠子,价值一千多元,还恐吓其小女要把她也抓去关押。几天后邻居带她女儿去看他们夫妇,她女儿还哭着对妈妈说:妈妈我好怕,你们快回家吧。其子在黄治萍哥嫂处时,又经历了一次其嫂子刘海英被广安广福派出所人员非法抄家绑架的恐怖场面,以致后来其子看见警察就对其母亲说:妈妈快跑,公鸡(他对公安人员的叫法)来抓好人了。

王道德又在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去高坪盐厂洗脑班遭受洗脑一个月的迫害。那时黄治萍还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迫害,两个小孩再一次被迫离开了父母的照顾,孤苦无依,只有好心的左邻右舍给他们饭吃,照顾一下。

王道德每月的工资收入从九九年的十二月开始就由其单位书记周志刚和小龙派出所指派当时的单位主任荣强管着,家中具体每项开支多少就给多少,直到二零零九年七月机务段撤了搬去成都,王道德留在南充东站车站,才把他的工资银行卡给他自己。因为他们的银行资金被冻结,他们多次找小龙派出所、高坪公安局和高坪国安大队等相关人员,有关当局才于二零零三年底层层批示,叫小龙派出所才能去解冻。

因小龙派出所的指导员杨维臣说:迫害行为是中央让他们干的,要找就到北京找中央说理去,黄治萍于十月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因各地来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的人太多,信访办不接待就直接非法抓人,她也没有反映到情况,只好去了天安门就回家了。

刚到家就被小龙派出所的人入室绑架去了高坪看守所,他们以黄治萍三次去北京,小龙派出所的罗建、杨艳、邱宏就根据两高非法的司法解释,而栽赃她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想加以判刑,结果被检察院的人多次以证据不足驳回。

半年后小龙派出所的人不甘心还是不放人,就非法劳教她一年,从九九年十一月九日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九日在高坪看守所执行。当时她的儿子才十个月还在吃母乳,按法律规定是不能关押哺乳期妇女的。孩子由于见不到父母,又吃不到母乳就哭了七天七夜,不吃不喝任何其它的东西和水。喉咙都哭嘶哑了,邻里看见两孩子的样子都哭了,说这夫妇俩那么好的人,却横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黄治萍带着小儿子回老家广安照顾公公。当晚就住在二姐家,深夜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十多人来敲门骚扰,见无人理他们,他们走了。过了十多分钟他们又把泰和居委会的陈昌兰叫来又来敲门骚扰,把小黄耳聋的父亲从睡梦中震醒,以为是外孙回来在敲门,就把门打开了,结果他们十多人一拥而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乱翻家中的东西,翻走了一本《转法轮》。由于其二姐黄治兰曾因在河边公共场地炼功,被他们弄去岳池精神病院迫害,已精神失常,其姐夫张明还在绵阳遭受劳教迫害,恶警就把当晚住在她姐家的黄治萍强行绑架到城南公安分局,再叫小龙派出所的接回当地,就这样黄治萍又一次被非法判二年劳教,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到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八日。结果她无法照顾公公和小孩了。

当晚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人还强行脱光黄治萍身上的衣服搜身,搜去的三千多元现金和几张存折,和一本《转法轮》,他们后来又转交给了小龙派出所的人。当黄治萍从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出来后,去找小龙派出所的杨维臣要回被强行搜去的钱和物等,当时升任派出所所长的杨维臣就只给了她一千元钱的现金,说其它的钱用于他们来接人时租车费和吃喝,其实车是小龙派出所里的公车。

二零零四年五月三日,黄治萍带着两小孩回广安老家去给王道德姐贺生日,在吃晚饭时给一名法轮功学员蒋和平打电话,当时蒋和平与另几人被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公安绑架,电话落入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公安手中,黄治萍也被他们定位绑架了。

当晚到第二天的凌晨三点多,恶警王洪威和蒋先锐还把黄治萍用手铐铐在长座椅上,拷打、辱骂、行刑逼问身上的真相图片和粘贴哪来的,后来就送去岳池看守所,黄治萍又被劳教二年,从二零零四年五月三日到二零零六年五月二日,又一次被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在那迫害成了严重的肺肿大,造成呼吸困难,生命出现危险,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里面检查的那位善良的医生都哭了。

黄治萍还曾三次被绑架到南充洗脑班洗脑迫害:

二零零七年中共开政协会期间,恶警利用小龙电信部的收款员以收电话费叫开门,小龙镇政府综治办(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610在乡镇的称呼)主任郑中恒、镇长(中年男子)等带着小龙派出所的共十多人涌入,几人强架着把黄治萍绑架到高坪盐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在二零零八年中共开奥运期间,小龙镇政府综治办主任郑中恒、镇长等带着小龙派出所的人员又要挟当时正在上班的王道德和其单位负责人回来家中开门,把黄治萍绑架去高坪盐厂洗脑班洗脑迫害一个月。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在黄治萍买菜回家时,在家属区的大门口,小龙镇政府的综治办主任郑中恒又再次打电话,叫来小龙派出所的人员,绑架她去西山风景区洗脑班迫害。

参与迫害的部门和人员分别是:

小龙派出所的:杨维臣(现调去高坪公安局了),杨艳,罗建(现调去其它地方了),邱宏(后因其是临时工,腿又断了被小龙派出所开出了),指导员袁正强
小龙镇政府的:综治办主任郑中恒及其他人员
小龙火车东站家属区的物管负责人胡朝全(音)
高坪看守所人员姚所长,女警李某等
广安城南公安分局(地址:广安城南劳动街3至5号,邮编:638000)的王洪威,蒋先锐(家址:广安城南清溪街168号二栋2-1号),白某(女)等
广安岳池看守所女警李某等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警察张小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七、八、九中队的所有警察及所长和教育科科长李志强和女李某,生产科科长,防护队的警察等
南充市洗脑班伏少林,彭东胜,王少玉(女,五十多岁,无业,伏少林家的清洁工保姆)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9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