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市法轮功学员史芝沛被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法轮功学员史芝沛,女,四十九周岁,原吉林省九台市植物油厂职工。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十一年中,史芝沛曾经遭到两次非法拘留,一次刑拘两天三宿,两次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史芝沛去北京上访去证实大法,在途中被河北省三河市火车站派出所拘扣一天一宿,派出所的乔立德,李永安,曹贵生几名警察询问去北京事由,并通知原当地把史芝沛劫回,阻止史芝沛去北京。次日,史芝沛被九台市团结派出所干警胡景明与史芝沛的单位保卫科长闫守坚去此处劫持回到原当地公安局,被当地团结派出所的干警付文和威胁恐吓之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放回。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四日,史芝沛与A同修发大法真相,被恶人诬告,两个地痞将史与A同修强行推上出租车拉到公安局,值班干警打电话把曲春森找来,曲开始诱供逼问大法真相资料哪里来的,史芝沛拒不配合,曲指使恶警王浩宏把史的手、脚脖都铐锁在一个十字型的大铁凳子上,让史芝沛骑在大铁凳子上坐了一宿,连史兜里的五十元钱现金也被王浩宏掏走,王至今没有还。

第二天早晨,九台市团结派出所的杨小辉和公安局政保科王浩宏以史芝沛兜里的一张传单真相为由将其戴上手铐推上警车带回史芝沛家,进行抄家,吓的十一岁的女儿哇哇大哭。史芝沛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也吓的惊呆了,家被翻的一片狼藉,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和几张大法真相被抄走。史芝沛又被非法劫持回到公安局,恶警非法罗列史的所谓证据上报,下午三点多钟,史芝沛遭到团结派出所恶警杨小辉扇耳光,谩骂。下午五点多,曲春森恐吓史芝沛,并说给史考虑二十分钟时间,再不说大法真相从哪拿来,就给史芝沛送东头死刑犯那里(指九台看守所)。结果五点半,就把史芝沛劫持到九台看守所,史芝沛在看守所被关押一天两宿(非法),到第三天又将史芝沛劫持回到公安局,到公安局政保科屋里,屋里坐着一个又粗又高黑脸色凶相的人,且目视一下史芝沛,手用力拽了一下史芝沛的胳膊,不由分说打了史芝沛几个大嘴巴子,史芝沛正气十足地说:“警察为什么还打人?”那个凶相的人叫嚣恐吓说:“不但打,到长春还要扒光衣服呢!到长春就知道了。”

过了一会,黑脸色凶相的人直接开车,车里还坐着一个属兔的细高个的人是配合黑脸色凶手的,看着不许史芝沛与B(另外一个人)对眼,不许史芝沛说话,这样就把史与B一同劫持到长春公安局一处三楼的一个屋里,把史芝沛与B各自放在不同屋里,史芝沛的手在那个屋里被铐在一个沙发扶手上,先诱供再逼问都未得逞,又换个屋叫史芝沛面壁罚站,之后又换屋,把她的一只手脖子用手铐铐在两寸粗的暖气管子上,就动手开打了,那个粗高凶相恶警手拿着双皮带,先是抽打史芝沛的脸部数十次,之后又抽打头顶数次,又拽着史芝沛的鸭绒大衣帽子往颈部轮番抽打,边打边骂骂咧咧,打了二十分钟,直到把史芝沛打的头低下来,舌头伸出来,黑脸色凶相那个恶警才罢手。由于史芝沛的胃部发出很大的打嗝声,她被凶手打的不象样子,凶手看史芝沛生命有危险了,吓的跑出此屋,随之两个配合的恶警也跑出此屋,凶手给法医打电话,告诉法医他就用二十分钟,且说:“她直打嗝,好象没吃东西,给她补点糖……。”之后凶手与两个配合他的人也回到此屋,凶手让细高个属兔的那人看着史芝沛,还有一个二十四岁的新参加工作的人看着,不许史闭眼睛,史闭眼睛细高个属兔那人就用皮鞋头子踢史芝沛的腿,把史芝沛的右腿部位踢的青一块紫一块直到天亮。下午一点多钟,凶相那人开着车,把史芝沛与B送到长春市铁北看守所关押,关押三十七天后九台公安局曲春森与王浩宏到长春铁北看守所取出后又把史芝沛与B劫持到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期间被强迫转化,让看污蔑大法录像,强行奴役,一年后放回。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四日夜晚,九台市团结派出所恶警郑某和杨小辉还有外号叫周扒皮的恶警共计六名恶警象抢劫一样,手拿着撬棒,突然撬开史芝沛家的门私闯民宅,强行绑架史,史芝沛不配合,就将史强行按倒,两个恶警将头部抬起,两个恶警拽腿从六楼强行往下拖,在拖的过程中史的腰部被层层楼梯卡破,上身衣服全部拽光,下身裤子被拽到脚脖子上,有一个恶警知道他们行为很无耻,说了一句:“先把她的裤子提上”,此时史芝沛赤着身,光着脚就被恶警塞进警车里,(建议删除此句)整个过程惊动了九台小商品的前后工商住宅楼,惊动了九台工商路做买卖的门市,街坊邻居看的一清二楚。恶警在往楼下拖史芝沛的过程中,惊动史芝沛四楼的邻居杨华,杨华郑重的告诉恶警:“把衣服给人家穿上”。恶警回到楼内把内衣捡回直到把史芝沛劫持到团结派出所才把史的衣服还给她。期间史芝沛的两百多元的羊毛衫已被恶警拽掉抛在楼道丢弃。史芝沛的十三岁女儿一个人在家,哇哇大哭(孩子的父亲已故),把史劫持到派出所之后,恶警把史的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史才发现腰部的肉流出血水沾在手上。劫持到九台拘留所已是次日早三点多钟了。

第二天八点多钟,九台团结派出所的杨小辉趴在拘留所的窗户上,摇头晃脑、嬉皮笑脸、得意洋洋,不知可耻还叫史的名字,流氓本性露出来了。

在拘留所的十天里,曲春森去提史谈话,说些欺诈无影的事,史不配合过几天又去一名恶警喝的醉醺醺来刑讯逼供,借酒劲并把史踢倒在地,史拒不配合,又把史塞到号里,十天后把史劫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期间,恶警指使犹大强行按住史芝沛的手,在转化书上按手印,找来多名所谓转化人员对史进行车轮战术轮番说教,十多个人轮流对史芝沛进行说教,进行精神迫害,史芝沛不配合,遭到犹大高山扇耳光,修玉香威逼、恐吓,郭亚菊邪悟迷惑,史芝沛还被强行奴役,每天长达十一个小时,两年后被放回。

在这十一年中,史芝沛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受到严重的摧残,幼小的女儿心灵上受到极大的创伤,年逾古稀的父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压力,这些伤害是用语言难以言表的,曝光此案例,真心希望那些仍在助共为虐的恶警们立即停止迫害,还给吉林省父老乡亲一片自由的蓝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