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佳木斯市恶警徐永利犯罪事实

更新: 2023年09月21日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恶警徐永利,男,现任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局长,曾任中山派出所所长、前进公安分局副局长、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利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徐永利无论在哪个职位上,都不遗余力地参与迫害,他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关押、经济勒索,并致使法轮功学员被判重刑,甚至被迫害致死。徐永利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徐永利更多个人信息:家住佳木斯市前进区云峰小区14 栋最西侧单元,单位电话8347666,住宅电话8762222,手机13903682098
徐永利妻李华,其单位是佳木斯市司法局工会。

一、徐永利任中山派出所所长期间的主要恶行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中旬,徐永利任中山派出所所长,他经常带领各片区警察,勾结所辖区域的街道办事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电话骚扰、经济勒索、入室抢劫、绑架等迫害。

1、迫害残疾人邹彩荣一家 七旬老人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邹彩荣,曾患有小儿麻痹症,腿留下残疾,二十多年拄着拐杖生活。邹彩荣在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神奇地扔掉了拐杖,其它疾病也都好了。一家三口都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原则和睦相处,虽然生活不富裕,但日子过得明白、幸福。可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后,腿有残疾的邹彩荣、其眼睛几近失明的丈夫及九岁的儿子,都成了徐永利等邪党走卒迫害的对像。

一九九九年腊月廿七,中国新年的前两天,几位法轮功学员到邹彩荣家做客,被一直非法监视邹彩荣的原先锋一小区社区主任韩某发现,当晚八点报告给中山派出所包片警察宋亚巍,随后派出所派了两辆警车,七、八个警察闯到邹彩荣家,将邹彩荣等七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中山派出所,其中包括邹彩荣九岁的儿子。次日,在邹彩荣丈夫单位的力保下,中山派出所才释放了邹彩荣的丈夫及其九岁的儿子。徐永利亲自上报到佳木斯前进公安分局政保大队,将其他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进看守所,邹彩荣被非法关押了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邹彩荣与几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中山派出所警察宋亚巍到邹彩荣家要钱,邹彩荣的丈夫不配合,恶警又把黑手伸向邹彩荣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老人经不住恶警恐吓欺骗,仅有的七百元养老钱被骗走。宋亚巍拿着老人的身份证提走了存折上仅有的七百元钱(老人的身份证五个多月后才被要回)。邹彩荣回到佳市被关进看守所,中山派出所还强令邹彩荣的丈夫单位非法停发他四个月的工资,给他们全家人带来巨大的伤害。邹彩荣一家住的是道边的简易房,冬天室内温度与外面几乎一样,只不过避了点风,正急须要买煤,无奈之下大人孩子都睡在冰冷的炕上,水缸和脸盆的水都结成了冰,家里来了人冻得在地上直转圈来取暖。

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邹彩荣正在家洗衣服,中山派出所的几名警察闯进来将她绑架到派出所问话,遭邹彩荣拒绝,警察要劫持她进看守所,邹彩荣不配合,当时所长徐永利亲自赤膊上阵,四、五个警察强行将身单体弱的邹彩荣硬塞进车里,劫持到看守所,因邹彩荣身上长满疥疮,看守所拒收。中山派出所警察宋亚巍与看守所警察吵了起来,不顾一切后果也要把邹彩荣关进去。当时邹彩荣的丈夫领着邹彩荣的老母及年幼的孩子正在派出所要人,徐永利叫嚣道:“为了五一节的安定才抓你媳妇的。”邹彩荣的丈夫反问:一个做好人的残疾人对你们的安定有什么威胁?这时徐永利接到宋亚巍的电话说看守所这边不收,徐永利急忙驱车到看守所,看到情况也无可奈何,只好派几个警察将邹彩荣送回家。

在这之前,中山派出所的教导员邵福祥经常带人到邹彩荣的家中企图“转化”她,几次失败后,看送看守所关不成,又生毒计预谋把邹彩荣劫持到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徐永利带领佳市前进区“六一零”(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的李巍等五、六个警察,驾三辆车来邹彩荣家要绑架她去劳教所。邹彩荣的家人正来看望母亲,阻止了他们的恶行,告诉他们邹彩荣修炼后的一切变化,质问他们如果抓走邹彩荣,谁来照看老人,邹彩荣的丈夫弱视,还有年幼的孩子。恶警们自知理亏,都溜走了。

然而到了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一日,邹彩荣的哥哥姐姐们到她家做客,被中山派出所指使的监视者告密,警察又开来两辆车,以邹彩荣有法轮功书籍等为由绑架了她。在看守所,邹彩荣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大字形钉在板铺上二十四小时,两天后,前进区“六一零”李巍、政保大队的宋显彬等恶警将她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劳教所。

此次恶行是前进区“六一零”与中山派出所早已订好的又一次迫害,由中山派出所出八百五十元钱送邹彩荣去劳教所“转化”。劳教所因邹彩荣腿有残疾不收,李巍跟劳教所讲价:就上一个月的洗脑班,“转化”了就放人。佳木斯劳教所看到八百五十元钱,就收下邹彩荣。一个月后,邹彩荣不放弃修炼,又被超期关押两个多月,派出所不再出钱,劳教所以“不养白吃饭”的为由,在九月十一日那天将她无条件释放。

二零零二年新年期间,徐永利为了给自己升官捞取政治资本,装腔作势到邹彩荣家送一百元钱说是解决新年购物的困难,转过身就到市里开会报告自己的“光荣事迹”,却不提自己是如何强制停发邹彩荣丈夫工资以及给邹彩荣一家带来巨大伤害的事。

几年来,为了节省支出,邹彩荣的丈夫和儿子曾在零下十几度的屋内洗澡;父子俩的衣服破了,只能用拆面袋子的粗线缝上;邹彩荣的丈夫因眼睛不好,做的饭中,经常是死虫子、蟑螂粪都有;邹彩荣的儿子从十岁就开始经常过着没娘的生活,小小年龄开始担起家庭的重任,买米买菜、洗衣,引火做饭,照顾视力不好的父亲,又挂念远在监狱的母亲的安危。逢年过节,小朋友都有母亲陪着上街买新衣服,他只有跑开,远远地看着。孩子十六岁那年,包片警察问邹彩荣的儿子多大了?被告知十六岁,警察不相信,应该是朝气蓬勃的孩子,从相片上看像二十多岁。邹彩荣告诉他,这就是经过六、七年的迫害,在孩子的脸上、心灵上留下的伤痕。

邹彩荣七十七岁的老母吕孝兰,一九九七年得法后,许多病都好了,扔掉了常年的药罐子。女儿一次次的被邪党绑架,老人身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逐渐变得目光呆滞。二零零二年九月,女儿被非法判刑两年,老人在无助中被送进养老院,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含冤离世。

2、法轮功学员周桂香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法轮功学员牛玉环、刘立影、康爱芬、齐淑清还有周桂香依法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徐永利亲自指挥将五人送进佳木斯看守所。她们在看守所遭受严重迫害,吃的是喂猪用的糠做的窝头,晚上没有地方睡觉,只能坐着。

周桂香被迫害得最严重。恶警连骗带吓,最后勒索家人六、七千元钱才放人,送周桂香回来的路上,警察还恐吓说要把她拉出去枪毙。回到家后,周桂香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尽管这样,中山派出所还是不断骚扰,致使周桂香不久离开人世。

牛玉环被无理关押七十多天,期间尝到了罚站、弯腰、皮鞭打的滋味,因不配合邪恶迫害,要求释放,绝食抗议18天。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恶警向家属勒索了5000元钱(恐吓家属说要劳教)才罢休,看守所还勒索1000 元。

康爱芬被看守所非法关押50多天,那里环境非常恶劣,天天能听到打骂法轮功学员的声音。恶警还威胁家属说要劳教,无奈家人请吃饭花1000元,又被勒索3000元放人。

齐淑清被中山派出所送看守所非法关押达三个月之久,因绝食抗议无理关押,被强行灌食两次,并罚站。邪恶之徒插入胃管时,还来回乱搅,造成她胃内损伤,吐血。被狱警罚站时,还不让穿棉鞋,被反绑,被狱警打骂是家常便饭,使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单位以进京为由,非法扣发她工资半年之久。

3、辖区内法轮功学员频繁被骚扰和绑架

徐永利任职中山派出所所长期间,不遗余力骚扰辖区内所有法轮功学员,下面仅举几例:

(1)二零零零年二月的一天晚上,法轮功学员邱玉霞到邹彩荣家做客被中山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里,邱玉霞告诉警察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同时把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他们根本听不进去,第二天邱玉霞等五人被中山派出所非法送到佳木斯看守所60多天,家人被勒索了几千元钱,邱玉霞才回来。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邱玉霞与女儿到北京证实大法,中山派出所去人把她们带回来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受到了非人的折磨,邱玉霞丈夫因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被迫与邱玉霞离婚,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因此就这样破散了。

(2)二零零零年二月的一天晚上,法轮功学员许祥华到邹彩荣家做客,被中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关了一宿,第二天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许祥华丈夫智力不是很健全,平时全靠许祥华来照顾他与不满九岁的女儿。此期间无人照料孩子,给孩子造成很大的伤害,她被非法关押七十多天回家后,家里一片狼藉。

二零零二年许祥华又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这次其丈夫受到的打击很大,从此下落不明,当时她女儿只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因此被迫辍学,去农村与年迈的姥姥相依为命。就这样一家人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直到现在八年过去了,她丈夫活不见踪影,死不见尸体。

这个人间悲剧,就是在恶党打手徐永利等流氓生生制造的。

(3)二零零零年春,中山派出所片警于志勇到法轮功学员翟桂余家骚扰,并以调查上网声明为由将翟桂余强行绑架到派出所。二零零零年秋天于志勇用到翟桂余家威胁如果进京就没完。二零零一年于志勇又到翟桂余家逼迫签保证、摁手印,还让家人写保证。

(4)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法轮功学员赵颖因进京证实大法被中山派出所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中山派出所周甫庆勒索所谓的遣送费2000余元,看守所勒索伙食费1000多元。

(5)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晚上(第二天是大年三十),一位结婚刚刚半年的年轻女法轮功学员走在中山街二二四医院附近,想要把写有“还大法清白”的条幅挂到路边的树上,被中山派出所的巡逻车看到了,把该学员绑架到派出所,半夜又非法抄家,拿走了一些条幅,把该学员送到看守所,后非法判刑三年送入哈尔滨女子监狱。

(6)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晚七点三十分作用,中山派出所五六个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樊桂珍家,不顾她当时正抱着外孙子,强行抄走大法书、李老师讲法碟,录音机等私人物品,并以核实情况为由将樊桂珍骗至派出所。最后,徐永利亲自下令把樊桂珍送到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7)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以徐永利为首的中山派出所全体出动。先是姓吴的片警给法轮功学员张国海打电话,说是有事。那天张国海单位休息正好在家,他没有想到恶人们会下此毒手,又觉得没有做违法的事,就轻易的给开了门,没想到开门之后竟然不是一人,随后上来十多人,进屋之后开始乱翻非法抄家拿走了一些大法书籍光盘和户口等物品,并将张国海绑架到中山派出所,晚上送到看守所,十多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徐永利任前进公安分局副局长期间的主要恶行

二零零二年中旬至二零零五年,徐永利任前进公安分局副局长。二零零二年,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更加疯狂的抓捕和迫害。不仅把抓捕法轮功学员当作首要的政治任务,而且对各地公安机关下达指标和任务。并与个人工资、奖金、提职、立功等切身利益挂钩。佳木斯公安局、铁路公安处还公开悬重赏抓捕马学俊,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个星期抓捕法轮功学员六十多人,达到了穷凶极恶的疯狂。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徐永利指使前进派出所三名警察(副所长李东和另两名警察),于晚上八点多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清荣家,欲实施绑架,王清荣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景象休克了,三名警察打电话请示徐永利,徐永利亲自到现场,看见人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实在不行了,他们才溜走了。第二天徐永利又指使永安派出所两名警察再次来王清荣家实施绑架,当时正赶上法轮功学员李恩菊来做客,王清荣和李恩菊正往外走,被警察堵在门口,这两名警察进屋就非法抄家,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李老师的法像被抄走,王清荣被迫害的再次休克,警察将李恩菊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前进分局徐永利、王化民等二十多个恶徒包围了法轮功学员高玉华的家,强行开门后不由分说把室内至少七人绑架。孙殿山抵制,恶徒们上去就是一顿毒打。这些法轮功学员被他们带到了前进分局,分室审讯,刑讯逼供,并继续毒打孙殿山,有一个恶徒打人累得满身是汗,还继续行恶。这几名法轮功学员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劳教,有的家属托关系,被勒索了很多钱才被释放,高玉华的家属被勒索了两万多元。

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三点左右,在前进公安分局副局长徐永利等人亲自指挥下,佳木斯公安局、前进公安分局、铁路公安处、顺和派出所共四个单位出动了十几辆警车,四五十名警察包围一法轮功学员居住的小区,对该小区四名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非法抄家(其中家里没人的用万能钥匙开门),并绑架九名法轮功学员。当时一名法轮功学员家客人走,她丈夫下楼送客人,连客人一起被拽上警车(客人不炼功),屋里只有该学员一人,警察问她还炼法轮功吗?该学员说警察年轻轻的不办点正事, 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炼功好病犯了哪条法呀。警察让该学员跟他们走,遭拒绝后又象土匪似的六、七个人又开始翻。把该学员家翻个底朝上,翻李老师的法像没翻着,把一套李老师的讲法带,还有多年生活的照片给拿走十七八张。又继续翻了两个多小时。该学员在极度压力迫害下心脏病复发,倒在地上。她姑娘、儿子来了问怎么了,恶人们也不说。就这样前进公安分局副局长徐永利还要把该学员抬走,当时该学员儿子叫来120急救车,大夫说情况危急应该送医院急救,该学员才幸免被带走。但他们也不肯罢休,事后徐永利威胁该学员的丈夫说:“你老伴这次没抓来,早晚我得把她抓来,进来就没她的活路,你跟她操心吧。”

几年来,前进公安分局指使所辖派出所不仅对法轮功学员公开绑架,还经常与社区以各种名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不断监控和骚扰。二零零五年七月份片警王连波敲该法轮功学员家门要进屋,学员丈夫没给开,后来警察跟邻居说:“你看他家要来人,你告诉我,事后给你奖金。”此后他和社区经常以核查户口为名,大喊大叫的砸门。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四日晚六点左右,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张国海被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邪恶之徒劫持,并非法抄家。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七日上午十一点左右,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牛玉环在家中被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中山派出所邪恶之徒劫持,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和真相资料,牛玉环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早八点三十分左右,法轮功学员王军被永安派出所绑架,后由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审理(据悉他们已对王军施行了刑讯逼供)。王军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两台、U盘两个、小灵通一部及身份证、驾驶证等已被警察非法扣留。王军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邪恶之徒互相推诿,不准家人去见王军,后又在看守内秘密对王军非法判刑四年送入佳木斯监狱,期间留下年幼的女儿、年轻的妻子和年迈的老人在家中艰难度日,王军的老父亲悲伤过度,直到去世时都没能见到王军一眼。

三、徐永利任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期间的主要恶行

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中旬,徐永利任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佳木斯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简称国保支队,主管迫害法轮功)几乎参与了对所有被绑架、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因为他们是在幕后指使,具有隐蔽性,因此很多详细情况难以核实,下面仅举几例: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左右,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伙同前进公安分局奋斗派出所恶警,强闯佳木斯郊区法轮功学员王淑芹家(在佳西汾酒厂附近),强行绑架并抢走大法书籍,后将王淑芹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二十六岁法轮功学员马多被从工作单位绑架至看守所,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被邪党人员套用刑法第三百条,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罪”的罪名非法判刑三年,六月六日通知家属。马多及其家人提出了上诉,并聘请北京律师做无罪辩护。当亲属去佳木斯市中级法院正常办理出庭辩护手续时,佳市国保支队十几个便衣当着律师的面,将其家人和亲朋四人(邱玉芬、王洪忠、赵文杰和田洪英)绑架,并在中心医院四楼的大厅内同时野蛮绑架四名马多的朋友(项晓波、屈玉杰、邱玉霞和蔡荣),他们都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后来,邱玉霞也被非法判刑,至今仍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迫害,邱玉芬、赵文杰、田洪英、项晓波、屈玉杰和蔡荣被非法劳教,送入佳木斯劳教所迫害,王洪忠被非法劳教,送入绥化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北京举办奥运和二零零九年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在哈尔滨召开的前夕,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积极参与在全市内大面积肆意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流离失所和勒索巨款。

四、徐永利任东风分局局长期间的主要恶行

二零零九年中旬至今,徐永利任东风分局局长。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上午十点,佳市东风公安分局佳东派出所包片警察孙雷等人肆无忌惮的窜至法轮功学员马春利家,抄走电脑、法轮功书籍、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并将马春利绑架至佳东派出所。次日上午,马春利的朋友佟雅琴和邻居等人去佳东派出所想问明原委,不想佟雅琴也被无理扣押在派出所。

三月二十三日,佟雅琴年近八旬的母亲去佳东派出所想打听一下女儿的下落,佳东派出所所长冯凯东对老人的到来表现的十分反感,不予答复。就在老人无奈的离开派出所后,他却与另一名警察尾随其后,跟至家中,进行抄家。两个小屋很快就被翻的一片狼藉,他们还拿着相机将翻出的几张真相护身符、一本《转法轮》和一些真相资料进行反复拍照,之后带着这些物品扬长而去。家中留下年事已高的两位老年,无人照料。马春利原本一条腿残疾并被家族性腰椎盘突出症折磨的痛不欲生,丧失自理能力、几近瘫痪,可是修炼法轮功后得以明显改善,可以自食其力,生活虽不富裕,但最起码可以挣钱供儿子上学了。可是,现在她已经再度被迫害致瘫痪,丧失行走能力,家中留下一个十八岁的儿子无人照管。在家人没有收到任何相关法律文书,也没有得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马春利和佟雅琴被非法劳教送入哈尔滨戒毒劳教所。

六月二十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赵桂英、孙丽彬、张淑英和卢志英陪同马春利的儿子赵鑫再次到佳东派出所,警察郑庆成在请示了东风分局后,一把抓孙丽彬,用力的往墙上撞,其他警察恶狠狠的将五人推到所长办公室中,蜂拥而上强迫他们坐下。警察陆景龙和刘德慧气急败坏的对赵鑫大打出手。不久东风分局的警察也来了,过了一会儿,孙雷把赵鑫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把门锁上,“教育”了一番,期间警察打骂的声音不断,有两位法轮功学员一边砸墙,一边大喊:救命啊,警察打人了!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打的呕吐了。后来,赵鑫在极度恐慌的状态下跑出了派出所。可赵桂英、孙丽彬、卢志英和张淑英都被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当天下午,身为佳东分局局长的徐永利亲自带人非法闯入孙丽彬家,强行抄家。

后卢志英被勒索巨款后,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到家中,赵桂英和张淑英在经历了近两个月的折磨后,于八月十一日被送入哈尔滨戒毒所继续迫害。而孙丽彬至今仍被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最近佳木斯东风区检察院又对她进行非法批捕,预谋再次对她非法判刑。徐永利在其中扮演了极为恶劣的角色。孙丽彬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于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和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近四个月。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中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孙丽彬,非法将她关入看守所,后又非法判刑四年送入黑龙江女子监狱,这期间徐永利任中山派出所所长,直接参与对孙丽彬的迫害。

徐永利一直追随中共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毫无悔改之意,早在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就已被国际“法网恢恢”网站收入“法网恢恢恶人榜”,恶人编号为53932。希望更多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揭露他的迫害恶行,制止他的恶行。

'徐永利'
徐永利

(c)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