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中共恶徒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统计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王荷丽及保定国保王洪恩等,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指使伙同涞水县各乡镇、派出所非法抓捕劳教法轮功学员后,二零一零年八月底再次在保定610及国保的指使下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涞水中共党校办洗脑班;涞水各乡镇中共不法官员,在保定610、保定国保操控下,不断骚扰法轮功学员,致使各乡镇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无法正常生活,而且越到秋收农忙之时他们越疯狂,利用各种手段妄图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自1999年7·20中共恶党及江泽民邪恶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至今,参与迫害的涞水中共不法官员在江氏“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密令下,残酷迫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干出了很多伤天害理之事,犯下了弥天大罪,人神共愤。

一、涞水县部份乡镇迫害法轮功学员统计

以下是涞水县部份乡镇迫害法轮功学员自1999年7-20至2007年7月的粗略统计:

石亭镇:46名法轮功学员被石亭镇恶党政府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勒索现金16070元,石亭镇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涞水县强制洗脑45人,勒索现金90135元,被涞水县拘留所非法拘留过的13人,被石亭镇非法拘留过的8人,被涞水县非法劳教的石亭镇法轮功学员5人,迫害致死7人,1人被迫流离失所,石亭镇抢劫法轮功学员电视机4台,录音机10台,电脑2台,复印机1台,刻录机1台,VCD1台,打印机1台,塑封机1台。

明义乡:77名法轮功学员被明义乡恶党政府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勒索现金59360元,明义乡法轮功学员被涞水县强制洗脑19人,被勒索现金37230元,3人被涞水县拘留所非法关押过,1人被涞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3人被非法劳教,7人被迫害致死,1人被迫流离失所,明义乡抢劫法轮功学员录音机3台,电脑1台,复印机1台,刻录机1台,VCD1台,打印机1台,切割机1台。

王村乡:121名法轮功学员被王村乡恶党政府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勒索现金38015元,王村乡法轮功学员被涞水县强制洗脑27人,勒索现金100851元,被涞水县拘留所非法拘留过的16人,被看守所非法关押过的4人,被非法劳教5人,被非法的判刑1人,被迫害致死4人,被迫流离失所4人,被迫害破家的11户,王村乡抢劫法轮功学员电视机2台,录音机3台,大法书籍106本。

永阳乡:188名法轮功学员被永阳乡恶党政府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勒索现金70160元,永阳乡法轮功学员被涞水县强制洗脑20人,勒索现金74300元,被非法拘留6人,被非法劳教1人,被迫害致残2人,5人被迫害致死,被永阳乡抢劫的有电视机3台,录音机5台,VCD2台,打印机1台,书籍、录音带64件,法像121张,收音机1台。

东文山乡:东文山乡恶党政府不法人员勒索法轮功学员现金11440元,1人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东文山乡恶党抢劫法轮功学员电视机1台,VCD 1台。

义安镇:89名法轮功学员被义安镇恶党政府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勒索法轮功学员现金22400元,义安镇法轮功学员被涞水县强制洗脑15人,勒索现金42300元,1人被拘留,2人被非法劳教,被迫害致死2人,被迫流离失所1人,被迫害的破家的1户。

涞水镇:148名法轮功学员被涞水镇恶党政府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强迫洗脑,勒索现金61970元,20人被涞水县强制洗脑,勒索现金67880元,12人被非法拘留过,看守所非法拘留过4人,被非法劳教3人,被非法判刑2人,迫害致死4人,被迫害的破家的2户,被涞水镇抢劫摩托车2辆,电视机1台,录音机5台,电脑2台,复印机3台,刻录机1台,VCD1台,打印机3台,扫描仪、录像机、保险箱各1台,大法书籍、录音带合计190件。

娄村乡:97名法轮功学员被娄村乡恶党政府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强制洗脑,非法罚款19400元,娄村乡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涞水县强制洗脑10人,非法罚款82330元,被涞水县拘留所非法拘留的7人,被涞水县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1人,被娄村乡恶党政府抢劫摩托车一辆、录音机4台、VCD3台。

宋各庄乡:31名法轮功学员被宋各庄乡恶党政府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勒索现金18410元,宋各庄乡法轮功学员被涞水县强制洗脑2人,勒索现金12455元,1人被非法劳教。

二、发生在涞水中共党校的恐怖摧残

所谓“学习班”、“法制教育中心“、“关爱学校”等,是中共实行精神控制和摧残的特别迫害手段,是强制洗脑基地,目的是利用各种手段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这就是所谓“关爱”的实质——“精神虐杀”。

“涞水党校”洗脑班位于涞水县城东关村,在东关村的东面村边沿上,从涞水文化广场直行向东,骑车约近十分钟就到了,邪党党校前后两排平房,中间是两层的小白楼,围墙外是东关村大片的庄稼地,背后是拒马河。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以原涞水县副县长孙贵杰、政法委张海利,原涞水公安局政法委刘耀华、政保股李增林、戴春杰等为首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在涞水邪党校大规模残酷迫害,警车疯狂的不断劫持个乡镇的法轮功学员来这里。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他们将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分成三组,分别由涞水县公检法三个执法机构的工作人员强制转化,此命令是孙贵杰劫持法轮功学员三天后下的,顿时间邪党党校变的阴森恐怖,仅一天中共就往党校买进一千条绳子,数捆铁锨柄。

孙贵杰亲自动手,他猛吸几口烟,用通红的烟头突然烫夏洪民的嘴,烫得满嘴都是大泡。然后扒光他的衣服,用皮带、木棍、板凳腿毒打。涞水山里板城村法轮功学员魏春兰被孙贵杰用鞋底抽嘴巴抽的右耳失聪,东关村赵连敏被孙贵杰抽嘴巴抽的鞋底花纹留在脸上好几天,瓦寨村张秀仙被抽的从里往外流血。毒打女法轮功学员时,孙贵杰命令恶警将其衣服撩起来打,数名警察一齐上阵,拳打脚踢,用皮带、绳子抽,刑具和招数更加凶残。有的被打得三个月后才能坐起来。有的七、八天吃不了饭。每个学员多次被捆绑,有的捆的时间很长,毛衣都被绳子勒坏了。孙桂杰下令各乡镇书记、镇长把学员打得死去活来。城关镇长刘振福和副书记李大伟把夏的上衣扒光,让他跪在地上,两手平伸在桌子上,用树枝抽,用竹棍打手。

法轮功学员张凤芝、隗凤兰、王金花、张国华、陈成兰,遭很粗的圆木和板凳腿毒打。恶人还强制让学员做俯卧撑150个,老学员学青蛙跳大圈,要求做几百个,坚持不住的马上毒打。其中一个女学员吴殿华,五个人围着她打。孙桂杰在前面打,觉得还不解气,他用两手插进吴的嘴里向两边扯,边扯边骂:我叫你炼。站在一旁的人都看不下去了,把她抱走了。他吼叫着:“把她拖下去!跪砖上,戴上手铐。”接着,吴殿华被迫跪在砖上,打手们轮流打脸,吴的手被打得不能动;打倒了又捆起来。六名警察一起轮流打,用鞋底抽脸,鞋上沾满了鲜血,整个脸都是血糊糊的。

涞水县公安局刘耀华,强迫法轮功学员骂大法,不骂就踹倒跪在石头渣上,一跪就是一个上午,政保股李增林命令恶警用铁锨柄打法轮功学员,用铁桶扣在夏洪民的头上使劲用木棍打,在水房用自来水灌夏洪民,使他不能呼吸,扒光衣服打。李增林对留着长头发、光着膀子、扛着镐柄毒打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很欣赏,看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捆成一团很高兴,不时的望着恶警笑,深夜命令警察将法轮功学员按跪在砖头上,双腿的小腿上横放一根铁锨柄,然后上去三、四个警察踩,剧烈的疼痛使得法轮功学员无法承受。

涞水县法院崔继坤命令手下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将山里法轮功学员金子打的浑身哆嗦,不能进食,不能行走,致生命危险时,立即通知其家人接走,逃脱罪责。眼镜片后的崔继坤,瞪着一双充满血的眼睛,叫嚣:转化没有?不转化,给我拉下去打。在小白楼的后面旧房里,一个镶着大金牙的人把夏洪蕊、陈进霞、刘玉敏、张娥用绳子捆上毒打,刘玉敏被七次上绳酷刑,绳子将双手从背后捆的都摸着后脑勺了,张娥被打昏,直到深夜,崔继坤等才将遍体鳞伤的法轮功学员抬上小白楼。

历经十多天的残酷迫害后,法轮功学员每人被勒索二千元现金,有的被勒索三千元现金,另加伙食费一百元,才得以回家。

八月党校再办洗脑班,约80人,义安镇和石亭镇都是雇的打手,工资每天30元,比以往更加邪恶,他们还叫学员互相打:父子、母子互相打,其邪恶行径无法叙述,这次办班长达30多天,每人罚款4000元,后来有的被关进拘留所,还有8人被劳教,其中刘金英、陈程兰被判刑。现在张东生、张长生、隗凤兰还在监狱中受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