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正信大法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修炼法轮功前,我有头昏、眼花等诸多疾病,后来修炼法轮功疾病都消失了。刚修炼时遇到很多干扰,凭着对法轮功的正信我最终闯了过来。

一次被一个坏人用砖头砸在头上,砖头碎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的头部只起了一个包,没有血,也不疼,几分钟就消了。还有几次,小偷来我家偷东西,师父让我从梦中惊醒,最后小偷没有得逞。刚得法后,每天凌晨三点多钟就起床学法,四点就上公园参加集体炼功了,不管刮风还是下雨;不管严寒还是酷暑,我们的晨炼都不间断。当旭日驱散浮云,冉冉升起时,我们已经炼好功了。炼功的场地被大法学员打扫的干干净净,来晨炼的人们,对我们的印象很好。

一天半夜,我醒来坐在床上,突然看见一个大法轮,在眼前不断的旋啊旋啊,光芒四射,整个房间比白天还亮。彩色的法轮缤纷绚丽,那样祥和,那样自在,把天国的美好带到了人间。我悟到了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呀!从那以后我更加精進,

不幸在九九年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看到“殃视”对大法的诽谤和谎言,大家在切磋都认为这是邪恶对大法的迫害,我们摆正认识法的基点,心不再象浮萍一样随风波动。同修们纷纷认为:大法弟子应该到北京为大法讨个公道。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和十多个本地同修乘一辆特快列车去北京上访护法,遗憾的是一个学员的家人出于怕心,向本地不法人员举报了大法弟子们上访的行踪,结果本列快车在中途被强行停下,不法人员上车挨个查身份证,结果我们被不法人员劫持回了本地非法关進了拘留所。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我和本地同修又踏上了去北京护法的路,到了北京去天安门的途中被恶人拦住,恶警要我们骂师父,我们抵制,恶警就把我们绑架上了车,非法关押在一处像拘留所的地方。我们共有三人被绑架,三个人被分开关押在不同的房间。有的犯罪的人被关着,有个女学员被邪恶扒光了衣服,手在背后被反铐着。我看到一个年轻女大法弟子不怕恶人的折磨坚持炼功,她被恶人抓住头发拖進了卫生间她仍然坚持盘腿,我既佩服这位同修的坚定又为她受到迫害感到难过。

我们被劫持回本地非法关押了半年之久。从拘留所出来后,我继续坚持去做助师正法之事,散发真相资料,挂真相条幅。邪恶也疯狂的打压,恶警借口查真相信是谁寄的,非法将我抓進公安局审问,我不配合邪恶,恶警就窜到我身边大声的要我跪下,我大声的回答:我没有做坏事,我是好人,你不配要我下跪…。恶警用手压我用脚踢我的腿,也动不了我,只好无可奈何的坐到一边,脸都气青了。另一个不法恶警抓住我的手臂拿着手铐想铐住我,当时我的心很平静,没有害怕,那个警察刚一接触我的衣服就被我的功能电击了一次,他叫道:“哎呦!她身上有电!”恶警一边说一边后退了七八步。我一下起了欢喜心,就笑了,功能便不好使了。那些不法警察说:“看,她得意了。”另一个不法警察又来铐我,把我铐住了。真是一念之差,神人之别。

恶警后来将我非法劫持到魔窟迫害,同时和我一起受迫害的共有十多个同修。我们一路发着正念,结果邪恶的车在路上坏了几次,我的手铐自动打开了。遗憾的是当时人心上来,没有悟到应该立即走脱。在劳教所体检前,同修把身上带的手抄经文都交给我保管,我把经文先藏到自来水管上,等检查过后,我又去取经文。在这过程中我感到害怕,但是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损失大法的经文,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顺利取回了经文。在被劫持到邪恶的大队之前,不法恶警搜查每一个大法弟子身上、包袱,他们搜我的包时,我将经文放在身上,他们搜我的身时,我将经文放到包里。这样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把经文带進了魔窟,让许多大法弟子看到了经文。

恶警在魔窟的走廊、墙上、电视房都挂着许多诽谤大法的挂框,狱中的同修经过切磋,认为应主动清除这些诽谤大法的东西。

大年三十的晚上,大家集体要求去看电视,趁着看电视的机会,大法弟子们一齐动手把这些邪恶的挂框都砸烂了。接着邪恶开始了疯狂的报复,恶警们拿着电棍一个一个监室的毒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们以慈悲坦荡面对险恶,解体了邪恶。从此后,邪恶再也不敢挂诽谤大法的东西了。

在劳教所,恶警经常毒打大法弟子,罚不肯妥协的大法弟子坐小板凳,不准睡觉,有一段时间恶警把许多大法弟子吊铐在烈日下暴晒,有的学员被折磨的昏死过去,我的脚被恶警用小板凳打肿了,手多次被铐在铁床上。有个同修被恶警用电棍打的血肉模糊,裤子和血肉粘在了一起,脱都脱不下来,负责夹控的吸毒的犯人看见同修这样子,都心痛的流下了眼泪。有的同修被邪恶灌食窒息和酷刑夺取了宝贵的生命……

芳芳邪悟了,还被逼着夹控我,但她并不过份迫害大法弟子。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芳芳穿着古代丫鬟的衣服,去给岳飞送茶,推开门却看见令人恐怖的一幕:岳飞身边的将领们将剑刺在岳飞的身上,岳飞身中了多把剑,忍受着巨大的痛,芳芳吓的把茶盘都泼翻到地上了。我悟到:岳飞是指师父,岳飞的将领们就是一些法轮功学员,一些学员背叛了师父,就象是用剑在刺师父一样令师尊痛心与痛苦。我把梦讲给了芳芳听,她也承认了自己的妥协是错的,后来离开了魔窟后又从新走入了修炼。

有的大法弟子用天目看,劳教所里警察的模样都是一个个魔鬼的形象。为了反迫害,早日离开魔窟,我和许多同修多次绝食抵制迫害,但是邪恶就给我们打针灌食,最初我们都消极承受,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后来我想起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在被灌食时,我动真念:我是大法弟子,它们灌不進去。结果他们真的灌不進去。最后他们给我打针我就拔针,用胃管灌食我就扯胃管,恶警最后无可奈何的放了我。消极承受的同修,有的在我出来时还在受迫害。

在狱中,有许多邪悟者,被逼着围攻大法学员,散布邪说,但我背熟了师父的许多经文,邪悟者的谬论一出口,我脑中马上就浮现出师父所说的对应的法,结果邪悟的谎言全部破产了。有的同修没有用师父的法来衡量就被欺骗了。感受很深的是《排除干扰》中:“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离开劳教所后,我继续坚持做好师父教诲的三件事,一直坚持讲真相,促三退,有时一次可退几十人,有时一天只能退几人。

有一次,一个读书时同在一所学校的混混,在我买东西的时候说要学大法,要去我家,我当时不注意安全就答应了他,带着其与女友一起到自己家,借了大法书给他们,他们还看了电脑里的大法电视,谁知第二天,他们就去了公安局举报,把我家的电脑抄走了后来被勒索近2000元钱。后来我多次去找这两个告密者,给他们讲真相,揭露他们的罪恶,最后他们给我归还了一本大法书。这次教训让我认识到了注意安全就是对大法负责。

有时和同修乘着月夜,翻山越岭走街串巷去散发真相资料,喷真相标语,张贴揭露邪恶的传单,虽然很累但是觉的很欣慰,一切都在大法的救度下归正,祥和带给人真正的宁静,得救的众生与新的希望一起走入光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