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怀安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张家口市怀安县公安局及属下派出所,十年来追随中共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持续迫害。以下是河北省怀安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一、李树芳遭迫害事实

李树芳,女,五十岁,河北省张家口市怀安县柴沟堡人。只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多年来不断受到中共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李树芳孤身一人去了北京。她高声地喊出了“维护法轮功,惩办江泽民”,这时突然从右边窜出两名警察一下把她连打带推,抬上了一辆警车,约两分钟后拉到一个大院。他们把她从车上推下来一直推到一间小屋,把她上身衣服扒下,想抢衣服里的东西。之后又猛踢她的腿,把她踢倒在地。一个恶警上来猛踢她的脸,使她眼冒金花,觉得脸上发凉,血从眼角冒出来了,墙上溅了很多血。恶警就用她的上衣擦墙上的血。后来又上来一个恶警在她身上踩,踩得尿都出来了。最后将她推到地下室。第四天当地用车把她接回去,过了几天大队干部尉彪来,大骂了一顿,家人告诉说姓尉的勒索了六百元钱。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中旬十点多,李树芳回到老家发真相资料,被怀安县国保大队队长司晓明、派出所董建刚等几个恶警绑架,勒索晚饭,一顿饭勒索了480元(包括拿了两条香烟)。往回返的途中停下车,这帮恶警又向她丈夫勒索500元钱。到了镇派出所司晓明还不知足,再一次勒索,要求给他们2500元。最后勒索了1900元,还不给开收据。在整个过程中,他们污言秽语,威胁不断。过了几天村干部李进军,硬是把房产证勒索走了(后来还了)。

被囚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份底一大早,怀安县国保大队队长司晓明、柴沟堡镇书记王宝山等五、六个恶徒闯进李树芳家,把李树芳推上车,拉到宣化样台村洗脑班,关入一间单间房子,然后把门锁上,那里戒备森严,围墙都设了电网,周围都是恶警,上厕所也有人看守,吃饭单独给拿,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恶警把她拳打脚踢推到一间会议室,那屋里满墙贴的都是歪曲法轮功师父的漫画,其中一个恶警上来打嘴巴,另一个恶警拿起手铐把她铐在铁管子上,双手反后成直大字型。第二天上午大约八点多才打开手铐,她才能上厕所。恶警们拿来法轮功师父的像,企图让李树芳用针扎,她不扎。恶警又拿来食管要灌食,他们把她一把推在床上,四个人各自按手按脚,拿着管子用劲往胃里捅,捅得她眼睛发酸,那种痛苦特别难受,恶心想吐。灌的东西又酸又咸,灌完他们走了。

第二天张家口司法局的于思祥、刘东升来对她进行“转化”,于思祥谩骂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的创始人,第二天遭恶报,手上贴了一块白药膏布,从此他再也不敢骂了。

由于放不下家里上学的三个孩子没人管,李树芳在恶警的威逼、诱骗和邪恶迫害的环境下,违心写了“转化书”,但恶警们还是没有让她回家,继续洗脑,每天逼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过了将近四个星期才让她回家,李树芳家地里种的粘玉米,全让人光天化日之下给掰光了。

贴真相贴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五年七月中旬,李树芳等因贴真相资料救人,被当地的巡警发现,四、五个恶警蜂拥而上,恶狠狠地口出狂言、拳打脚踢,将她们打倒在地,抬起来扔到车上拉到派出所。第二天她被当地的派出所构陷,非法拘留了半个月。

参与迫害人员的相关信息:

王宝山:柴沟堡镇党委副书记、610政法委书记,办 0313-7823394
宅 0313-7834132   手机13931316508
司晓明:怀安县国保大队队长。因非法伐木,被判十年,因此曾花了二三十万。在监狱中,因病瘫痪,现坐轮椅。

二、张锦春被迫害经历

张锦春,女,家庭妇女,家住河北省怀安县东洋河村。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晚,张锦春和其他两位法轮功学员为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在行人常走的道路上挂法轮功真相横幅,被过往的不明真相的司机诬告,当晚被怀安县公安局绑架。恶警陈善龙和另一名恶警对她刑讯逼供,期间用手铐抽打、踢下身,污言秽语,流氓至极。第二天恶警又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几份真相资料、录音机。恶警把她劫持到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家人两次去看望,还被他们敲诈了一百五十元。一个月后,当地公安局恶警将她绑架到河北保定劳教所(现改名为河北女子劳教所)妄图劳教她,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拒收。后当时的国保大队队长司晓明向她的家人勒索了两千元。

参与迫害张锦春的人员:

司晓明,原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因非法伐木,被判十年,狱中因病瘫痪,现坐轮椅。
陈善龙,现任公安局副局长。  办 0313-8685303 宅13803135159

三、阴爱兰被迫害经历

阴爱兰,女,河北省怀安县渡口堡乡渡口堡村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阴爱兰为了让世人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依法进京上访,回来后却被渡口堡乡的“人大主任”王玉启、吴秀明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五日左右,当时的渡口堡乡派出所所长张斌带三、四个人私闯民宅,以无理索要身份证为名,从家中抢走阴爱兰的个人手抄本,目的是所谓的对笔体。因为当地有散发的法轮功手写真相资料。张斌为首的这些恶警把阴爱兰绑架到当地派出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期间,还无耻的妄图让她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阴爱兰没有配合,最后她还是被勒索了一千元。这以后,每逢所谓的“敏感日”,这些恶警就非法上门骚扰、抄家。(有时半夜)

参与迫害的人员:
张斌,原渡口堡乡派出所长,现怀安县公安局副局长。办8685307、宅7815065、13831302108

四、梁利琴被迫害事实

梁利琴,女,河北省怀安县渡口堡乡渡口堡村人。二零零零年年底,梁利琴因依法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渡口堡乡的“人大主任”王玉启、吴秀明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二年二月底,当时的渡口堡乡派出所所长张斌和当时的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司晓明等恶警非法抄家,还逼迫她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并动手打了她。梁利琴后来被非法拘留了二十五天,同时又被勒索了三千元。梁利琴回家后,还不断的遭到这些人的非法骚扰、抄家。

参与迫害的人员:

张斌,原渡口堡乡派出所长,现怀安县公安副局长。办0313-8685307、13831302108
司晓明,原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因非法伐木,被判十年,在监狱中因病瘫痪,现坐轮椅。

五、李桂英被迫害事实

李桂英,女,河北省怀安县郭家房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李桂英因依法为法轮功上访,在途经张家口市火车站被张家口公安局的便衣非法劫持,后由当地怀安县公安局接回,非法关押在公安局内,晚上又非法审讯。在审讯的过程中,受到这些恶警的搜身、辱骂,和一位姓胡的恶警的拳打,第二天将李桂英送回家。

二零零二年七月,怀安县派出所所长伙同公安局恶警七、八个人非法闯入李桂英家中,将她绑架到怀安县柴沟堡镇第四屯村洗脑班迫害。当时参与迫害她的人有郭家房村的晓润花(此人现已遭报,死时很痛苦。)。在这个洗脑班里,这些恶警和参与迫害者们每天都给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播放诽谤法轮功的邪恶宣传录像,还逼迫他们踩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强迫他们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保证书”,最后还要无耻的向这些法轮功学员非法索要“伙食费”。

二零零八年八月,在中共开奥运期间,李桂英从宣化回到老家郭家房村,突然宣化派出所的两名恶警协同当地怀安县派出所恶警及本村大队干部非法闯入她家,无理干涉她的人身自由,不让李桂英返回住在宣化的家。直到当地派出所的恶警非法监视了她半个月之久才罢休。

六、张芙萍被迫害事实

张芙萍,女,怀安县怀安城镇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张芙萍才刚刚接触法轮功一个月。可是当地怀安城镇派出所及大队干部却给他们灌输污蔑法轮功的谎言,并逼迫她和老伴放弃信仰,写了“保证书”。二零零零年冬天,这些人又一次闯入张芙萍家,不仅逼他们写了所谓的“保证书”,还按了手印,甚至逼迫他们骂法轮功的创始人。

当时参与迫害人员是:

怀安城镇大队干部:李登全(五大队书记) 电话:0313-7889243,楚得荣。

七、刘翠芳遭迫害经历

刘翠芳,女,五十岁左右,河北省怀安县沙家屯村人。在未炼法轮功前,满身是病:高血压、胆囊炎、胃炎、气管炎、肝萎缩,平时的头疼、感冒更是时有发作;再加上家庭不和,使她在生活中过得很累、很苦。

刘翠芳自从修炼了《转法轮》后,按照法轮功所要求的“真、善、忍”去做,整个人都变得快乐、轻松、健康,活的有滋味了!

1、和平上访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利用各种媒体污蔑法轮功。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刘翠芳决定依法和平上访。她晚上徒步走了六十多里,天亮时才找到向北京方向的汽车。结果,到达那儿时,等待她的却是驻京办、当地公安局、“六一零”的人。她被这些恶警非法劫持回当地的拘留所关押了九天,勒索了五百元。当时直接参与迫害她的是政保科科长曲荣。

2、被囚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七月,当地“六一零”、公安局,以及本村的几个村委委员共有十几人非法闯入刘翠芳家,将她绑架到当地第四屯洗脑班迫害。

在那个洗脑班里,每个学员都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由各单位派来参与迫害的人非法监控,更多的是恶警。据说为了给这个洗脑班的人员开销,每个单位还都被逼出一部份钱,再由被迫害的学员的所在单位(或当地村委)出一部份钱,最后还由被迫害学员本人出每天二十元的“伙食费”。其实,从这个荒唐的洗脑班的建立以及运作来看,赤裸裸的暴露出中共利用群众斗群众的流氓本性。

在洗脑班里迫害学员的方式有:播放对法轮功以及法轮功创始人的栽赃录像,灌输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强迫学员写放弃对法轮功信仰的所谓“三书”,限制学员的人身自由,不让学员间互相说话,上厕所都有人陪着。刘翠芳就是在这样一个完全没有自由的环境下,被逼违心的写下了“三书”,在那里被迫害了九天后回家。回家后,仍然骚扰不断,当地村委员每天在大门口非法监视。

这次直接参与迫害的当地村委委员是:村委委员郝林华7828180、村妇联主任靳玉莲。

3、刘翠芳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一年夏日的一天,刘翠芳去娘家走亲戚。她的妈妈告诉她,她妈妈和她弟弟家的电视和法轮功书、录音机被当地渡口堡乡的书记、乡长和怀安县“六一零”的人抢走了。她和她弟弟就去渡口堡乡找他们要东西。渡口堡乡的人不但没有还被他们抢走的东西,又用暴力手段将她弟弟强行带回原村,而她本人也由她所在地沙家屯村的干部强制回家。

二零零二年七月,刘翠芳因长期不断的被非法骚扰、监控,不得不离开家,流离失所。在她流离失所期间,县“六一零”人员和政府人员分别去她家找过她。家人后来说,这些恶警像土匪一样,进到院子里,看到菜园子子里有西红柿,摘了就吃。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晚八点多,当地“六一零”人员和派出所的人找到了她,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同时又抢走了很多法轮功书籍和一些条幅。当时的政保科科长司晓明和另一个恶警动手打她的脸,把她的手用条幅捆住往后背扳,疼的她撕心裂肺。恶警纪文慧伪善的问她资料的来源,另一个恶警一手拿着打火机,一手拿着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恐吓她,如果不说出资料的来源就烧照片。刘翠芳为了维护法轮功创始人的尊严,就和他们去抢,恶警就狠狠地朝她胸部打了一拳,这一拳,差点使刘翠芳昏了过去。最后,恶警们把她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

刘翠芳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九天,当地政保科把她劫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由于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刘翠芳又被送回家,司晓明向她的家人勒索了三千五百元。

二零零八年三月份一天,当地恶警上刘翠芳家骚扰,她又被迫流离失所了十几天。

奥运会期间,当地村委更是非法监视她,没有一点自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