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伴莲开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记的那年妈妈刚刚开始炼法轮功,还是小孩的我见她每次回来都是容光焕发的,炼功前的苍白憔悴不翼而飞,整个人就象脱胎换骨似的。妈妈告诉我她的病神奇的消失了,走起路来毫不费力,整个人年轻了许多。妈妈修炼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使我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前,我和妈妈去公园里集体炼功,闭上眼睛,心里一片纯净,仿佛進入了一个十分宁静的世界,听着那神圣的大法炼功音乐,感到无比的祥和,美妙。

记的刚打双盘时,怕疼,盘上去又拿下来,坚持不了。后来看到《转法轮》中说:“有些人盘腿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来,白炼。一盘腿疼了,赶快活动活动完了再盘,我们看这就不起作用。”刚开始痛的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咬紧牙关,心里默念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过了一会就真的不那么痛了,我看见我的脚黑一块、白一块的,我知道黑色就是师父说过的业力。记的师父曾经讲过:“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 (《转法轮》)从那时开始,我就决心一定要跟师父回家。

读小学时,在妈妈的引导下,一有空闲时间我就炼功、看大法书学法,做事努力争取按照大法标准去做。那时我读书毫不费力,接受能力很强,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妈妈说这是大法给我的智慧。到了初中,我渐渐放松了学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以学习紧张为借口,大大减少了炼功、看书学法的时间,有时妈妈叫我学法,我甚至在敷衍。那时我虽然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学习上,可无论我多么努力,成绩却总不见有明显起色,有时老师的一道题讲了几遍,我都还不明白。后来在妈妈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又走正了修炼大法的路,我的成绩也慢慢开始好转。经过这件事,我深深的领悟到了:学好法、心性的提高与学习也是息息相关的,无论在多么忙碌的环境中也要抓紧时间学法,大法能给我们智慧,大法能归正一切,法学好了,成绩自然会好,我也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有段时间,由于法学的少,遇到很大干扰。只要妈妈说一点不顺心的事,我就顶嘴反驳。听信同学所说的:“孩子嘛,就是该有点叛逆精神”。完全不在法上认识问题。记的有一次,我又和妈妈大声吵起来,正好楼上的人经过,看到了说:“你看炼法轮功的人就是这样的。”我一下惊醒了,这给大法带来多大的损失啊,我俨然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凡事要向内找。我是个炼功人,要得的是层次的提高,失去的就是业力与执著。

迫害发生后,妈妈积极的讲真相救世人,我也经常帮妈妈做证实大法的事,我也经常和亲朋好友讲大法好的真相。妈妈后来被中共非法判刑,爸爸带着我和哥哥跟外婆艰难度日,等到妈妈快回来时,爸爸又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非法抓捕了,叔叔阿姨同修们都伸出援助我们家的手,一位同修经常来看望我和哥哥,我把我家被迫害情况写出交给同修发到明慧网,同修还带着我外婆找律师,找到政法委、公安局、看守所、“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要求释放父亲和被非法抓捕的叔叔姐姐……后来父亲被非法判刑,来了许多大法弟子到法庭发正念讲真相,我当众要求释放无辜的亲人,并痛斥恶人……

十年的风吹雨打,我从昔日的小大法弟子已经成长为婷婷玉立的少女,莲花花蕾已经变成为盛开的莲花。经过锤炼,我成熟了许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