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树平被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劫持六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武清县法轮功学员刘树平女士因修炼法轮功,得以祛除多年的顽疾。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之后,她多次遭中共迫害。二零零零年底刘树平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的她,由于拒绝放弃信仰,拒绝写所谓的“三书”(转化书、决裂书、揭批书之类的东西),整整的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了六年,受尽折磨。

修炼法轮功,多年顽疾一扫而光

天津武清县杨村的法轮功学员刘树平,现年五十四岁,娘家是武清区黄花店镇崔胡营村。刘树平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多种顽疾: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腰椎间盘突出、严重的肾病及类风湿等。走路膝不能弯曲,疼得厉害,行动困难。由于疾病缠身,情绪低落、脾气暴躁、整日在痛苦中挣扎,曾一度失去活下去的勇气。直至一九九八年底有缘修炼了法轮功,分文没花,粒药未进,多年的顽疾一扫而光。丈夫张广富及亲友们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都走入了修炼中。张广富患的多种疾病也皆得根除,全家及所有修炼的人都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做好人。

进京上访遭绑架毒打

一九九九年中共在江泽民的直接操纵下,开始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刘树平一家也同样遭受了种种迫害。刘树平夫妻在“4.25”以后,为了给师父和法轮大法讨回公道,三次去北京信访办,用自己一家修炼后的神奇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由于江的妒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逐步升级,警察对进京的道路、车辆、人员盘查非常严格。刘树平夫妻为了维护大法,花钱购买了三辆自行车,带了足够的路费(人民币一万)再次进京上访,共在京呆了八天。每天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晚上露宿在车站、山坡、旅店等处。后被北京西单恶警绑架,三辆新自行车、身上剩的六千元钱被抢劫一空。

在北京西单派出所,恶警用皮带狠劲抽打张广富,前胸后背均有青紫伤痕。后刘树平和张广富被武清区黄花店镇派出所劫持回黄花店派出所。所长张鹏用高压电棍电击刘树平的手、腰、背;恶警石海滨用电棍打,协勤杨士华(黄花店甄营村,后遭恶报患癌症死亡)跳起来抽刘淑平嘴巴子无数,脸被打肿,嘴角流血。

转天恶警又把刘树平夫妻送武清区看守所迫害。刘树平不畏强暴,坚定修炼,在看守所背诵大法经文。恶警张管教用警棍狠命抽打,并给刘树平戴上手铐脚镣,逼迫在大院跑步,脚踝都磨破了,鲜血直流,仍不叫停下来,就这样持续迫害一个月才让回家。

黄花店和武清区泉州路(先为泉兴路)派出所仍不放过刘树平一家,连续四次把刘树平夫妻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丈夫张广富非法关押在黄花店派出所。张鹏、石海滨、杨士华逼张广富撕大法书,张坚决不撕,恶警们用带刺的警棍抽打,还用电棍电击,几个恶警轮番抽打三四个小时。直到打累了为止。张广富被打得浑身青紫,没一点好地方。

在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泉州路派出所恶警刘树祥带三个恶警再次闯进刘树平家,妄图强行绑架刘树平,刘树平告诉恶警:“我没犯法,就不跟你们去!”恶警就象土匪似的把刘家的门给卸掉了。

十一岁女儿遭株连迫害

刘树平十一岁的女儿也饱受摧残,恶警们三番五次深更半夜破门而入搜查抢掠,父母不在,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昼夜啼哭。更可恶的是恶警通知学校,校领导唆使学生不理孩子,孤立她。致使刘树平的女儿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在家。泉州路派出所经常叫恶警骚扰刘树平的家,无奈刘树平只能离家出走在外漂泊四十多天。

遭殴打逼供后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刘树平回到家中,二十七号准备上街,骑自行车出家门刚骑到马路上就被埋伏在附近的四个便衣截住,他们粗暴地驳倒自行车,刘树平被重重摔到了马路上,腿被摔伤,脚也扭了,四个便衣全都不管,把自行车往旁边一扔,连推带捺把刘树平抓住,不由分说就塞到他们预先准备的汽车里面,而且还抢走家门钥匙,然后直接押到泉州路派出所,简直就是土匪强盗。后来知道这几个人就是泉州路派出所的警察。

武清区公安分局的两个人早在泉州路派出所等候,四个恶警把刘树平拉扯进屋就开始非法庭审,逼问:“你有多少同修?在哪儿?你的资料哪来的?”刘树平绝不出卖同修。恶警狗急跳墙,抽刘树平的嘴巴子,脸被打肿,顺嘴角淌血。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就告诉“劳教一年”。叫刘树平在劳教书上签字。刘树平断然拒绝。第二天早上就强行把刘树平扭送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

丈夫也惨遭迫害

二十七号当天刘树平被非法抓走后,泉州路派出所长恶警耿××,刘树祥等又非法闯入刘树平家中,翻箱倒柜,搜走大法书籍。十一岁的女儿被吓得抖个不停,哭泣不止。丈夫张广富被迫离家出走。耿××伙同黄花店派出所到处抓捕张广富,后被黄花店派出所所长张鹏、恶警石海滨绑架迫害。

他们把张广富铐起来不让动。张广富抵制迫害,趁张鹏等不在,挣脱后从二楼后窗跳下试图走脱。经医院检查,大腿骨折,骨盆粉碎性骨折。医生断定张广富后半辈子不能起床走路了。协勤杨士华幸灾乐祸地说:“这回行了,你下半辈子就在床上躺着吧,再也甭想下地啦。”回家以后,张广富坚持每天学法炼功,暂时不能站就坐在床上炼,盘腿时骨头咯吱咯吱的响,断骨头扎的肉生疼,豆大的汗珠滚个不停仍不放弃,二十几天就能下地走路。一个月后恢复正常,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而泉州路派出所恶警三番五次到刘树平家搜查,不管白天黑夜,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11岁的女儿整天提心吊胆,不知如何是好,从此落下毛病,就是现在大白天家里有人也得进屋插门。

坚持信仰,被劳教所关押折磨六年

刘树平被扭送板桥女子劳教所后,恶警李晓玲就强迫刘树平悔过写“三书”。刘树平坚决不干并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正法正道,就是失去生命也绝不答应。”李晓玲唆使吸毒犯人毒打刘树平,而后叫刘树平做“燕飞”。恶警李晓玲又指使吸毒犯人把刘树平拖进一间黑屋子,用穿皮鞋的臭脚狠踹,又揪住头发狠命往墙上撞头,造成刘树平头晕目眩,神志不清,站立不稳仍不停手。接下来又恶毒的体罚,让刘树平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许睡觉。

为了抵制非人的酷刑,刘树平开始绝食抗议。从2000年底至2001年的5月初,板桥女子劳教所仍不停止非法迫害。给刘树平多次野蛮灌食。反复重复多次灌,使气管严重受损,肿胀,根本不能再插管。恶警李晓玲和其他犯人死命抓住头发硬从鼻孔往胃里插管。而且每灌食一次就要从刘树平的存钱扣除30元,刘树平坚决抵制野蛮灌食,李晓玲就命令其他犯人把刘树平铐在床上输液,注射不明药物加重迫害,造成刘树平身体严重不适,记忆力减退(这是恶警创收的手段)。

因刘树平坚定修炼绝不妥协,就非法无端加长刑期,每月加期7天,累计加期一年之久,凡不配合不写三书的不但加期迫害,而且不准会见亲人。

加期至二年,武清区公安分局,泉州路派出所去人把刘树平秘密押回武清区,但他们却没有放人,而是把刘树平劫持到武清区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不分白昼播放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一个月后刘树平坚修大法绝不妥协,武清公安分局告之:你不写三书不悔过判你三年。并逼着刘树平在劳教书上签字,刘树平又一次断然拒绝。与此同时武清公安分局派人去刘树平的娘家(黄花店镇冀营村)告诉刘树平父母,刘树平放回来啦,欺骗两位老人及乡亲们。可没隔几天又告诉:刘树平不悔过,又判三年。致使刘树平的老父亲突发心脏病过世,在家人与亲友的一再要求下,板桥女子劳教所才派恶警李晓玲“押解”刘树平回家奔丧。途中李晓玲威胁刘树平,你要答应不炼法轮功,我让你在家为你父亲守孝三天。不然当天就返回!刘树平再次毅然回绝!“绝不背弃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板桥女子劳教所的暴力和苦役

二零零三年正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猖獗的时候。特别是臭名昭著的板桥女子劳教所,大队长夏春丽、恶警李晓红、马××等经常教唆吸毒犯对刘树平毒打、体罚、燕飞、整宿不让睡觉、坐板凳,甚至曾把刘树平的眼皮用小棍子支起来,不写三书就把她往死里整。对积极配合迫害、毒打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奖励、减刑。更不能容忍的是:胁迫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用头撞墙、自杀、自残、断绝亲属关系等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放弃信仰。

板桥女子劳教所还强迫法轮功学员无代价劳动:捡豆子、扛大包、豆子每袋120斤,装卸车,每天干14-15个小时。刘树平1.50米的身高,每天要扛大包的豆子。超负荷的奴役劳动造成她身心疲惫,四肢无力,每天在痛苦中煎熬,过着生不如死的地狱生活。直到2005年悟到不能配合邪恶,也开始拒绝干活,恶警大队长夏春丽,刘小红,郭玲等就不让刘树平睡觉,长时间坐小板凳,由吸毒人看着。

二零零五年八月,夏春丽,刘小红等唆使犯人把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祝力敏绑在死人床上,拉屎尿尿都不放。刘树平和其他学员就绝食抗议对学员的迫害,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力敏。恶警迫于压力,在绝食的第五天将朱力敏放了下来。而劳教所把绝食的责任全扣在刘树平的头上,无端给刘树平加期四个月。板桥对法轮功学员的加期太多太多,没有法律依据,没有丝毫的公正,更不讲人权。

原本被非法劳教一年的法轮功学员刘树平,由于坚定不放弃信仰,拒绝写“三书”,整整在板桥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六年,她受尽了残酷的折磨,才得以释放回家。

就在刘树平被非法劳教,遭受非人折磨的同时,武清区公安分局行文派人四处抓捕刘树平的丈夫张广富,泉州路派出所,黄花店派出所不分昼夜到处抓捕。刘树平夫妻的所有亲属无一例外都遭到了多次搜查,就连山西省太原市的四妹家都未能幸免。法轮功学员家更不必说了。法轮功学员张广富为抵制迫害,不连累亲人同修,竟然在初冬的寒夜里睡在农家的柴草堆里,而且一住就一个月。年幼的女儿在家无人照顾,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原本聪明活泼的小姑娘,性格变的孤僻,冷漠,学会吸烟,这些就是中共鼓吹的和谐社会。

二零零七年刘树平在泉州路讲真相被人举报,泉州路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把刘树平绑架到派出所。刘树平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对刘树平拳打脚踢,持续了四个小时。刘树平不恼不恨,态度平和善良给干警们讲法轮功真相,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们才放了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