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玉琴老人遭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法轮功学员商玉琴,今年六十六岁,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三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备受折磨。以下是商玉琴老人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商玉琴,一九九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患风湿症很严重,浑身各个关节都痛,不能行走,得女儿用车推着去看病。修炼后,我的病都好了,身体得到了健康,心灵得到了净化,是周围公认的好人。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发放真相资料,被警察发现带到了派出所。后来把我非法关押进了铁北看守所。到那后,白天整天坐板,晚上睡觉时侧身,一颠一倒,一个个是头挨着脚,脚挨着头睡,这叫做立刀鱼。明明只能睡十人,却让非让你睡二十人或二十五人。另外有地方也不让你睡,就这么邪恶。二十四天后又被二道“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二道分局非法关押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原本因身体修炼病都好了,又被迫害成了高血压180,而后保外就医。

二零零二年一天,我出去发放真相资料,走到一个胡同口后,看见墙上写有诬陷法轮大法的标语,我想不能让它在这里毒害世人,我就过去擦,刚抬手还没等擦呢,就被恶警抓住,带到八道街荣光派出所,后二道分局与二道“六一零”把我非法关押到第三看守所,一个月后将我非法关押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二年。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四日,我到同修家去,看到门前有警车,当时也没在意,刚进屋没几分钟,好几个警察就进来了,我被非法关押到第三看守所,而后又被非法关押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二年。

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那真是人间地狱,邪恶至极,当时每天好几个包夹围着我,不让我睡觉,当时我脑袋一片空白,写了不该写的“五书”。我三次被抓,三次都在压力下写了,事后很后悔,第三次写“五书”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写了严正声明,为这给我加期一个月。

在劳教所,我们每天从早六点到晚上八九点钟干活,糊航空盒五百个,干不完不许收工。经常不许上厕所,把厕所门锁起来,有的人实在憋不住,就得便在裤子里。三天两头的翻号,让每个人脸都朝墙站,不许往两边看,发现就打,在干活的地方也经常翻个底朝上。搜身,连内衣内裤都得搜到。根本就没有人身权利。

一天我干完活回牢房,卖淫女站在门口搜身,把我兜里的经文翻去了,第二天早上上班,管教把我叫到办公室,二话没说就用电棍电我,电前胸后背左右乱电,只见弧光啪啪响,电我两个多小时,问我经文是哪来的,我说是我默写的,恶警左右开弓打了我好几个嘴巴子,张嘴就骂,后来把我两只手一手扣一个手铐,扣在床立柱上,两个多小时,管教吃午饭休息时才把我放下来,回到车间,已是下午一点多钟了,还得完成五百个航空盒,完不成不让睡觉,什么时候完成什么时候收工。

我三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给我的家人精神上和心理上造成了极大的痛苦,特别是第三次被非法劳教,我的丈夫为我操劳担惊受怕得了心脏病。两个女儿早已成家不在身边,他一人在家,犯病都没人知道。我的弟媳很担心,到劳教所找所长往外要我。门卫坚决不让进门,说别说我丈夫是心脏病啊,就是人死了也没用啊,进来了不到期就别想出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