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监狱五监区零九年恶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盘锦监狱五监区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左右把年仅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黄立忠迫害致死,在此之前,长期不许家属探视。下面是盘锦监狱五监区零九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忍迫害的部份事实。

二零零九年二月八日朝阳籍法轮功学员龚万友看书被盘锦籍犯人董万海(大队长宋波的关系,其家属花钱买了“看法轮功劳役”这份恶差)将法轮功经文抢走并向警察报告,管教中队长吴冬立即将龚加戴戒具铐在床架上,后又觉不解气抬来一张床将龚万友成大字型铐在床上。后来,又改为把龚万友吊在院子里的凉衣架上。就这样折磨了20多天。

四月八日,罪犯董万海、张磊向管教刘文振报告说龚万友借晚上上厕所时炼功,刘文振把龚万友铐在床铁管上。刘还授意看管的几个犯人不让龚上厕所,龚憋不住,拉的衣服、床上多处是大便。

看到这样的迫害情况,被关押在五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黄立忠(现已经被迫害致死)等多人绝食反对迫害。五监区恶警开始了又一次残酷迫害。五监区大队长宋波声称“坚决打击,死几个也没事”。

四月二十一日管教大队长王建军、管教干事刘兴源、管教刘文振等人把法轮功学员龚万友、杨将威带到严管队刑讯室,用多根高压电棍施电刑多时,王建军还用镐把轮起来打了龚万友二十多镐把。

四月二十二日王建军、刘文振、刘兴源等狱警把法轮功学员黄立忠、吕秉贵、龚万友拉到刑讯室实施电刑;二十三日,王建军、刘兴源、刘文振等又把龚万友、黄立忠拉到刑讯室施电刑。这些恶警凶狠残暴,每天充电的电棍有十几根。每次行刑门外都能听到震耳的电击声响,闻到呛人的人肉焦糊味,吓得给警察搬刑具的管事犯人都不敢听,远远躲开。被电刑的几个人身上多处留下疤痕,最严重的龚万友肋部被电了一个深洞,数月没能愈合。

在盘锦监狱五大队,管教大队长王建军,在犯人中是出了名的打人凶手,人送外号“老虎”、“王大镐把”。他一进院,犯人都远远躲开,遇到的稍有不顺,就要挨打。王建军有一套流氓理论:打人时所有的管教中队长都要上,不上的就会召来王的不满和批评。你被打的犯人你要告状,你告谁?都打了。就连以工代干的食堂管理员王强,每次打人都是积极参与的凶手(尽管是工人,在中队当了多年每天都殴打犯人的管教中队长)。

从锦州监狱调来的狱警刘兴源,接管大队管教干事后,为了向上爬捞取政治资本,就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挖空心思出鬼点子。他规定的“连坐法”,让包夹犯人和管事犯人互相监视,谁要是给法轮功学员提供了方便而被报告,不但被扣分,管事犯人的位置就会被取消,就会被派到车间干活。因为那些管事犯人劳役都是买来的,这样就加重了狱中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程度。刘兴源还广为收买、安插亲信、耳目,时刻监视法轮功学员及包夹、管事犯人的行动,制造恐怖氛围。节假日向法轮功学员下达“易违纪犯人告知书”进行威胁、恐吓。

三中队管教中队长刘继春,在本溪法轮功学员赵路打电话时,听到说了让他妻子找他姐,就抬手按断了通话。赵路用手挡了一下,向刘解释,刘当即大怒,报告管教大队长王建军后,给赵路戴手铐、脚镣并三次过电刑,对外谎称“赵路袭警”。还每天铐在床铁管上,达6个月之久。

一位曾和法轮功学员黄立忠同病室住院的犯人说:我是在黄立忠被送五监区住院处之前就在那儿住院,我们在一个病房,他被送来的时候就已经瘦的皮包骨了,同时跟来了一个包夹犯人陪护。那个陪护犯人不让别人跟黄立忠说话。我知道他是七大队长张国林的关系,黄立忠在监区时,我见过他所以认识。刚来时黄立忠绝食,那些人就每天灌食,也灌不进去,弄得一床一地。一次包夹给黄立忠喝水,黄立忠说:你们把我的牙全用螺丝刀撬松了。过了几天(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左右),黄立忠被迫害致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