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玉书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非人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漠河市58岁妇女里玉书,因为遵循自己的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了七年多灭绝人性的迫害,一次被非法关押在小号,被六次隔离。她绝食反迫害六年多,被迫害的瘦骨嶙峋。

里玉书,原大兴安岭阿木尔林业局教委书记,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患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与其他修炼法轮功的群众一样,遭到中共邪党人员迫害。二零零二年五月,里玉书在加格达奇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劫持至黑龙江女子监狱集训监区,三月从集训监区又劫持至一大队。

下面是她诉述自己在监狱遭受的迫害经历:

一、背铐,有时吊起来

二零零四年五月,法轮功学员张叔哲、丁玉等人因绝食反迫害,拒绝穿囚服,拒绝出工。到八月二日,我和全监区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一同开始绝食。我们被迫害的背铐起来,有时吊起来,白天站着背铐,从早上五点一直站到晚上八点,晚上背铐在地上,我的左臂骨头被邪恶打伤,痛的抬不起来了。这样一背铐,剜心透骨的疼,特别晚上一躺下,更是钻心的痛。我被强行静脉注射不明药物,这样四个多月后,丁玉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分到其它的大队。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犯人宋立波等人迫害我,我每天早上坚持炼功,宋立波大打出手,打嘴巴子,从床上打到地上,在地上我也炼。十二月九日,她打累了,就找根绳子把我的手臂背过来紧紧的捆住,从中午到晚上六点多才放开。

二、野蛮灌食

十二月十日,九监区的恶警贾文君出言不逊,包夹吴湘芬破口大骂我三天。然后疯狂的逼迫给我灌食,她让李明英捏住我的鼻子,吴湘芬,刘凤珍等人骑在我的身上,撬开牙,拿着瓶子对着嗓子眼往里灌食,我极力的抵制,全部都吐出来了。为了不让我吐出来,用枕巾按住我的嘴,憋的我喘不过气来,一次灌食就得用一两个小时,我精疲力竭,满脸是血,嘴都破了。我每天都遭受这种痛苦,强行灌食两次。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日,犯人护士郑冬梅下胃管灌食,吴湘芬骑在我身上,拼命扯拽我的头发。郑冬梅把胃管误插入气管里,我憋的喘不上来气,全力挣扎,一大针管的奶粉灌進去,我一口鲜血带奶粉喷出来了。我指责她们,郑冬梅恶狠狠的说:“你不就是要死吗?”

连续三天仍是如此。第四天换犯人护士商晓梅强行灌食,商晓梅(杀人犯,无期徒刑),身高1米70,身体强壮,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借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食时,丧尽天良的灌大蒜,灌浓盐水,灌辣椒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呕吐,为了不让法轮功学员吐出来,她灌完食后,再用开口器,将法轮功学员的嘴扩到极限。这种痛苦让人一分一秒都难以忍受,一撑就是几个小时,让你生不如死,撑的嘴都肿了,牙齿都不会动了。几乎所有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注射不明药物,用种种令人发指的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绝食。

三、关小号四十多天

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还有两天过中国传统节日新年),我被劫持至小号,小号阴暗潮湿,暖气漏水,有的法轮功学员甚至被关了几个月,穿的棉衣和棉裤都长毛了,脚都被冻坏了。我双手被铐上,无法炼功,只能做结印的手势。我被关押在二号时,三号的法轮功学员给我背法,邪恶制止不了,就把我强行绑架到一号,一号有地环,手脚都被铐住,姿势非常难受,痛苦的睡不着觉。

我被非法囚禁在小号四十多天。一天,“六一零”的恶警肖林来要给我录像,表现这些邪恶之徒如何耐心给我灌食,用来欺骗不明真相的人。我拒绝录像。

四、七天六夜残忍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四日,我被非法劫持在十监区(病犯监区),徐臻(杀人犯),为了个人能多得分减刑快,一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徐臻在十监区的三楼强行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我在一楼,她让我上三楼,我拒绝,她们把我抬去,强行让我穿上囚服,播放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录像让我看。我把囚服脱下,狱警曲华让单玉芹来迫害我,单玉芹(诈骗犯)经常把法轮功学员打的遍体鳞伤,典型的流氓。

王鑫华(诈骗犯,无期徒刑),身高1米69,体重150多斤,身体十分强壮,她常常毒打法轮功学员,打人疯狂至极,不计后果,善于诡辩,谎话连篇(曾先后五次包夹、迫害里玉书三年多)。王鑫华、单玉芹、项桂芬等五犯人,强行灌食按在地上,骑着我,拧着胳膊,压住脚,按住头,用开口器和勺撬开嘴,用筷子压住舌头,把管子从咽喉部位往里插,我常喷出血来。王鑫华马上用手纸擦掉喷出来的血,她怕监控室看见。

我那时体重只有五六十斤,血压极低,高压才五六十毫米汞柱。她们把我绑在凳子上强迫我看录像,放最大的音量。从四月十三日到六月一日,早七点三十分,到晚九点,一天两次灌食。

从五月二十五日到三十一日,不让我上床睡觉,整天把我绑在凳子上,困的我直摔跟头,她们就用针管灌上水,激我。我闭上眼睛,她们就用牙签支住我的眼皮,使劲的扯着我的耳朵,狠狠的打我嘴巴子。单玉芹、王鑫华,轮番的打我,折磨我。一次,一个嘴巴子打下来,我的头“嗡” 的一下,眼前一片金星。过几天,一看左脸被打偏了,过了几年,我的脸才恢复正常。

七天六夜惨无人道的迫害,至今想起来,我都不寒而栗。

这期间恶警肖林来了,我指责她们。肖林骂了我半天,商晓梅给我静滴,每次药费五十——二百元。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到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灌食买的奶粉及注射用的药,都是将我的钱卡抢去买的。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住在食堂楼,要搬回病犯楼。王鑫华,王淑贤等三四个犯人,强行让我穿上囚服,我不配合,就躺着不动。赵英玲(当时的女监医院院长),指使她们拖着我走,拖到楼梯口后,僵持了很久。杨立彬(某科室科长)走过来说:“放过她吧,看她能怎么样?”我立即站起来了,脱掉囚服,自己走回病犯楼。

十二月某日,赵英玲告诉我,我的丈夫和儿子等待接见我。我拒绝穿囚服,赵英玲不让我接见。过了一会儿,又通知我去接见。我一看,是我在哈尔滨市的哥哥。这么多年来,这是我仅有的一次接见。我不是犯人,所以我拒绝穿囚服,邪党的监狱剥夺了我接见的权利。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赵英玲、于英民唆使三个包夹,来迫害我,有一次,包夹袁安芬狠狠的将我摔倒,我的屁股伤了半年多才好。

五、疯狂的毒打,大拇指被掰折

二零零六年大年初二,我去各个屋看望法轮功学员。包夹袁安芬、包夹项桂芬硬把我拖回来。象凶神恶煞一样,抓住我的头发,往暖气管子上撞,狠狠的撞了几十下,撞的我满头大包,痛苦难忍。灌食时给我灌了很多的大蒜,辣的我生不如死。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某日,王鑫华、项桂芬,弄了一大盆的液体食物给我灌食,灌了一半,我全都吐出来了。余下的半盆液体食物,王鑫华气急败坏的泼了我一身,我的棉衣和被褥都湿了。王鑫华打开窗户,冻我,冻的我瑟瑟发抖。北方的冬天异常的冷,寒风吹的屋里直冒白烟,王的做法引起了大家都不满。

我立掌发正念,王鑫华常常把我从床上打到地上。一次,她用笤帚砸我的脸,足足砸了半个小时。我的脸都被砸肿了,全是伤痕。一次,我在发正念时,袁安芬将我打倒在地上,把我平时坐着的小凳踩碎,然后两脚使劲的踩我的脸,我大声呼救,她竟丧心病狂的用内裤塞住我的嘴,用大刷子猛力的打我的手臂,立刻我的手臂全都肿了。

有一天早上五点多,我正在发正念,何颖杰(杀人犯,无期徒刑),象疯了一样冲了过来,她用尽全身力气,掰我的左手大拇指,就听“喀嚓”的一声,我的大拇指被掰折了,痛的我肝肠寸断。何颖杰惊呆了,不敢吱声,随即我打大莲花手印,她吃惊的看了我半天说:“不怕死的人谁也没有办法。”我的手指是骨折了,一碰手指骨就转动。

我看经文,她们抢我的经文。我高声背法,她们用手捂住我的嘴,然后再用胶带封住我的嘴。一次,于英民指使她们将我拖到厕所,她们把我拖到厕所后,我光着脚站在冰凉的地上,站在窗口前,背法。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日,晚六点,我立掌发正念,王鑫华将我打倒,穷凶极恶的打我耳光,打累了,用衣挂猛力的抽打我的头部,让我痛不欲生,足足打了半个小时,帮凶袁安芬進到屋里,跟着一起打我,直到她俩精疲力竭,才停了下来。

那一夜,我一直迷迷糊糊的,半昏迷,早上醒来,发现大便失禁,脑袋全是大包。两个月后,大包才消,那段时间,我被她们迫害的身体极度消瘦,走路都扶墙,说话没力气,身体麻木,心脏也都常常麻木,我感到自己随时好象都能死亡。

一天,赵英玲大骂我,用书本打我的脸,我坚定的立掌发正念,并正告她:“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王鑫华从此打我更猖狂了,并威胁我说,你要说出去,我就打残你。她使劲的踩我胳膊,用手搬,力图将我的胳膊弄折,把我倒控过来,把我绑在地上,用擦地布塞住我的嘴。

七月二十六日,王鑫华说,狱警让她给我穿囚服,这样每天,她们强行给我穿囚服,我拒绝。她们把我从床上拽到地上,从地上又扯到床上,只要一有机会,我就脱掉囚服,我被强行穿上囚服后,折磨的筋疲力尽。然后,趁势把我绑起来,或者她们用身体压着我。

一次,王鑫华穷凶极恶的将我绑在厕所里,扔在地上,她竟良知泯灭的用拖厕所的拖布,塞住我的嘴。又有一次,王鑫华将我的右大拇指掰折了,我悲痛欲绝。过后,王鑫华说:“我们不给你穿囚服了,你配合一下,每天穿一会。”我不答应,几天后,她们不再给我穿了。

王鑫华,抢走我的衣服,在衣服上写了“犯”字,并把我的衣服给扔了一些。她恶毒的说:“看你怎么办?”我就只穿一个小裤头,身上披块布。我不是犯人,不能穿带“犯”字的衣服。后来,我把写“犯”字的地方剪掉,补上一块布。

晚上,我发正念或炼功时,王鑫华准备一盆水和两个针管,往我脸上喷水,浇的我浑身湿漉漉的,行李上也都被弄湿了,我用热水瓶将湿的地方烘干。她又偷偷摸摸的将我的热水瓶盖拧开,行李又都湿了。

一次,我炼功,她用冰冷的水喷我,还用盆往我的头上浇凉水,我一动不动的,继续炼功,一直坐到天亮。

六、注射不明药物

有一天,商晓梅强行给我注射不明药物,我奋力挣扎,质问她们:“为什么给我打针?”药还没打完,针头就弯了。

过一小会,我四肢无力,心脏特别难受。想上厕所,可一动也动不了。袁安芬将我拖到厕所,我感觉我的生命快结束了,我问她,给我打的什么药,她说:“安定”。我特别口渴。

一天,恶警冯雪假惺惺的对我说:“你放弃绝食,我们与你当地的法院联系,给你的刑期减少几年。你家人不也为你申诉吗?”我郑重的对她说:“我要求邪党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几天后,原狱政科的科长郑洁来跟我谈此事。我仍持同样的态度。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我被劫持至十一监区(攻坚大队,使用各种卑劣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企图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监区),五个包夹围攻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强迫我穿上囚服。我立掌发正念,她们几个人象疯子一样的冲上来,扳我头的,端我下巴的,我高呼:“法轮大法好!”并大声的斥责她们:“你们攻坚大队就靠武力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吗?”每天早上,她们强迫我穿上囚服,我拒绝,我们几个人滚成一团,从床上到床下,只要一有机会,我就脱掉囚服。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又被劫持至女子监狱的医院三楼病房,隔离在三零五房间。女监医院归十监区管理,赵英玲和于英民指使李洪波,(贪污犯,徒刑十二年)四十九岁,张芳清(组织卖淫犯,无期徒刑),三十五岁,钟淑云包夹我。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于英民和张秀丽(教导员)来到病房,叫嚣的嚷道:“要严格管理法轮功,不能手软,攻坚大队怎么做的,你们就怎么做。全国、全监狱都是这个形势,法轮功必须转化。”

七、背吊,绑在床上

从十二月一日起,她们几人强行给我穿上囚服,并且绑起来。二日早七点,我被背吊在床上,万分的痛苦。李洪波和张芳清说:“看你能怎么样,这回你得服了吧。”一天二十四小时,只允许我去两次厕所。睡觉时张芳清将我的两脚,两手都捆绑在床上,我只能直挺挺的躺着,一动也动不了。第二天早上,手肿的象馒头一样。

十二月九日,她们将我的胳膊吊起来,我的两腿只能蹲着,这种姿势让人一分一秒都难以忍受。吊上后,她们哈哈大笑:“这回你得服了吧,”看我仍旧很坚定,她们就泄气了。最后李洪波,佩服的说:“对生死不怕的人没办法”。修淑芬(刑事犯,家住哈市),找五六个犯人,强行让我穿上囚服,我奋力的挣脱,从床上挣扎到床下,她们折腾了半天,累的够呛也没有穿上。

二零零七年大队长于英民,指使王鑫华包夹我,七月十日,王鑫华将我打个半死,她经常晚上用特大号的注射器,抽入事先准备的凉水往我的头上身上喷水,冬天开着窗户,我的棉衣,被褥都很湿,因为太冷了,她出了房间,但不让我出房间半步。

八、束缚带

二零零七年八月,狱警给包夹蔡琳(贩毒犯,刑期五年,长的人高马大,一米七,一百八十多斤,三十多岁),袁安芬拿来束缚带,我炼功时,修淑芬将我绑上,因为我身体瘦,绑不住,修淑芬又将束缚带增加了扣眼,再将我绑上。我炼功时蔡琳和袁安芬将我绑在床上,我还是挣脱了,将带子扔到楼下。

八月九日,我被劫持至病犯监区的十三组,我发正念或炼功,蔡琳骑在我的身上,蔡琳胖胖的身体压着我,我感到呼吸都困难。蔡琳经常丧尽天良的毒打我,许多有良知的刑事犯看到,都于心不忍,规劝蔡琳,蔡琳也不听。她象恶魔一样抓住我,愤怒的往地上摔,摔的我满脑袋大包,身上的伤不断。蔡琳抓住我的腿,在床边使劲的压,蔡琳说:你真不怕腿折了。(二零零八年四月蔡琳刑满释放,出监后遭了恶报,腿被汽车撞骨折了。)王鑫华即使不是包夹,也来参与迫害我。王鑫华说:“蔡琳无能。”王鑫华用束缚带绑我,把束缚带拽折了。她用束缚带捆住我的手脖子,里边再塞上枕巾。四月蔡琳刑满了,由杨月当包夹,六月袁安芬刑满,由刘慧莹当包夹。

杨月(贩毒犯,刑期七年,家住哈尔滨市),她常常一把一把的拽掉我的头发,刘慧莹(杀人犯,无期徒刑,家住鸡西市)也对我拳打脚踢。

二零零八年六月,包夹陈小霞,韩立颖,王鑫华,我一炼功,就用束缚带将我绑上,王鑫华把我的一只胳膊吊在床上,身体半悬着吊了一个多小时。中午十二点,我发正念,她把我一只胳膊吊起来,另一只胳膊垫在床栏上,使劲压,妄图弄断我的胳膊。晚六点,用胶带绑我,胳膊绑在床头梯子上,憋的我难受极了,每次绑四十分钟到两个小时。十一月二十六日王鑫华不当监道的道长时才停止绑我。

李惠荣、陈小霞当包夹期间也绑我,过年也绑我。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又让王鑫华当包夹,仍绑我。法轮功学员刘桂华(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劝阻她,她不听,将刘桂华推走。法轮功学员巴丽江(虎林市法轮功学员)抗议此事,你们再绑里玉书,我就绝食,一直到七月三十一日,才停止使用束缚带绑我。

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长达两年的时间邪恶之徒用束缚带绑我,只因为我不放弃信仰,坚持炼功。

九、邪恶犯人

十监区是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里的黑窝中的黑窝,监区长赵慧华为了一己之私,利用这些人渣败类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她表面上很和善,心理阴毒,她明明白白知道她利用的这些人,是道德品质极其卑劣的邪恶之徒,仍重用她们管理十监区。

首号人物杨秋香,人渣中的人渣,家住大庆市新村,与其妹妹杨肖丽一起贩毒,被判七年徒刑。她是十监区的牢头狱霸,是女子医院的监道长,整天在监区长赵慧华办公室,给赵慧华做饭,天天打小报告,一提起她,刑事犯恨的都咬牙切齿。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不遗余力,阳奉阴违,她的险恶不易识别,背地里帮助法轮功学员传经文,得到法轮功学员的信任后,去监区长那报告,好显示自己积极改造。如有外监区住女监医院的法轮功学员,她更是积极的迫害,出谋划策。

刑事犯刘淑琴,因为身体不好,偷偷修炼法轮功。杨秋香知道后,找狱警清监,在刘淑琴那抢走了大法的经文。过后,她还对刘淑琴说:“你有经文咋不放好呢,你就说你不识字,不知道是经文,是你拣的。”

刑事犯高占霞,因为公开修炼法轮功,赵慧华伙同杨秋香,杨月迫害高占霞,把她隔离在女监医院,吃饭、洗衣、上厕所都寸步不离的监控。高占霞违心的写了所谓的转化书后,痛不欲生。杨秋香让狱警给她带化妆品,一清监的时候,就藏在狱警办公室。女子监狱首届运动会时,十监区的队列服装由她的丈夫提供,自己更是耀武扬威,说:“监狱有人照顾我,你们能把我咋地!”其妹杨肖丽是个同性恋,与一监区的刑事犯李雪(大庆人,现已出监)搞同性恋的行为,杨秋香让其妹与李雪去女监医院,给提供场所,因为医院没有监控器。

女子监狱医院的另一牢头狱霸是李丹(贩毒犯,十五年刑期),李丹一直仇视法轮功学员,在哈尔滨市的看守所里,就一直毒打法轮功学员。十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巴丽江,曹迎春都被她毒打过。李丹现在包夹一杀人犯。李丹每天都对她拳打脚踢,该刑事犯若喊叫,李丹就用被蒙住她的脸,大家都怕李丹把人弄死了。李丹不允许她坐着,每天只能躺着。上厕所也寸步不离的跟着,稍有不顺心,就一顿暴拳打去。

李丹是个地地道道的同性恋,在女子监狱很出名,副狱长包锐都知道她,几乎呆遍了所有的监区。李丹的同性恋伙伴也甚多,有罗云玲、李延玲、高兰平、周顺红、谭宏伟、龙娟。

二零零九年七月,李丹与龙娟在女子监狱的医院搞同性恋行为,被十监区的刑事犯张凤新,报告给值班的副监区长吴鸿,吴鸿当场把她们堵在床上。而后,李丹又花钱找人,摆平了此事。李丹仗着自己有钱,为所欲为,夜间流窜到其它监区,赌博或搞同性恋。自己的兜里随时都有现金,让贪图利益的狱警给她买东西,监区长赵慧华就常给她拿吃的、用的。李丹还伙同赵丽丽抽烟。

赵丽丽(贩毒犯,刑期十五年),打扫狱警办公室,包夹王景翠。只要看见王景翠炼功,她就立刻制止。她与十监区的教导员田众是一对同性恋。田众只要一值晚班,她俩就在办公室搞同性恋的行为,有时门帘挡不好,外面的人就能看见赵丽丽,脱掉衣服与田众上床。

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监控室的狱警杨小平值班,查人数时,找不到赵丽丽了,十监区的狱警耿纯,打田众的手机,手机关机,田众办公室的门反锁着,窗帘拉着,灯关着,过了快两个小时,赵丽丽从她的办公室里出来。门岗杜桂杰和赵丽丽一起,用田众办公室的锅,给田众做饭。杜桂杰巴结田众和赵丽丽,也耀武扬威的,欺负法轮功学员,向狱警打小报告。

马玲(伤害罪,刑期十五年),犯人护士,表面上长的斯斯文文,内心极其阴暗,给法轮功学员灌食,给法轮功学员注射不明药物。法轮功学员邓剑梅犯心脏病,马玲用针灸针,扎邓剑梅的人中穴,将邓剑梅的嘴唇都扎穿了,可见她的阴险毒辣。马玲虽是犯人,在病犯监区象狱医一样看病,她随意出入办公室,办公室里有电脑,打印机,她随意用。

杨秋香、李丹、赵丽丽、马玲,这是赵慧华的左膀右臂,十监区的红人。赵慧华利用这些败类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警季娜,一直仇视法轮功学员。有一次清监,抢走法轮功学员贾士荣的钢笔,钢笔很值钱,贾士荣找季娜要钢笔,季娜耍无赖,不给。

恶警耿纯,新调入的狱警,视法轮功学员如仇人一样。刑事犯怎样都行,但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总找茬迫害。刑事犯徐艳杰、苏丽、王福英一到她值班,就给她送吃的。因此王福英当包夹,包夹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姜玉华,对姜玉华寸步不离的监控,不让姜玉华与法轮功学员说话。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邮信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7号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邮政编码:150069
电话区号:0451
狱长方根宝办公室电话:86639099
副狱长包锐办公室电话:86639066
政委康民办公室电话: 86639077
十监区长赵慧华手机:13904613227
副监区长吴鸿手机:13904654505
教导员田众手机:13936468432
以下是十监区狱警的电话
狱警季娜手机:13946196906
狱警赵晓帆手机:15045639395
狱警张晓颖手机: 13895795014
狱警王红手机:15846627919
狱警谭丽手机:13633696003
狱警梁爽手机:15134555639
狱警苗璐手机:15804606396
狱警马平手机:13946121124
狱警姜婷手机:13624619030
狱警手机姜晓丽手机:18745013639
狱警袁晓琳电话:82550096
十监区办公室的电话:86639036 86639037 86639038
十一监区(攻坚大队)办公室的电话:86639041
九监区(集训监区)办公室的电话:86639047 86639048
十二监区(文艺大队)办公室的电话:86639044 86639045 86639046
十三监区(巩固监区)办公室的电话:86649013 87505919
门卫办公室的电话:86639034 86639052
接见室办公室的电话:86639051
合餐室办公室的电话:86639054
禁闭室(小号)办公室的电话:86639055
监控室办公室的电话:86639056 86639057 86639058
于英民现在在老干部办公室,办公室的电话:86639012
肖林现在是看守大队的大队长
看守大队办公室的电话:86639049 86639053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告这些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之徒,早日悬崖勒马,不再为邪党卖命。否则,恶报来临时,悔之晚矣!希望所有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积极营救正在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里玉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