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礼乔在天津双口劳教所遭野蛮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被警察绑架,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五日被投入双口劳教所,遭到野蛮的殴打折磨。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下午,法轮功学员黄礼乔正在上班,天津红桥区大胡同派出所恶警勾结天津钢管集团公司公安处恶警将黄礼乔绑架,非法关进红桥区看守所。

当天上午,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及姐姐葛秀菊与姐夫刚守同(未修炼法轮功)正在天津市红桥区大胡同经营自己的商店。突然,大胡同派出所恶警杨志勇、单学江闯进店内,将他们三人绑架。恶警抢走了他们新买的DVD电视一体机、随身携带的现金三千多元及店内的周转资金一万两千多元,并将他们非法关进红桥区看守所。接着恶警分别对葛秀兰和葛秀菊进行非法抄家。在葛秀兰家抄走两千五百多元现金和一些私人物品、大法书籍;在葛秀菊家抄走七万六千元现金和一台电脑。随后不修炼的刚守同被释放。

黄礼乔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遭到看守所杨姓所长的野蛮毒打,杨并指使刑事在押犯每天不停的对黄礼乔进行打骂。黄礼乔绝食反迫害,大胡同派出所的恶警每天将他捆绑至公安医院进行灌食,反过来找黄礼乔的家属索要一千六百多元钱。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五日,天津市红桥区大胡同派出所恶警,又将已被迫害的皮包骨、行走都困难的黄礼乔送到双口劳教所非法关押。

刚去,黄就被关进了爽口劳教所三大队的小号(单独关押犯人的囚室,屋顶装有摄像头)。

头四、五天,三大队大队长吴明星和专职迫害大法弟子的副大队长杨俊远要强行给黄礼乔洗脑,指使刑事犯胡云峰和吸毒犯乔长江、雷万里等将黄礼乔绑在椅子上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三大队另一个副大队长田中煜给黄礼乔戴上耳机,将播放谩骂大法和大法创始人的复读机声音开到最大。恶徒乔长江不停的用拳头打黄礼乔的头,雷万里用苍蝇拍抽打黄礼乔的脸、膝盖、睾丸、脚腕,胡云峰用记号笔在黄礼乔的身上、脸上写满污蔑、谩骂大法的污言秽语。过后,吴明星和杨俊远为阻止黄礼乔炼功,就指派胡云峰和吸毒犯大伟做黄礼乔的包夹(每天二十四小时对大法弟子进行监视的劳教人员),除吃饭和洗漱外将黄礼乔每天捆绑在床上,长达一年之久,三伏天给他盖上棉被。

二零零八年十月以后,杨宝强(吸毒犯)、商亮(吸毒犯)、乔长江(吸毒犯)、张文革(吸毒犯)、唐建军(刑事犯)、俞跃进(吸毒犯)、任伟(刑事犯)、王俊杰(刑事犯)、岳雷(吸毒犯)等相继对黄礼乔进行包夹。尤其在吸毒犯杨宝强、商亮、乔长江、张文革做包夹期间,伙同刑事犯姜继林多次对黄礼乔进行野蛮殴打,劳教所的管教科监控中心,所长办公室,以及各大队队长值班室都有监控录像,都能看得到,且此时天津市的司法局人员几乎每天在劳教所检查工作,竟无人制止和过问。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乔长江伙同刑事犯李国力、刘××轮番抽打黄礼乔的大腿,黄礼乔的大腿上布满了马扎菱角的血印。之后该两恶徒突然将黄礼乔脸向上摁住上身和左腿,另一个人将另一条腿猛的拉向他的头部,黄礼乔一声惨叫,右腿失去了知觉。他们又使用同样的做法将这种被称作“一步登天”的酷刑用在了黄礼乔的左腿上,然后将几乎昏厥的黄礼乔扔到床上绑住。后来劳教人员私下传言当时的恐怖场面劳教所所有的录像监控器上都在播放。

二零零九年八月天津市司法局到劳教所“检查工作”,从那以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进一步升级。吴明星指使乔长江(吸毒犯)、唐建军(刑事犯)、俞跃进(吸毒犯)、任伟(刑事犯)、王俊杰(刑事犯)、岳雷(吸毒犯)、李国力(刑事犯)、刘××(刑事犯)、石小虎(刑事犯)、张文(吸毒犯)对黄礼乔进行新一轮的残酷折磨:将烟点着放在黄的身上、插进鼻孔;用鞋底抽脸;将风油精滴进他的眼睛里;用电棍电手心和脚心;摆出各种造型,把四肢抻紧捆住,直到手脚紫黑失去知觉;多次使用一步登天的酷刑;冬天强行扒光衣服,打开窗户,往身上浇冷水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副大队长杨俊远甚至赤膊上阵抓住黄礼乔的头往墙上撞。

二零一零年四月,黄礼乔为抗议吴明星指使吸毒犯李光生殴打大法弟子肖树青致残而绝食。双口劳教所医务室恶医对黄进行野蛮灌食,将胶管插进鼻孔乱捣,导致鼻腔严重受损,王俊杰(刑事犯)用胶管向他的胃里反复猛插。

这就是法轮功学员黄礼乔在中共的所谓“部级现代化文明劳教所”——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5/黄礼乔在天津双口劳教所遭野蛮迫害-234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