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不管孩子?还是你们不让我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以下是河北满城县法轮功学员严新普,在保定小白楼的中共洗脑班(中共谎称“法制教育中心”)被非法关押期间,对参与迫害她的人所说的话。

“是我不管孩子?还是你们不让我回家?我一个家庭妇女不知道什么叫参与政治,只知道知恩图报。是我师父把我从病痛折磨中救出。之前我是乙肝三个加号,生孩子时落下了脚后跟痛的毛病,还有痔疮、风疹(俗称泛疙瘩)、头痛、失眠等等。自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开始学炼法轮功以来,身心受益,懂得了如何做一个好人,以前的病痛都在我学法修炼后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人活得轻松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而现在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正蒙受不白之冤,我就是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叫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真法正道。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而你们却说我扰乱了社会治安。你们说我自私,我在管好家庭、照顾好儿女、无生活之忧的情况下冒着被邪党绑架、劳教、判刑的情况下,去唤醒那些被邪党谎言蒙蔽的人,有这样自私的吗?你们让我签所谓的四书,签了就可以回家,不签就在这呆着,你们不觉得可笑吗?!

我只是想做一个好人,有一个学法炼功的环境。我们师父说修炼不参与政治,更没想要谁手中的权力。你们说我卖国,我说我永远爱我的祖国,而不是中共,我永远是中国人。你们说××党对我们宽松了,不再要你一分钱,不是邪党对我们宽松,是这十一年来,一批批法轮功学员用鲜血、生命在捍卫大法换来的,现在有名有姓的被邪党迫害死的就有三千多人,是邪党迫于国际人权组织的压力,不敢明目张胆地迫害,背地里却还在做恶。你们说好就在家炼。在十年前你们敢这样说吗?是十一年来法轮功学员的慈悲行为、言行唤醒了有良知的人。而邪党掌握着国家军队、警察、电视台、报纸等一切的宣传工具兴风作浪。谁是国家动乱之源这不一目了然了吗?我们只是为了身心健康,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共产邪党为什么怕做好人的人呢?”

这是满城县法轮功学员严新普在保定洗脑班被非法关押期间对参与迫害她的人所说的话。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晚,严新普与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满城县的韩村乡段旺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支书袁大庆等人构陷,先后被绑架到韩村乡派出所,之后又被非法审讯,上厕所都有人跟着。这些被抓的大法学员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善心的给这些警察讲法轮功真相,善恶有报的天理,这些看管他们的警察大都明白了真相。

第二天上午韩村乡乡长和派出所长蒋佳伦、副所长李云龙和段旺村长袁大庆等人去了之后,说是让严新普坐警车回家把事情说说,严新普说:我有腿不用你们的车,说完就向大门口走去。这时一个警察扑上去一下就把她拽倒了,随后上来几个警察把她拖到警车旁,先把两腿塞进车。因严新普不配合他们,国保大队的张宏宇和一个小警察就打她的左腿,硬把她的腿别到方向盘那儿后,他俩还打,直到一个警察用铐子铐上她的双手,张宏宇等人才住了手。严新普慢慢拽出左腿,鞋也早丢了。她质问张宏宇:我犯了什么法,你们这么打我?给我把铐子打开,我没有犯法,不是犯人!张宏宇说:那你干什么去了?严新普说:我去送福去了。张宏宇哑口无言。给她戴铐子的警察要她把鞋穿上,才给她打开了手铐,让她回屋。严新普慢慢走了几步就走不了了,身上早没力气了,被打得腿又疼,她只得抱住了一棵树。给她戴铐子的警察叫来一个姓田的警察(神星镇魏庄村人),他俩把她又拖又拽的拖进屋里,扔在地板砖的地上就不管了,当时她只穿着毛衣,也早被这些人连拉带拽时缩到了肩上。

严新普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在冰冷的地上不知躺了多长时间,满城县国保大队长刘桂栓进屋一看,对那些警察说:你们怎么把人弄成这样?又转过脸来对严新普说:你们不就是发了发资料、贴了贴标语吗?给上边说说,一会叫你回家。可是下午四点多,刘桂栓把她拉到县公安局,没让她下车,过了一会儿,却把她拉到县拘留所,说:你先在这呆着,三两天就放你出去。在拘留所里,严新普腿越来越疼,生活上完全靠被非法关押的其他法轮功学员照顾,去厕所还得她们架着,直到第七天才让她回家。出来时被韩村乡派出所副所长李云龙敲诈二千九百元,没任何收据,国保大队勒索五百元所谓的手续费,另外其亲属为营救她,被县政府610两人、国保大队1人、韩村乡派出所两人(姓名不详)、县公安局我亲属的同学李红伟(神星乡石板山人)、保定610张喜增等七人敲诈二万元,其中有人洗回澡就花了七、八百元。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下午四点左右,严新普去一位同修那儿,被满城县六一零、国保大队张宏宇等四人绑架,当时张宏宇一把抢过她随身带的包打开就翻,里面有一部手机、三百多元钱和二个U盘等私人物品。刘桂栓来后指使手下强行把她绑架到保定天威中路十六号国保支队,把她架到屋里后,进来一个女的就强行搜身,之后把她带到另一间屋里,一个信佛教的人给她洗脑,妄想让她放弃信仰“真善忍”的信仰。这人还张狂的用手在她头的上方转,严新普厉声说“一正压百邪,别给我搞小动作”。并且两眼正视对方,功夫不大那人就不说话了。随后又进去一个愣头愣脑的人,此人见严新普在地上写字,脱下胶皮底的鞋一下打在她手上,当时手就红肿了,见她还写,这个人又接着打,为了不让被共产邪党的谎言毒害的人继续对法轮功学员犯罪,严新普停下来望着那人可怜的样子说:我怕害你。可那恶人并没有停止作恶,见严新普盘着腿,又用鞋底子扇了她左右五个嘴巴子。严新普正告那人说:你自己承受。不一会儿那人捂着胸口就出去了,一宿没露面。这真应了因果报应的天理。

这些人一宿没让严新普睡觉,后半夜,满城县国保大队的李党非法审讯她,当严新普告诉李党有人打她时,李党说没看见,却把严新普被张宏宇抢去的包里的东西全部记上,还说包里的东西该给的给,钱不能给(至今只归还了手机,机内的内存卡被他们掠去)。严新普告诉李党去年他们如何骗取她二万元钱的经过。李党说:我知道你怎么花的这钱了,真不该出这钱,太冤枉了,我回去给你问问,你丈夫不在家,家里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女儿,十四岁的儿子该上初一,我给上边说说,看看能不能让你回家。说完李党叫来两个人看着她,自己走了。这两人不顾她一直坐在地上,把她的手铐在了椅子上。

第二天满城县六一零头子高岩和神星乡一个姓翟的人骗她说他们村长夏庆富一会儿来保她。她信以为真上了车,谁知他们却把她送到了保定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还美其名曰:离家近一步是一步,光在那儿干什么。把她带到二楼,说等村长来,有三个女的一直左右不离的跟着她,直到晚上也没让她回家,却添了四个女的看着她。有满城西城社区范艳敏、杨业等三人,还有神星乡政府刘晶晶、张俊杰等四人,这几个人的言行都是逼她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书。她的一个亲属去看望她时说了两句真话被洗脑班的邪恶扣留了半天。

在保定所谓的洗脑班里张喜增和一个姓杜的所谓教授和一个姓杨的等五人,开始时他们逐个的在她面前说诬陷大法的歪理,见达不到逼她放弃信仰的目的,就一起围着她诽谤大法。姓杜的还张口骂她很难听的话,打击她精神的话侮辱她人格、说她不顾家、不管孩子自私等。十八天的精神迫害,她已经吃不下多少东西,又惦记家中的两个孩子,身体特别虚弱,走动都得人架着。

二十九号中午,高岩带着她弟弟和女儿来了,那时她已吃不了饭了,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她要求无条件释放。高岩怕承担责任,八月三十号下午才让她亲属把奄奄一息的她接回家。

回家后才知道满城县公安局治安队长张建明(手机:13722290118)带人把她的大法书、孩子上学用的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一并抄走,至今未还。她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期间,县六一零的武永歌(音)和高岩几次非法审讯她,歪曲事实,说什么叫吃叫喝,没迫害她。可他们限制严新普人身自由,使她有家不能回,侵犯人权,这不是迫害是什么?!

十一月十日下午国保大队警察李党、六一零头子高岩串通,先后打电话骚扰她,在这之前两个星期李党已经给她妹夫打过电话,让妹夫通知她到检察院,他们在门口等。她正告他们:我不去,你们想干什么?我没犯法,到那儿去干什么!他们见没达到目的,又变换花招,分别给她弟弟和她妹夫打电话。李党亲自去找她妹夫,而且把电话打到她妹夫的领导那儿去,又让她亲属告诉了她远在国外的丈夫。邪党指使高岩与李党破坏老百姓的家庭、破坏亲情、给她所有亲属施加压力,实施邪党的株连手段,搅的她全家及亲戚朋友不得安宁。

近日,李党、刘桂栓二人又以邪党开两会、上边往下压为由,又去骚扰她妹夫,以停她妹夫的工作相威胁,妄图让她去检察院。

写出此文,仅希望善良的读者发出您正义的呼声,让我们共同制止这场长达十一年的中共邪党惨无人道的对大法以及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迫害,也是挽救那些对善良、对信仰自由犯罪的无知的警察。

高岩,手机号码 15075223555
李党,手机号码 13930288592
武永歌,手机 1303203316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