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芙蓉遭劳教所、湖南女子监狱八年折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现年五十二岁的章芙蓉是长沙市法轮功学员,原长沙市机电设备总公司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残酷迫害法轮功,黑压压的乌云如同天塌般沉重的压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章芙蓉也没能幸免。一九九九年,她被无理开除工作,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在湖南女子监狱遭残酷迫害。

一、修法轮大法 癌症患者获新生

章芙蓉年轻时就一身病,靠各种中西药度日。后来又患了子宫癌、慢性肾炎,各种中西药都没有用了,化疗让一头秀发掉光。病痛的折磨让年纪轻轻的章芙蓉感到活着就是一种痛苦,茫茫然不知何日痛苦是尽头。

一九九七年,章芙蓉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功效神奇,心中燃起一丝希望,她停止了化疗,开始学炼法轮功。没过多久,奇迹出现了,章芙蓉身体所有的病痛不翼而飞,还长出了一头黑发;更重要的是通过学习《转法轮》,章芙蓉告别了过去那个为私的自我,努力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开始了积极健康的人生,义无反顾的走在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路上。

二、邪党迫害法轮功,章芙蓉遭受八年牢狱折磨

1.被非法开除、劳教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当地政府找到章芙蓉的单位,一齐对她施压,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章芙蓉不答应,十二月单位就将她开除了。当时女儿还小,丈夫没有工作,从此章芙蓉的生活靠亲友接济,艰难的维持。生活的艰辛并没有摧垮她的意志,二零零零年七月、十月,章芙蓉为替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两次到北京上访。十月,章芙蓉被当地“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机构)非法劳教一年半。

2.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晚,一伙便衣公安非法闯入章芙蓉的家,强行把她一路拖下楼,绑架到长沙市开福区公安分局。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女儿惊恐的目睹了这一切,吓得瑟瑟发抖,从此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心灵伤痛。

在开福区公安分局,长沙市刑侦大队、国安、开福区政保科的人把她两只手铐在椅子上,不让睡觉,轮流刑讯逼供她三天三晚。二零零三年,章芙蓉被带到一法庭秘密开庭,和同去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都被判重刑,章芙蓉被判七年。

3.湖南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章芙蓉与四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劫持到湖南女子监狱,一进去就遭严管。被强迫看诽谤法轮功的音像、书籍,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身边都被安排了几个刑犯,夹控在恶警的唆使、怂恿、纵容下,肆无忌惮的参与迫害,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法轮功学员被置于最下等的地位,被那些堪称社会上渣滓的各类犯人肆意欺负凌辱。

章芙蓉进警察办公室没有喊“报告”,就不准许她接见;二零零三年底,章芙蓉和长沙湖南机床厂法轮功学员李德银传递大法经文,被恶警拖至教学堂罚站,从早晨七点到晚上十二点,连站四天,吃饭也不准坐,后来李德银被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章芙蓉不承认自己有罪,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所以在遭奴役迫害中,奴工任务比一般犯人多很多。一般犯人剥蚕豆十五斤,法轮功学员每人四十五斤,动作快的从早晨六点半剥到晚上十二点,动作稍慢的通宵达旦也完不成。

五十九岁的怀化法轮功学员唐玉华,剥得手指甲脱落,指甲表面全部发黑,痛得十指连心也不能休息,要把浸泡在冷水中的蚕豆一颗一颗的剥去两头的皮,留下中间一圈制作“玉带蚕豆”;法轮功学员罗海莲剥得高血压复发,头晕眼花,手指被辅助剥蚕豆的刀具割得鲜血直流;常德市年轻法轮功学员尹红,被迫害得双耳失聪,双手神经萎缩,平时抖动得连书都拿不稳,也被逼着剥蚕豆、串席片。

二零零四年,女子监狱为了执行邪党的进一步强制“转化”迫害,专门成立转化洗脑班,威逼利诱、坑蒙拐骗、各类酷刑,所有恶毒的手段都用上,更残忍的对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并从迫害法轮功臭名昭著的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调进心狠手辣的恶警袁丽华,此女人立功心切,在劳教所的邪恶洗脑模式的基础上,更加入了监狱这个“专政机器”的肃杀与血腥。

监狱将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隔离单独关押,开始在接见室的楼上,后来担心里面的声音会惊动窗外的人而暴露了监狱的罪行,改在食堂的楼上,位于监狱的最里面,是仓库重地,窗户、门整天关得严严实实,外面无从知晓。不让睡觉、罚站、罚蹲、戴背铐是恶警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常便饭,只要让法轮功学员放弃正信去“转化”,对湖南女子监狱而言就是“大功”一件,夹控罪犯为了“立功”,为了加分减刑,积极的配合恶警去犯罪。

二零零六年,章芙蓉被强行抬去洗脑班,恶警强迫她“学习”(即洗脑),“学习”的内容是毁谤法轮功的录像、书籍。章芙蓉不学习,就被罚站、罚蹲、坐独脚凳,遭受打骂、羞辱,每天只睡半个多小时。章芙蓉心力交瘁,被高压得喘不过气,恶警看她还不“转化”,就给她“背宝剑”,就是戴反铐。

恶警唆使犯人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稍不满意就打骂,整个洗脑班打骂声不绝于耳。打骂声、毁谤大法声、对法轮功学员人身攻击的声音充斥在空气中,身处黑窝的法轮功学员常常被搞得分不清白天黑夜,分不清东南西北,就是一个正常的人也会被女子监狱的这种洗脑搞疯。

更甚者是还要被逼着做所谓“作业”,就是写看了的“感受”。不准写“法轮大法好”的话,只要文字中流露出了一点点法轮大法好的意思,就被加强“学习”,实际就是更加不让睡觉,更加不分白天黑夜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喊“法轮大法好”就要遭受酷刑,拒绝写轻则扣分、加期、罚站、罚蹲不让睡觉,重则酷刑伺候,直到这种高压强制洗脑,把一些法轮功学员逼得违心的写下了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等“三书”。但还没完,还要“巩固学习成果”,继续强迫反复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书,不停的写污蔑法轮功的“作业”,直到彻底把人染黑,就转到生产奴工产品的大队迫害。

法轮功学员高嘉锐不“转化”,恶警杨晓兰把她长时间反铐,手铐嵌入了肉里,白骨头都看见;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雷细英(丈夫被关在新开铺劳教所遭受迫害),因不“转化”,长时间不让上厕所,实在憋不住大便都拉在身上,恶警还反过来污蔑她不讲卫生。

法轮功学员唐玉华不“转化”,点名时不抱头下蹲,被强迫连续做高难度超人体极限的动作,这位身高只有一米四的老人刚做第一个动作,立马脸色惨白,几个动作下来,她痛得快要昏死。监狱用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方法,让唐玉华老人饱受折磨和羞辱。

永州市宁远县残疾法轮功学员陈小玲不“转化”,长期遭迫害,双脚血泡化脓,血肉模糊,恶人还不让洗澡,折磨得不成人样,每天晚上被罚站,体力不支,昏死在地被刑事犯夹控打醒继续罚站,骂她是不劳而获的寄生虫、装死。

长沙市法轮功学员张灵格,被高压“转化”后,良心难安,声明从新修炼,恶警气急败坏,电棍电击张灵格,让她遭受罚站、坐独脚凳,双手反铐等等,秀美的张灵格被折磨得精神恍惚,双手抬不起,不能从事体力活了,但恶警还是逼她做强度比一般犯人多很多的奴工产品。

章芙蓉被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的日子不堪回首,由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是隔离封闭迫害,消息被严密封锁,本文报道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惨烈迫害没有得到曝光。

现在,湖南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丝毫没有停止,还在办暴力强制转化洗脑班。中共监狱用超越人精神和肉体承受极限的方式逼迫人“转化”,以达到彻底摧毁修炼人的险恶目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