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酒泉监狱恶警凶残的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这个监狱有一个折磨人的狠毒手段――绷,令受害者痛不欲生。监狱恶警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即所谓的“转化”),对他们进行野蛮的迫害。

甘肃省酒泉市曾发生一次举世震惊的惨案,酒泉夹边沟劳改农场在一九六零年至一九六三年三千多人只有一百多人活了下来,这些人都是被饿死斗死折磨死的。绝大多数是右派──因言获罪的知识份子。这些史实在近期出版的几本书中都有详细记载。而夹边沟劳改农场正是酒泉监狱的前身,酒泉监狱的第一批警察大多数来自夹边沟劳改农场。

被迫害致死的张延荣
被迫害致死的张延荣
被迫害致死的刘永春
被迫害致死的刘永春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酒泉监狱重演邪恶,针对一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肉体摧残和灵魂虐杀。刘永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在五监区被迫害致死,张延荣在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王则兴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石敬祥曾被关押在牛圈、齐加祥被关押在牲畜圈毒打,石敬祥在房间二被吊铐三天三夜,王文忠、齐加祥在房间一被恶警折磨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强迫转化。

令人痛不欲生的酷刑:绷

甘肃省酒泉监狱有一个折磨人的狠毒手段――绷。这种酷刑是把人两手分别铐上一副手铐,再用铁丝左右分开把手铐拉紧,拧在两边的暖气片上,这样人的两条胳膊往左右两个方向拉扯,绷得紧紧的,像是要把人的胳膊从身体上扯掉,非常疼,时间越长越疼,凌晨四、五点是最疼的时候,简直痛不欲生。

二零零三年四月底,内看队的宣传栏里张贴了一些诬蔑大法的文章,法轮功学员王效东绝食抗议,在他绝食绝水八天、生命危在旦夕之际,恶警宁唯馨、向科长将王效东在内看队文化室绷起来一天一夜,三天后,又将其绷了一天一夜。

二零零三年七月,八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从兰州监狱转到酒泉监狱,关进生活区西楼四层所谓隔离区。法轮功学员吕全义、李玉海拒不背诵所谓“罪犯行为规范”,恶警宁唯馨、向科长将吕全义在内看队文化室绷起来,在禁闭室将李玉海绷起来,酷刑折磨。吕全义在第二天中午被折磨得昏迷过去,内看队的四个犯人抬胳膊抬腿,把他送到卫生队,大约半小时吕苏醒后,又将其绷起来。凌晨四、五点钟,吕全义撕心裂肺的痛苦惨叫响彻整个监狱。

王效东找到宁唯馨,抗议对法轮功学员吕全义、李玉海的酷刑摧残与迫害。半小时后,恶警宁唯馨就将他关进禁闭室绷了三天两夜。

二零零四年九月底,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马勇、王文忠背诵“罪犯行为规范”,王文忠、马勇拒不服从,恶警宁唯馨将王文忠关进禁闭室绷起来。痛不欲生的王文忠利用放开手铐与恶警谈话的机会,从二楼楼道窗口跳下(注:在残酷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要以理性的方式反迫害),抵制迫害,摔断一只胳膊,被送到监狱卫生队住院,马勇绝食抗议对王文忠的酷刑折磨,恶警宁唯馨当即将他也绷了起来。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申世勇找恶警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并绝食抗议、抵制迫害,也被恶警关进禁闭室用绷酷刑折磨。

残暴的“转化”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 张延荣、刘永春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从武威监狱转到酒泉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疯狂迫害。甘肃省将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残酷迫害,酒泉监狱成为四大黑窝之一,韩全利,马占明多次开会动员布置,层层承包落实,转化一个多少奖金,酒泉市恶党政法委书记张克勤多次到监狱召开大会,为恶警打气撑腰制造恐怖气氛,马占明疯狂叫嚣欺骗,“别的地方转化率百分之八十,我这里要百分之百。”有的恶警把行李搬进监舍,叫嚣不转化决不回家,恐吓利诱不择手段。

张延荣被关押在二监区十八天不让睡觉,其间一直被打骂侮辱,强逼看污蔑大法的资料和录像。

王效东被四个恶人包夹在小库房的铁床上二十六天,不许睡觉,四个包夹厉声叫骂,按住打,掐脖子,指鼻子骂,往脸上吐口水。

樊永成被逼迫坐硬塑料凳,说是监规,要求挺直腰板,每天坐十四五个小时一动不动,连续一个月左右,致使他坐骨神经伤残,疼得无法坐下。二零零五年六月,郝俊在肉体和精神的长期迫害下,经常坐骨神经痛,蹲下站不起来。

酒泉监狱六监区是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监区,监区长方向、监区教导员马文相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其它监区坚定不转化不写“五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秘密转移到六监区实行迫害。六监区是一个农业监区,地点在城郊酒泉至金塔公路三公里处。六监区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郝俊、王文忠、任玉年、齐加祥、申世勇、石敬祥。指使操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谋是恶警方向、马文相,参与迫害的还有赵福英、杨浩军、于学明等恶警。六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是,不写“五书”的不准睡觉,每天二十四小时“反省”,有的甚至被秘密关押到牲畜圈“反省”,所谓的“反省”就是采取任意邪恶手段进行迫害。 恶警指使犯人任意辱骂、任意拳打脚踢、多人围攻暴打、“倒挂”、挖眼睛、烟头烫、打火机烧、开水烫、炉钩子烫、炉钩子打、棍子打、绳子勒、捂鼻子捂嘴巴不让喘气、嘴里塞袜子塞鞋垫不让出声音喊口号、兔子塞到怀里裤裆里让兔子抓等等。

石进祥,现年六十岁(早年曾在酒泉市瓜州县下的一个乡小学任教师,后在瓜州县城建局任职,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坚持修炼被迫害失去工作),包夹将他关进牲口圈几天几夜,用烧红的炉钩子烫他胸口。将兔子放到裤裆里,裤腿扎紧,狠抽兔子,兔子在他身上疯狂抓挠。

法轮功学员不仅失去人身自由、妻离子散,还在监狱中遭受长时间超负荷奴工折磨、酷刑折磨,身心受极大摧残。刘永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在五监区被迫害致死,张延荣在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王则兴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不会说话、不会走路,见警察就战战兢兢。

更卑鄙的是,当明慧网把酒泉监狱的罪恶行径曝光在互联网之后,恶警没有自责,稍作收敛,反而反诬明慧网造谣诽谤,马占明在监狱几千人的大会上叫嚣,“对明慧网非常气愤”,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七种手段纯属捏造,当时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在台下。恶警刘建明当着十几个恶包夹的面刚打完法轮功学员几天,就在大会上说:“谁看见我打人了,我没打过人。”

最擅长背地里害人的是王东风,自己不动手指使恶警恶人去打,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在库房,小屋里门窗糊严,只住法轮功学员和恶包夹,还要贴“非本组人员不得入内 ”,迫害时外人看不见,公开场面给法轮功学员买来水果小吃,过节过生日,让众多人参加,作秀给人看,一面关到黑屋肉体折磨,打骂侮辱,王东风会上说温情感化、春风化雨,单独面对法轮功学员揭露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时,面目狰狞地说:“你还知道什么酷刑,这个我擅长。”胡荣华说“比这更厉害的酷刑我都用过,为了管理就得这么干”。

既当婊子又立牌坊,这是马占明 王东风一伙的真实写照,二零零六年一监区逼迫王建民三人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上两层楼的屋顶电焊作业,屋顶突然塌下,两人摔成重伤,王建民当时昏迷口鼻出血,摔断肋骨,事故本应追究恶警责任,王东风却哄骗王家人,让家人送了两面锦旗给一监区。

《我的一千九百五十七》 书中作者一针见血提出:今天让右派平地挖个深坑堆成山,明天再把坑填平,用这种繁重超负荷的无谓劳动,消磨人的生命和意志。对信仰真善忍宇宙真理的法轮功学员,酒泉监狱恶警用各种手段来摧毁他们的信仰,正如 《九评共产党》 所说先杀灵魂后杀肉体,而杀灵魂,摧毁信仰,洗脑是共产党出现以来一直做的。酒泉监狱时时处处都在施展虐杀灵魂的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诬陷大法的录像资料和所谓的道德教育,每周 写一份思想汇报,大会,小会,揭批会,逼迫写批判稿,逼迫唱邪党歌曲所谓“红歌”,收看邪党电视节目和专题片,每天二十四小时包夹监视,随时汇报思想,不让与包夹以外的人说话,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坐小板凳,用几批人轮流谈话不让睡觉,牢中牢等手段。

这些手段特别是写“四书”(即悔过书、认罪书、决裂书、揭批书)用酷刑、暴力等邪恶方式逼迫说假话,自己打自己嘴巴,恶警还专门一个一个找所谓“转化”者,要每个人在自己的四书上写上“我自愿在媒体上公开揭批”。这是灵魂的自杀、人格的自残、精神的自虐。使自己感到自己丧失人格、尊严、人性,从而摧毁人的信仰、灵魂。

以上只是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部份,更多的还没有揭露出来,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罄竹难书。提请国际社会关注酒泉监狱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追查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制止一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酒泉监狱生产区大门
酒泉监狱生产区大门
酒泉监狱办公区大门
酒泉监狱办公区大门

GOOGLE卫星地图上酒泉监狱监舍,右方框曾是内看队文化室,曾迫害过吕全义、王效东,左方框是禁闭室。
GOOGLE卫星地图上酒泉监狱监舍,右方框曾是内看队文化室,曾迫害过吕全义、王效东,左方框是禁闭室。

GOOGLE卫星地图上城郊农场,也就是六监区。
GOOGLE卫星地图上城郊农场,也就是六监区。

恶警宁唯馨
恶警宁唯馨
恶警赵戈壁
恶警赵戈壁
恶警姜队长
恶警姜队长

恶人名单:
酒泉电机厂(酒泉监狱):邮政编码:735000 详细地址:酒泉市祁连路16号
销售电话 0937-2612028 传 真:0937-2614844 、2614825
业务电话:0937-2612028
王忠明: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局长
梁秋明:前任酒泉监狱长,现调甘肃省监狱管理局
韩全礼:二零零六年任酒泉监狱长至今
马占明:酒泉监狱副监狱长,之前是主管禁闭室的狱政科长。酒泉监狱所有迫害法轮功活动,特别是禁闭室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都是他主管、签字、指使,所有迫害法轮功的会议都是主讲或主持。
副监狱长:丁为民
副监狱长:王银
赵戈壁:邪科科长
马文相:原六监区教导员,最邪恶残暴的狱警,二零零七年调任教育科科长,长期迫害法轮功
王东风:一监区教导员,长期用隐蔽阴险恶毒的手段迫害法轮功
宁唯馨:人称宁疯子,非常狠毒,内看守队队长,所有在禁闭室和文化室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罪行都是他亲自动手或指使。
方向:六监区长,最邪恶残暴的狱警
黄学军:
向科长:人称向麻怪,内看守队迫害大法在主要黑手。
马强: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手
刘建明: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手
邢晓娟:教育科总编,在《升华报》长期刊登诋毁、诬陷、迫害法轮功的报道。
恶警:宋向、余雪明、赵福英、杨浩军、江海玉、沈延军、王学强、王建刚。
服刑恶人:王峰、高威、曲社、李新、豆一兵、李玉富、倪雪军、豆建兵、姚强强、郭明旭、秦军、张保山、马半克、尚国良、赵燚、张宇胜、吴国渠、余兴祥、杨九龙、马士其。
酒泉监狱电话(区号0937)
纪委:0937—2613952
一监区:2663188 二监区:2611158 三监区:5912472四监区:13993706006
五监区:13893758681六监区:2632690
酒泉肃州区恶警
局长 田昌海 0937-2633241
政委 张耀海 0937-2633227
纪委书记 南先吟 0937-2632364
副 局长 柴义 0937-2635102
副局长 单亚宾 0937-2635104
副局长 温国华 0937-2633789
国保大队队长 陈建华 13993709991
沈伟 0937-3869532
陈建华、郑钧、张延江、高庆(女)
柴长飞 138393758486、张全 0937-384565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