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淑兰遭八年冤狱 幼女不知飘落何方(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北京市昌平区陈淑兰在北京女子监狱遭受七年半的迫害后,于2010年3月16日出狱的第二天(17日)被挟持到昌平区洗脑班继续迫害,强行洗脑70天,于5月底才释放。昌平区“610”欺骗陈淑兰说她的女儿在河北娘家等她,无处可去的陈淑兰来到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这里并没有女儿,又听到父母双亡的消息,而且娘家的房子又被外人霸占,院落荒凉,给陈淑兰经受近八年迫害的苦难的心灵雪上加霜。

陈家合影

陈洪平

陈爱忠

没有找到女儿李颖,陈淑兰就上下村落找寻。陈淑兰的家庭已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中被破坏,因其入狱丈夫早已与她离婚。陈淑兰现在没有住所,无生活来源,幼女流离在外,不知飘落何方。

自陈淑兰2002年9月16日被昌平区公安绑架后,当时才10岁多的李颖便无家可归。2003年1月9日至2005年2月4日,被昌平“610”送入敬老院,在那里度过了两年零一个月,除了上学,基本没有人身自由,出门必须由院里同意。那地方很偏僻,是在一个山底下,离学校很远(注:据实地测,从昌平城北中心六街小学到城北街道敬老院,大概有2.5-3公里的路程)。

明慧特约记者2005年采访时,李颖说:“我每天步行上学,我很害怕,特别是冬天放学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那边没有一个路灯。我小时候就特别怕黑的地方,往那边走,又人烟稀少,走在那条路上心里直哆嗦,有时路上一个人也没有。风一吹树就摇晃,好象鬼一样,心里直发怵……”“我多次向敬老院副院长凌国军,610副主任康丽反应过,我说我害怕,并提出骑自行车或坐公交车上下学,他们不同意也根本不理我。这时我真想我的妈妈,因为除了我妈妈没有人会重视我和关心我……没办法我就每天这样提心吊胆的走在那个恐怖的路上。每到冬天晚上一放学的时候我就莫名其妙的恐惧,我不知道我还要在那段恐怖的路上走多长时间。”

十年来,陈淑兰一家是中共邪党流氓集团惨无人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典型案例。陈淑兰大弟陈爱忠2001年9月20日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被摧残致死;小妹陈洪平在双腿被中共人员打断后劳教,2003年3月5日被高阳劳教所迫害致死;二弟陈爱立在唐山丰南县冀东监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于2004年11月5日去世;母亲王连荣在流离失所中,于2006年8月4日离世。2007年秋天的时候,一直隐姓埋名、流落他乡的父亲陈运川,去北京女子监狱看望自己多年未见的女儿陈淑兰,狱警以无身份证等证件为由拒绝接见,老人想给女儿留点衣物和钱也未允许。老人后来遇车祸离世,最终也未见上女儿一面。

陈淑兰娘家是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全家六人都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父亲陈运川1997年7月修炼大法后多年的腰腿痛不治而愈,对儿女们说这就是祖父当年所说的大法。陈运川老人十几岁时,其父在离世时告诉他:“将来会有佛祖来传大法,你等五十年,到时候,一定不能错过啊!”陈家过着善良人家的祥和生活。

然而1999年7月20日后,这个家庭成了江泽民操控的中共不法人员的眼中钉,2000年11月28日早上9点左右,县公安局副局长陈江带着看守所的女警辛芳、实习大夫赵扬、政法委的一个女干部、5名武警,还有乡政府及派出所的十四五个人,围住陈家,一边砸门一边喊叫。武警翻墙而过,立即一群人闯入大院,说是要抓走两个去劳教。

当把陈淑兰的大弟弟陈爱忠迫害致死后,河北省中共人员与北京相关人员勾结,逼迫陈淑兰在其弟弟的死亡书上签字,并威胁陈淑兰不许将消息透漏出去、不许在明慧网报道等,如果将消息走漏就将陈淑兰关押云云,陈淑兰没有配合邪恶,世人知道了是邪恶害死了法轮功学员。2002年9月16日,河北省怀来中共恶徒伙同北京市昌平相关人员将陈淑兰绑架,并转到北京公安局七处,后非法判刑七年半,关押到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整七年六个月,2010年3月16日期满出狱后,随即于第二天(3月17日)又被挟持到昌平区610洗脑班迫害。

前不久,我们找到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镇蚕房营村。陈家院门已锁,趴在墙上,见院内荒草丛生,望见屋内一片狼藉,似乎几经盗贼洗劫、糟蹋,玻璃破碎,挂落一半的窗帘掩不住凄凉……我们探问上下村落,同情者有之,但敢怒不敢言者也有之。毕竟人们已经知道了大法是无辜的,我们还是了解到一些情况:

陈运川老人曾被当地有关部门以给巨款或给楼房为条件相要挟、利诱,逼迫老人答应什么,但老人家没答应,不久的2009年1月,被不明车辆撞死,肇事车逃逸,具体情况还是个谜,一直没人破案。

陈运川去世后,有远亲为陈运川办理丧事,把陈运川的遗体火化,装入骨灰盒准备安葬时,突然出来个与陈运川同村的陈姓人氏陈振德,据说,陈振德与陈运川家有过结,已四十多年不说话,不来往,现在陈振德说陈运川家财产与其他人无关,理应陈振德来抱着骨灰盒下葬,并找人威胁这个远亲,随后陈振德占据了陈运川房产中的其中2处宅院及果园,有人问陈振德什么目的?陈说就是为得一半家产,埋葬时挖三铁锨土就是孝子。

村民讲下葬时打坑人说:陈运川这么大家产,给装个棺材吧。陈振德他们却不同意,说就用席子卷。所需丧葬费用共计3500元,村干部却让给陈振德丧葬费6500元。

据了解,有人曾去北京市女子监狱联系陈淑兰处理父亲陈运川的后事及房子与田地的问题,北京女监的监区长刘迎春对来人的回复是:她很顽固,不让会见。之后村里就有关于陈淑兰与幼女都已死亡的谣言越传越广。监狱的阻止导致陈淑兰无法对自家财产行使权利,因此所有房产与果园就被恶人宰割了。

经邪党村干部董建新等的参与,陈振德就锁了陈运川的家门,霸占了陈运川全家6口人的果园,水果每年少说也得收入几千元。陈运川共有3处宅院,而今其中一处被同一街道的王书萍抢占用来做生意,其余2处被陈振德锁着,陈振德说给他10万元才给陈淑兰钥匙,有公安员董建新给他做主(董建新与陈振德的儿子陈永利是邻里关系),找其他人解决这事陈振德不干。2010年秋天,陈振德家人象收自己家的果实一样,一如既往的又把陈运川家的水果收去了。

这一切百姓看在眼里,愤在心上,私下传说,大多数人同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看穿了妖言惑众的邪党,恨透了仗势欺人的中共权势。

刚刚出狱的陈淑兰和没有父母而不知如何活过来的未成年女儿,哪里去找10万元交给强占房子与果园的人?即使要回被人强占的房子与果园,恐怕也难免中共各级人员的骚扰等迫害。

陈淑兰母女二人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又不在一起相依为命,而今北方正是少见的奇寒冬日,不知她们各自飘落何方?以何为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