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市元宝山区看守所恶警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在当时所长张海清、副所长白杰的指使、操纵下,内蒙赤峰市元宝山区看守所恶警们便魔性大发,无所顾忌的折磨、摧残法轮大法学员,这些地狱里的小鬼,一个比一个凶残,一个比一个毒辣。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常说的一句话是:“你们想修成吗?那首先就得趟过元宝山看守所这个鬼门关。”在这所人间炼狱里,多少坚定的大法弟子遭受了肉体的和精神的酷刑折磨,流过泪,流过血,那里的罪恶罄竹难书!

恶警杜学武,2000年时才二十多岁,还没有成家。此人无才无德,却有强烈的往上爬的欲望。参加工作不久,便遇到邪恶的江泽民集团疯狂非法打压法轮功。他认定这是一个让他往上爬的“好机会”。他对待法轮功学员是完全失去理智的,毫无人性的。

曾被非法关押在元宝山看守所的众多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遭受过这个恶警的野蛮迫害。一次他毒打一个近六十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扇耳光,踢、踹,打的他自己直冒汗,于是就把衣服脱掉光着膀子使劲打。实在打不动了,就开始想其它毒招儿:责令这位老人下蹲,学走鸭子步,说学的不象,对老人进行辱骂和踢踹;还觉得不够,又强迫老人长时间下跪,在老人膝盖下面垫上干硬的咸菜疙瘩;在老人后背上压上装有几十斤重的玉米面袋子,强迫老人在地上爬,如果袋子从后背上滑落下来,就对老人进行毒打。就这样羞辱、虐待一个比他的母亲年龄都大的老人!

在元宝山区看守所里关押着一些卖淫女,这些卖淫女不会被关太长就会出去。恶警杜学武对这些卖淫女总是笑脸相迎,公开说什么“卖淫是本事”,是为了生存的一种办法。反过来却常常辱骂法轮功学员。

恶警张士孔(音),个人生活荒淫无度,当过兵。他说要把自己在军队里学到的二十多种“招儿”使出来,让法轮功学员“尝一尝”。他在看守所里是出了名的“张恶人”。只要他值班,普犯们就都被吓的鸦雀无声,生怕被他拖出去往死里打。除了法轮功学员,其他犯人对他都极端仇恨又极其怕他。他打人耳光不是说打几下就完了,啪啪左右开弓,一打就是几十下,被打的人的双脸颊立马就会红肿起来,血从口里往外直流。好多法轮功学员被他打耳光,面部被打的血肉模糊。

杜学武、张士孔、张海清、白杰等恶警常用的打人手段称“开皮”,“踢踹踩头”。恶警逼一位法轮功女学员强迫下跪,接着就狠狠地冲她的面部就是一脚,这位学员立即满口是血,门牙严重松动险些掉下来。

一次张海清指挥恶警给法轮功学员们“开皮”——即将人后背衣服掀起露出皮肤,用硬塑料管或三角皮带猛抽后背,从颈椎开始抽打直抽到尾骨,打得皮开肉绽,然后再在每个大法学员的脸上又踢又踩。

法轮功学员张秀霞老人,不放弃信仰。恶警张海清就把她拖到走廊里,连打带踢,踢倒后,用穿着大皮鞋的脚狠命的踢老人的头,往她的头上踩,并踩着脸狠狠地碾。张秀霞的脸和头当即肿胀得很大。他又揪着张秀霞的头发在走廊里拖来拖去,直到将人打的昏死过去。

暴力灌食是恶警对大法学员使用的另一种酷刑,用这种手段使人处于生不如死的境地,逼大法学员妥协。

灌食时,恶警通常指挥几个男性犯人把法轮功学员从床上抬到地上,再按住手脚(有时用脚踩住头)灌。一次,恶警白杰对姓王的女法轮功学员进行灌食迫害,灌的是盐水。盐水浓度已超过身体正常需要,如果不喝水,随时将有生命危险。

一次恶警白杰毒打一个法轮功学员,把她踢出去很远。这个法轮功学员的脸撞在窗户框架上,面部划出约四厘米长的大口子,鲜血直流。接着他又用抻床酷刑折磨这位学员整整两天。

不论春夏秋冬,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都在这个黑窝里承受着恶警们的非人折磨。

夏天,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在三十多度的高温下在地里长时间干农活,不给水喝。去厕所不让用卫生纸。

到了晚上,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鞭打、踢踹、抽耳光、电击,再把他们赶入看守所院里的一个一米深的水池里,强迫大法学员在水里蹲坐,衣裤全部浸湿,出水后再让蚊虫叮咬,一直折磨到深夜。第二天一大早又强迫大法学员干农活。

在滴水成冰的季节,恶警们会在夜间三点多钟强迫几十名大法学员起床,不让穿棉服,只穿秋衣秋裤,顶着刺骨的寒风光着脚绕着看守所大院一圈一圈的跑,当学员跑的体力透支的时候,恶警又在地上泼上水,水很快结冰,强迫大法弟子光脚在冰上长时间站立。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们就给她戴上脚镣,再让她蹲下去,用双手抱住左腿,用手铐把双手铐住。就这样,让她猫着腰,拖着沉重的脚镣迎着寒风绕着看守所的大院艰难的行走。王雷等恶警穿着棉服还冻得直跺脚,却不断的催着这位女大法学员快走。等她走完两圈回到被关的监室,已连床也上不去了。见证人说这位学员的脚后跟被脚镣磨的露出了筋骨,直淌鲜血。

2001年1月1日,恶警张海清叫嚣:整死你们,让你们记住,明年的一月一日是你们的一周年。我让你们活得不如狗!他让法轮功学员光着脚在外边跑,把法轮功学员的脚都磨烂了、冻伤了。恶警还让法轮功学员围着大墙爬,膝盖和手掌都磨烂了,手冻僵了,过后十个手指盖全都脱落了……。有一位曾被张海清残酷折磨的女学员回忆说:“2001年1月1日,那天是黄历腊月初七,一年中最寒冷的一天。刚下完雪,元宝山看守所所长张海清就把我们十名大法学员喊出去,让学狗爬(学员中年龄最大的已有六十二岁,最小的二十多岁),在院子里绕圈爬了近三圈。四个犯人穿着大衣,棉皮鞋轮班看着我们爬,他们还冻得乱跺脚。而我只穿了一件薄秋衣,一条薄绒裤,十个手指冻僵了,得落地时能听到巴巴的响声,一会儿十指全部冻死。进屋后几分钟,手指盖就与肉分离。三天后,手指皮陆续往下掉,有的一块一块下来,有的整个一个手指筒掉下来,黄色的水不断往下滴,手指盖相继脱落。腿磨出血,裤子上粘着厚厚的一层皮肉,脱都脱不下来了。手都这样了,第二天警察还故意拿衣服来让法轮功学员(用手)洗。”

从法轮大法被残酷迫害到今天,已经走过了近十二个年头。纵是血雨腥风,法轮功学员仍以坚强不屈的意志,用生命谱写着维护宇宙真理的伟大华章。而那些恶警们所犯下的滔天大罪,也在历史中一一的记录着。不管他们走到哪儿,正义的审判不会放过这些历史的罪人。

望那些执迷不悟的警察们,冷静理智的想一想:罪恶的江氏集团动用了整个国家的专政机器,动用了整个国家的巨大财力、物力和人力,动用了全部国家垄断的宣传喉舌,经过了史无前例的长期而又残暴的打压,法轮功不仅没有被“铲除”,相反仍以不可阻挡的洪势在全球广泛传播!这不足以证明邪恶是永远压不住正义的?而江泽民及其追随者,则早已声名狼藉、内外交困,在国际面临众多的法律控诉,正在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那么,作为其追随者的下场又将如何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