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红异乡遭绑架 老父探女受阻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在四川打工的湖北法轮功学员刘晓红,二零一一年六月被成都警察绑架。她远在湖北麻城农村的老父亲长途跋涉到成都探女儿、了解情况,不料一趟成都行,令刘老先生寒心不已:他找过的中共的衙门没人正面接待他,见到的中共警察一律不出示证件、不告诉姓名,甚至要扣留他的身份证,还差点将老人扣押。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晚九点四十五分左右,成都市西安路派出所廖海等警察伙同金牛区国保,以家访为由骗开法轮功学员修俐、刘晓红和邱燕的合租屋,将三人绑架,并将家中的电脑主机、《转法轮》及其他法轮大法经书、现金、存折全部搜走。

不久,刘晓红的父亲收到成都市金牛区公安分局关于刘晓红被非法拘留的通知书,说刘晓红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因刘晓红家住湖北省麻城市的一个小山村,距成都路途遥远,来往不便,所以老父亲只好通过电话与成都相关的部门联系。但经过两个月的时间,老父亲无法弄清女儿究竟为什么遭受这不明的牢狱之灾,决定亲自到成都来了解情况。

八月十六日,这位父亲按照金牛区公安分局寄给他的信中所说地址,到成都市看守所询问情况。值班警察告诉他见不到人,什么情况都不告知,说只能送一些衣服之类的东西进去。老父亲拿出他收到的拘留通知书,这“通知书”上只说被拘留,连所谓办案人员的姓名也未留,也没有签发时期。老父亲对警察说:“你们只通知我女儿被关押在此,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总该有个说法吧,我听说这拘留最多关押三十七天啊,按规定早已超过了,你们给我们家属没有任何说法,真是想关就关啊,真是无法无天啊?这是啥世道啊!”值班警察有恃无恐的说,你们觉得不公就请律师为她辩护啊。老人不断告诉看守所的警察,自己的女儿是个好人,很孝顺,在工作单位也非常优秀,她不应该受到这样不公的对待。最后,老父亲被告知他女儿是被西安路派出所警察绑架的。

当天下午,老人又来到成都市西安路派出所,见到办公室的两警察,他们不说姓名,不告诉办案警察是谁,还对老人呵斥、吓吼,说影响了他们的工作,老人仍坚持向警察述说自己女儿是个怎么样的好人,警察不应该抓捕她,她不应该遭受这样不公的对待。最后其中一警察告诉老人,刘晓红是因在网上给人讲法轮功真相被监控而被绑架的,他们只是最后办案人员,详细情况要去问金牛区国保。

第二天八月十七日,老人到成都市金牛区公安分局了解女儿的情况,根据大门口保安的提示,接通国保大队的电话,对方一听是法轮功学员刘晓红的父亲,什么都不说就挂断了电话。再打电话就没人接了。老人又到旁边的金牛区公安分局信访办咨询,接待人员告诉他国保不可能见他,有冤情就请律师。

第三天老人又来到成都市金牛区公安分局。这一次,老人让大门口保安帮他打个电话给国保。小伙子接通了电话,国保告知他不会见老人的。老人没办法,一想到自己好好的女儿遭受这样不公不对待,悲从中来。他很自然的向保安小伙述说自己女儿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啊。后来保安小伙似乎实在看不过,主动给国保又打了个电话,告知国安人员老人连来了两天了,看是不是能见见他。国安人员这才说有人出来见他。

但左等右等,老人也不见国保人员出来。不知过了多久,从外面开来一辆警车,从里面下来一警察,保安告诉老人,跟这警察上车。结果老人被拉到成都市营门口派出所。这警察既没出示工作证,也不通报自己名姓,直接告诉老人国保不能见他。老人急了,问:“你是不是国保?是什么人?请告诉我你的姓名。西安路派出所警察告诉我只有国保才可能告知我女儿的情况。”

这警察不说他是国保,也不说他不是,让老人拿出身份证要核实他身份,警察拿到身份证后,将身份证交给了坐在电脑前的一人,很快该人员打出一页纸交给警察,警察让楼下的人员“看着”老人,拿着纸上了二楼,半天也不见下来。后老人得知,这警察就是该派出所所长。然而老人的话没人理会。

突然,老人意识到,必须马上离开这中共的衙门,否则他也要被绑架。此时老人心中只有无名的愤怒,他对“看管”他的人怒吼:“马上还我身份证,你们解决不了我的问题,我要走了!赶快还我身份证!”老人这一吼,声音大的惊人,派出所所有的人都到门口张望,外面街道上的行人、小商小贩、街边的商店的工作人员、顾客都一下拥到派出所门口看出了什么事。老人继续愤怒的吼道:“还我身份证!还我身份证!”在场的警察都被镇住了,没人说一句话,拥到门口看热闹的人们开始议论纷纷。

这时,派出所所长只好下楼,归还了老人身份证,但他还不死心,对老人说:“我们送你去西安路派出所了解情况。”老人对他们再也没有一丝信任,质问所长:“你连姓名都不敢报,你让我如何相信?再说西安路派出所我也去了,没人能解决我的问题。我不会跟你去,我走了!”老人撂下这句话,愤然离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