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其琼在云南第二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昆明钢铁华云公司退休职工何其琼女士,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十二年来一直受到单位“六一零”的骚扰。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由于恶人诬告,被昆明市公安局罗白分局罗乔良等七、八个恶警非法抄家、绑架,何其琼女士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期间,被关“禁闭”、遭“严管”,受到“包夹”的谩骂和警察高压电棍电击,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何其琼,今年五十七岁,是云南昆明钢铁华云公司退休职工。何其琼于一九九八年六月幸遇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功之前,何其琼重病缠身。修炼法轮功后才半个多月,奇迹就在何其琼身上出现:先前的病痛消失,增强了何其琼修炼的信心。何其琼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按照师尊的教导如何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的法理,用“真、善、忍”修自己的心。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开始后,单位工会主席杨树勋到家里来把何其琼的大法书和炼功带都收走了。公安昆钢罗白分局恶警几次到家里来企图抓何其琼,都是慈悲的师尊保护何其琼,没有被恶警抓到。

一、零四年被绑架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

公安昆钢罗白分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电话监控、跟踪、蹲坑和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诬报(诬报一个法轮功学员给三千-五千元奖金)。二零零四年,何其琼被恶人诬告,十月二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左右,何其琼在家身体不适,在不能吃不能喝的情况下,丈夫(常人)正扶何其琼起来,叫她喝一点汤,这时罗白分局罗乔良等七、八个恶警闯进何其琼家,就非法抄家,抄走了何其琼家的生活用具,把何其琼绑架到罗白分局,还把丈夫也骗到罗白分局审问。后来又把何其琼骗到三楼上,几名恶警强行叫何其琼滚手印,何其琼不从,恶警又强行对何其琼拍照,何其琼不让他们照。当场七、八名恶警就强行扭按何其琼,拍她的照,把何其琼的两只手臂扭得又青又紫。

到下午六点多钟,就非法把何其琼和法轮功学员袁世英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关押。上车时,恶警罗乔良威胁何其琼和袁世英说:如果你们敢讲话,就用封口胶带把你们的嘴封起来。到了看守所,恶警把何其琼的衣服脱光检查,非法强制何其琼做苦役。一名姓黄的恶警逼何其琼“认罪”。

在看守所期间,罗白分局罗乔良等多名恶警对何其琼非法逼供审讯十七次,又非法抄了何其琼的家几次,把何其琼家的生活用具及女儿的复读机再次抢走。昆明市公安局恶警及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恶警对何其琼逼供审讯两天三次。

二、非法判刑四年 关进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一日,恶警把何其琼铐上,带到法庭,昆明市检察院起诉何其琼,起诉书上中级人民法院给何其琼多了个假名(倪春瑞),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非法判何其琼四年刑。何其琼不服,上诉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何其琼没有罪。

到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一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定下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到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八日看守所恶警用手铐把何其琼铐上,恶警所长用囚车把何其琼非法关进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恶警所长说:把你送去给那些“高级教授”去管,她们才有办法。

三、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迫害

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后,恶警对何其琼非法审讯,并脱光衣服检查。对何其琼进行体罚:整天坐在小方凳上不准动,从早上六点三十分坐到晚上十一点睡觉,蚊子多也不准挂蚊帐,整个脸及全身都被蚊子叮咬。对何其琼进行所谓的“法制教育”,强化洗脑。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一星期以后,因何其琼不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就被关进禁闭室,整天坐在木板床上不准动。恶警杨永芬、郑频、马丽霞拿着电棒监视,一动就用电棒打;犯人监督岗刘跃新、钟光武等受恶警指使,动辄就骂;每顿只给吃一点点饭,每天只给用冷水洗脸,不准洗头、不准洗澡、不准换衣服、不准女人用水、不准用热水、就连冬天都不准用热水。冷了不准加衣服,关进禁闭室要把身上穿的衣服全部脱光,只穿禁闭室的一套又大、又脏、又烂的衣服,空空的穿着。禁闭室一名姓何的恶警骂何其琼:骂共产党,还吃共产党的饭。

禁闭室共有八间,每间都摆一台辱骂师父和大法的放音机,叫法轮功学员抱着,音量开到最大,从早上六点三十分一直放到半夜十一点。

就这样,何其琼一次、再次的被关进禁闭室,在禁闭室被迫害了四十八天后下到监区被非法强制劳动。一天的劳动产量,从早上做到半夜十二点都做不完。每月下的产量完不成,就不准出监房

何其琼被关在监狱期间,罗白分局“六一零”罗乔良、李学润等几名恶警还到监狱威胁何其琼说:昆钢的横幅是哪个跟你一起挂的,如果你不说,查出来就要加你的刑。就这样何其琼被非法关在监狱迫害了三年零六个月。

到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何其琼回家后又被昆钢“六一零”姓张的恶警威胁,在群众中扬言:如果你还要炼,再抓第二次退休工资就没有了。在奥运期间,姓张的恶警每天打何其琼的电话对何其琼进行骚扰、威胁近一个月。

何其琼被昆钢公安罗白分局“六一零”罗乔良,李学润等多名恶警绑架、判刑后,何其琼的退休工资从二零零五年七月至二零零八年四月停发,工资四年未晋级。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从监狱回到家中直到现在,一直被恶警恶人跟踪、监视着。

昆明市公安局昆钢罗白分局参与迫害人员:
昆钢罗白分局“六一零”国保大队队长 罗乔良
昆钢罗白分局“六一零”国保大队主任 李学润
参与迫害人员 王× 杨宗群 王云峰 保明 叶林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 李昆等多名人员
昆钢综治办事员王×× 王兰 王×
望湖社区“六一零”片警 张跃龙

云南省昆明市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 李韬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张兆龙
审判员 唐勇
代理审判员 徐建斌
书记员 段云萍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蒋玉池?
审判员 谭丽芬
代理审判员 杨国强
书记员 吴声娅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张红
代理审判员 赵敏 尹卫平
书记员 郑保睿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参与迫害人员:
监狱长:李强(二零零六年以前);杨明山(二零零六年以后)
副监狱长 王丽美 李翔
参与施暴狱警:杨欢 郑频 杨永芬 谢玲 景绒 夏昆丽 汤玉芳(教育科) 万雪梅 曾觉敏 丁莹(队长) 马丽霞(副队长)
孙宁爽 周颕 李冬冬 吴旭英 于桂云 王某某
参与迫害人员与施暴牢头:刘跃新 杨树兰 纳惠仙 唐忠梅 马淑芳 牟辛梅
王先娥 蒋某某 罗忠红 李艳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