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江西都昌县血防站站长殷育才遭冤狱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殷育才,男,现年八十岁,原江西省都昌县血防站站长,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初至二零零三年底,殷育才在九江市劳教所遭三年迫害。二零零五年一月底,殷育才再次被绑架,次年六月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殷育才终于走出江西省豫章监狱,但此时的他,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一九九三年,殷育才从都昌县血防站退休后,一时闷闷不乐,刚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又加上老伴的突然离世,精神非常压抑。一九九六年初,法轮大法传到都昌,爱好早锻炼的殷育才,在一帮老干部的介绍下,顺其自然的有幸得法修炼,成为都昌县第一批法轮功修炼者。

尔后,在大法修炼和弘扬的一系列活动中,殷育才每天早上天不亮,第一个到炼功点打扫干净场地,并播放炼功音乐,教新学员炼功动作;从外地为学员购买大法书籍,为大家准备学法资料、并在自己家里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晚上辅导新学员学法;节假日带领学员,下乡到各乡镇弘扬法轮大法,建立新的炼功点和学法组……凭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和义务奉献,殷育才被学员推举为都昌县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从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九年,他四年如一日的默默付出,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万人上访中南海事件发生后,殷育才也和全国的大法弟子一样,开始受到公安局的种种骚扰、抄家、威胁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上,殷育才与大法弟子在街心花园炼功,被一帮警察劫持到县公安局三科,强迫写“不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并受到污蔑和辱骂。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殷育才来到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刑事拘留三十五天,其中押解到都昌县看守所刑拘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底,由于被人恶意诬告,殷育才再次被县国保大队绑架,并非法拘留了一个星期。释放回家后,殷育才再次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又再次被非法关押,并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初至二零零三年底,殷育才被劫持到九江市劳教所(臭名昭著的马家垅劳教所),历经了整整三年的迫害。在那牢笼里遭受了高强度的劳苦奴役(做彩灯、装配石英钟机芯),还有没完没了的心灵伤害和人格侮辱。

劳教期满回家后,殷育才仍然遭受着县公安局的监管骚扰迫害,恶警时常的破门抄家,勒索罚款,威胁恐吓。

二零零五年元月二十九日,江西都昌国保大队恶警以殷育才家放有法轮功真相资料为名又一次将他绑架,关进看守所进行迫害,次年六月都昌县法院又非法判殷育才八年,禁止上访。七月殷育才即被绑架到朱湖农场,不久又转到豫章监狱一监区,在这里,殷育才遭到强制洗脑迫害,被迫所谓“转化”。

二零一零年,殷育才在和同修的交流中认识到转化的错误,便和几个同修一起写了声明转化作废。监狱管教恶警又重新办起洗脑班,强迫他们几个参加。因殷育才曾做过辅导员,他们就作为重点对象来进行迫害。他们利用十多个邪恶的恶人整治殷育才,每天白天夜里的24小时要他面壁,有时睡一两个小时。有一次,殷育才在被面壁的时候大便拉在裤裆里,他们都不让他动一下。后来,裤头脱下来也不让洗。他们就这样折磨殷育才,要殷育才转化,写四书,不写就打。吃饭也不给菜。还得按照他们的要求写,达不到要求不算数。有的时候殷育才字写不来,他们就代写,要殷育才照抄,每天殷育才被整的昏头昏脑,整个人身心备受煎熬。

二零一零年三月,殷育才被转到十二监区,他们逼迫他打扫卫生。在这里,殷育才再次写了声明。监狱恶警又找来两个邪恶的犯人整他,有时毒打。十月后,恶警公开指使犯人谋害殷育才,他们甚至在饭菜里下毒,无色无味,有时把毒药注射到水果里,让人防不胜防。殷育才吃了这些东西后,浑身疼痛,象得了风湿一样,走路都很艰难,每天都是包夹搀着走。后来殷育才开始吐血,先是紫色的,后是黑色的,一吐就是一脸盆。带到医务所检查,心跳过速,又转到劳改局中心医院治疗,二十一天后,监狱恶警就迫不及待的要殷育才出院。殷育才回到监区后,他们又继续迫害他,直到殷育才出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