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会计师胡冬灵女士遭绑架刑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宝泉岭公安局恶警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突然闯入民宅,绑架胡冬灵、李桂云、赵红玉、戚秀梅、吕成英、刘贵、刘洪彬、王凤玉等八名法轮功学员。其中胡冬灵,中级会计师,从哈尔滨出公差到宝泉岭,也被绑架。

亲友们闻讯千里迢迢从哈尔滨赶来,胡冬灵所在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也赶到当地。他们都以人格担保,说:“胡冬灵是好人。”要求释放胡冬灵,让她正常生活和工作。胡冬灵的丈夫每天晚上八、九点钟还要到看守所的大墙外转一圈,挂念妻子,七天的时间,每天只吃半碗粥,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两鬓突然出现了许多的白发。

几名公安办案人员互相推诿,几经周折后,不情愿地释放了胡冬灵。胡冬灵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天。十三岁的儿子没人照看,寄放在邻居家,整个人蔫蔫的,精神打击巨大。

胡冬灵,女,三十九岁,做主管会计十年,在工作单位是人人都公认的人品极佳的难得好人,在财务工作中处理问题公平公正,工作能力很强,得到领导同事尊重和信任。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单位派胡冬灵到宝泉岭出差,当晚胡冬灵到当地法轮功学员李桂云家做客,没想到她刚到李桂云家两个多小时,就被宝泉岭公安局警察绑架。

事后得知,宝泉岭警察得到恶人恶告,第一次溜到李桂云家,发现内有八名法轮功学员,急忙回去纠集人手,再到李桂云家时,二三十个恶警破门而入,闯入李桂云家,叫喊着不许动,不停地拍照。这时胡冬灵想拿出手机打电话,一群恶警立即上来对她拳打脚踢。

胡冬灵大声质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抓我?凭什么对我这样?”警察们象流氓一样的,无理地把她拖到外面,把她的双臂拧到背后,她本能的挣扎,每动一下,警察就打她,她被打的全身多处是伤、手腕青紫、腰部受损,一直不敢弯腰。她一直质问左右绑她的警察:“你们为什么这样做,这么迫害好人,你们在犯罪,你们知道吗?”没有人听她的劝告。

接下来,她被恶警劫持到宝泉岭公安局审讯室,被绑在铁椅子上,警察王福东恶毒的审讯她至后半夜,凌晨三点多把八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宝泉岭看守所。八人谁也没有在拘留证上签字,王福东说:“不签也没事,照样拘。”

胡冬灵出差的任务刚刚完成一半,约好了第二天和关系单位再见面,处理工作事宜,却被非法扣押。胡冬灵当时带着单位的所有印单和营业执照等一切公司的手续。这种无理的迫害给单位带来的损失是无法弥补的。

胡冬灵在被非法关入看守所期间,正逢来月经,没有手纸,没有卫生巾,她不停地向警察要卫生巾,警察以各种理由推诿,不予理睬,经血顺着腿流。在非法审讯过程被强行戴上手铐、脚镣,绑在老虎凳上,非法审讯常常是七八个小时、十几个小时,警察对她训斥、恐吓、辱骂,诱骗,恶警张乃武跳起来,用一个装满水的瓶子狠狠地打胡冬灵的头部,叫嚣着:“看我怎么整你。”

残酷的折磨,令胡冬灵的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被非法提审期间,多次心脏病发作,呼吸困难,脸色土灰,浑身颤抖,手脚冰凉,有一次还晕倒在地上。

在胡冬灵被非法关押期间,宝泉岭公安局的警察闯到哈尔滨胡冬灵的家,恶警张乃武在她家乱翻,三个房间的床,衣柜,书柜,等等家具都被翻了个遍,翻得乱七八糟,就象遭抢劫一样,第二天又到她工作的单位对她的办公桌,工作的电脑搜查了一遍,弄得单位人心惶惶,同事们都很不理解,这样的好人,犯了什么罪,不就炼法轮功吗?这是干嘛呀?这也太邪恶了!

三十天后,胡冬灵被家人把她接回哈尔滨。恶警扣押了她的身份证、两部手机,勒索三千元钱。在胡冬灵被非法关进看守所的前两天,她的家人从哈尔滨千里迢迢赶到宝泉岭,要求放人,并给她买一些衣物鞋子和生活用品等,价值两百元左右,送进了看守所,可是到胡冬灵回来时,也没有收到那些东西。

在胡冬灵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的父亲和继母,在宝泉岭公安局守了十一天,天天去要人,她父亲着急上火,加上不适应当地的气候,风湿病犯了,腿疼得抬不起来了,眼睛蒙蒙的,越来越看不见东西。

在被非法关押在宝泉岭看守所的三十天里,胡冬灵被非法提审十次,三十天内体重骤降三十斤,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精神受到严重的刺激,天生爱笑、健康活泼的她,现在每天都以泪洗面,常常被恶梦惊醒,不敢一个人独处,现在不能正常上班工作。

与胡冬灵一起被绑架的八名法轮功学员中,王凤玉老人已七十五岁,早已超出关押年龄,放回家,并且被勒索了三万元钱。目前宝泉岭公安局、检察院正互相勾结,企图对其余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庭审,继续迫害,其中李桂云被恶警当作所谓的主犯在继续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