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春燕在云南第二女子监狱遭迫害近两年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法轮功学员叶春燕,云南白药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叶春燕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迫害,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叶春燕回家。

叶春燕从小就是个“药罐子”,不是吃药就是打针,很是痛苦。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几十年的“药罐子”摔掉了,叶春燕的心灵和身体得到大法的净化,单位同事都说叶春燕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样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叶春燕,想告诉世人让更多的人来了解法轮功遭迫害真相,却遭到中共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叶春燕和两位法轮功学员去富民县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富民县公安国保大队、派出所将他们绑架到富民县某派出所,在派出所坐了一夜,第二天强行送富民县看守所关押。第四天,富民县公安国保、派出所,与云南省昆明市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强行非法入室抢劫,将电脑,提包,旅行包全部抢走。叶春燕被绑架进看守所,强行脱光衣服检查,穿黄马褂,背监规。叶春燕说看不清,在看守所是不准戴眼镜的,就叫同监室的背给叶春燕听。叶春燕三人在富民县关押一个多月,两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昆明五华看守所,叶春燕一个人在富民县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叶春燕和两位法轮功学员强行带到富民县法院,非法秘密开庭,叶春燕被非法强行判三年。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日,叶春燕被强行送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继续迫害。新到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九监区,九监区的房子是监狱最差的房子,通风相当差,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酷的地方。进监狱第一件事就是脱光衣服检查,抽血化验。然后,每天早上六点多起床坐小方凳到半夜十一点半。上厕所规定时间,怕和监室的人处熟,经常换房间。

叶春燕只能与警察和包夹讲话,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人就用不干胶封嘴,警察和包夹强迫叶春燕写三书、思想汇报、背监规、看报纸、电视、洗脑书。不写,不让换衣服、洗澡。叶春燕进去几个月没有换衣服、洗澡。坐任何地方不准盘腿,目的是不准炼功,炼功就用电棒打,半夜叶春燕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就知道是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叶春燕痛苦时,为了加强正念,叶春燕将写好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装衣服口袋里,被包夹发现,告诉警察,结果警察、包夹、组长、监督岗一起都骂叶春燕白痴,就用情、工资等牵连政策软硬兼施来威胁,更残酷的是开批斗会,还指使犯人发言,叶春燕自己也要发言。这种违背良心,毒害众生的事,只有恶党干得出,叶春燕是哭着把会开完。这类侮辱人格的洗脑,牢中牢的残酷迫害,极其恶毒。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叶春燕到六监区,听到一个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经历,这个法轮功学员名叫何莲春,她被严管,有时四个包夹连夜守着她,多数是两个包夹,白天念洗脑书给她听,每天晚饭后,要到值班警察那背一段监规,喊报告,她不背,就罚站到睡觉。后来她就绝食,不知什么原因,送到外面医院抢救。后来,她又绝食,就遭插管子灌食迫害,守她的包夹说用了五根电棒把管子往鼻子插进胃里,表面一点伤都没有,整个人瘦了很多。守她的包夹有一个是呈贡小板桥的农民,还打她,这个包夹因杀母亲判刑,包夹一般都是刑期长、要毒要狠,这种包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叶春燕到六监区强迫劳动,学缝珠绣,学了几个月,要叫叶春燕干全产量,每天干活从早上六点钟到晚上八点收工。叶春燕在这里劳动也有包夹跟着。警察就用诱惑的手段说多苦点,好减刑。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叶春燕回到家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