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电视插播者孙长军陷囹圄近十年 亟待营救(2)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网大陆通讯员、明慧网记者联合报道)二零零二年震惊海内外的长春有线电视插播已过去近十年了,中共的残酷迫害已使法轮功真相插播参与者中的五人离开人世。当年只有二十六岁的孙长军被关押在吉林监狱已九年多,残酷的迫害曾使他生命垂危。

近十年的监狱迫害,长春电视插播者孙长军经中共老虎凳、高压电棍电击、打折肋骨、严管等残酷迫害,遭受肺结核、胸膜炎结核、腹膜炎结核、胸积水、腹积水等折磨,中共“六一零”和警方拒绝其保释。孙长军现在身体状况暂时稍有好转,亟待各界营救出狱。

(接前文《长春电视插播者孙长军陷囹圄近十年 亟待营救(1)》

“自焚”实为骗局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大年除夕日,天安门广场上游人不多。据新华社报道,下午2点41分,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东北侧,王进东首先点燃火焰,“4名警察立即取出灭火器”,“不到一分钟,迅速扑灭了火焰”。几分钟后4名女子在纪念碑的正北侧点火,一分半钟后,火焰被熄灭,整个事件不到7分钟。其中一人当场死亡,四人烧伤。中共喉舌媒体声称这些人是所谓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圆满升天”在天安门广场自焚。

事件发生后,引发外界许多质疑。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法理明确禁止杀生和自杀,那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怎么会去自焚呢?天安门广场的警察在过去通常并不背着灭火器巡逻,如何能立即取出那么多的灭火器呢?而且还马上拿出了很多平时并不常见的灭火毯。

通过对中央电视台的“自焚”录像进行慢镜头播放和分析,发现破绽百出。比如刘春玲是烧死还是被打死?通过慢镜头观看警察用灭火器给刘春玲灭火的镜头,人们发现,在灭火的时候,有物体击打刘春玲的头部,造成刘春玲双手扬起,突然倒地,还从刘春玲身上快速弹起了一个条形物。如果把那一时刻镜头止住,可以看见挥动的手臂接近刘春玲的头部,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仍然保持着一秒钟前用力的姿势。刘春玲是被烧死的还是在现场被击打致死的呢?

自焚骗局发生不久,《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曾到刘春玲所在的河南开封采访,邻居们说从来没人见到刘春玲练过法轮功。文章作者还了解到,刘春玲是从外地到河南的,有个老母亲和12岁的女儿,无依无靠,在酒吧打工为生,而且常常打母亲、女儿。这些都不象一个真正的法轮功学员的作为。

中央电视台的自焚节目画面中还有“王进东”的现场大特写,能听见他在清晰地呼喊口号,还有警察拿着灭火毯悠闲地等着王进东表演完毕,才把灭火毯盖在王的头上。自焚本应是突发事件,这些特写镜头和口号录音的存在本身就非常可疑。而这些特写镜头中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破绽,录像中王进东浑身衣服被烧得七零八落,可是他两腿中间盛着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无损。

放下生死 坚持真理

谎言被揭穿、世人的觉醒是中共极权统治者最害怕的。面对长春插播的成功和广泛影响,江泽民一伙恐惧万分,密令“杀无赦”。随后黑云压城,中共非法抓捕了五千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并广泛使用残忍酷刑。在大抓捕中,很快就有至少七人被毒打和折磨致死,其中已核实姓名的有刘海波,男,医生,三十四岁;李淑芹,女,五十四岁;李容,女,三十五岁,毕业于吉林大学;侯明凯,男,三十五岁;刘义,男,三十四岁。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中共开庭非法审判参加真相插播的法轮功学员。开庭时,一进大厅,十五位因插播真相而被抓捕的法轮大法弟子,不停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们害怕至极,手忙脚乱。开始是两个警察看一个,后来增加到三个警察看一个,一只胳膊一个警察;当时就有个警察晕过去了,这样就由十分钟更换一批警察,改为三、五分钟更换一批,整个法庭上忙乱成一片。恶警们几十根高压电棍轮番电击法轮功学员身体的敏感部位,可大法弟子们面对着疯狂的迫害,仍然坚定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现场听到、看到此情此景的很多人禁不住泪流满面。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参与插播的十一名男法轮功学员都被送到吉林监狱(即吉林省第二监狱,位于吉林市军民路100号,属省级监狱),四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送吉林省女子监狱,即黑嘴子女子监狱。吉林监狱以超出人身体极限的各种邪恶方式残酷折磨他们。在九年的迫害中,十一名男法轮功学员中先后有四人离开人世,他们是刘成军,零三年三十二岁;魏修山,零四年;雷明,零六年三十岁;梁振兴,二零一零年四十六岁。云庆彬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目前关押在吉林监狱八监区转化班。

二零零二年八月末,孙长军被恶警绑架,在老虎凳上折磨了两天。九月开庭时,力争为大法辩护,被高压电棍电的多处焦糊;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关入吉林监狱,当晚被打折一根肋骨;零三年末,因坚持信仰被严管迫害七十天,身体消瘦四十斤;零五年,肺结核双肺空洞一次喷出半痰盂的血,狱方不给保外。零七至零九年,病情进一步恶化:肺结核、胸膜炎结核、腹膜炎结核、胸积水、腹积水、骨瘦如柴,肚大如鼓。因孙长军坚持信仰,不写“五书”,吉林监狱拒绝其保外释放。据了解,孙长军现在的身体状况稍有好转,但并未脱离危险。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追忆

当年参与真相插播的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已有五人被迫害致死。同修们回忆他们的音容笑貌,感到至今记忆犹新。

刘成军身材魁梧,声音如铜钟,他精进修炼的心很强。据同修回忆,大家一起学法读书时,他的语速平缓,特别好听。刘成军为讲真相,打印资料、发传单,多次被关押劳教所,在邪恶迫害下他从不折腰。刘成军也有另一面。一次,他把儿子默涵带到和其他同修们共用的住处,儿子当时只有五、六岁。晚上成军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使他入睡,成军眼里含着泪,充满着父亲的慈爱。

刘成军因插播法轮功真相电视节目遭严酷迫害,年仅三十二岁
刘成军因插播法轮功真相电视节目遭严酷迫害,年仅三十二岁

在中共邪党残酷迫害下,面对家人的牵挂,一个大法弟子为了更多人的未来着想,要坚持真理,不向邪恶妥协,要承受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压力。刘成军在遭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人世。

梁振兴在遭受了近十年、四个中共监狱的残酷迫害后,于二零一零年五月离世
梁振兴在遭受了近十年、四个中共监狱的残酷迫害后,于二零一零年五月离世

梁振兴说话和蔼,总是笑呵呵的。为了让人们多了解真相,整日忙碌。梁振兴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在公主岭监狱狱警的监管下,在公主岭中心医院离世。

雷明与孙长军同岁,成熟,干练。在选择电视插播地点时,有一处离电视台很近,又是在电线杆上,不好做,但那条线路只有那里最好,不做的话,一半的长春市人就落下了。雷明不畏艰险,主动去做那条线路。插播过程中,恶人寻线,在路上把张闻、雷明堵住了,雷明把张闻推开,自己迎上了恶徒,雷明被绑架了。在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后,雷明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六日含冤离世。

雷明,时年三十岁,因插播讲真相,被迫害致残、致死
雷明,时年三十岁,因插播讲真相,被迫害致残、致死

参与插播的桦甸法轮功学员魏修山,遭吉林监狱七监区折磨,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

三十五岁的侯明凯,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在长春被抓,两天内即被恶警打死。据证人指证,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吉林市六一零和国保大队抓到了侯明凯,一起被抓的还有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当晚,关押侯明凯的屋里最少集中了十多个恶警,传出打人的声音。侯明凯很坚强,没喊一声。有的恶警打累了就到别屋里休息,还说这人经打,什么酷刑也没有使他屈服。后来很多屋的警察都被叫去集中到那间屋子里,期间不断传出打人声和恶警的叫骂声,不到半小时就听恶警们说:“侯明凯完了,不行了。”那时是八月二十一日凌晨三、四点钟。

侯明凯的身份证复印件
侯明凯的身份证复印件

结语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对一亿正直善良的修炼者进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灭绝人性的迫害,被法律界人士称为“二战后最大的人权灾难”,也成为神州大地遭受的最大一场民族浩劫。

面对空前残酷的迫害,亿万法轮功学员依然坚守信仰,坚信世界需要“真、善、忍”,他们用坚忍、理性承受着痛苦,甚至付出血和生命的代价传播真相,维护中国民众的知情权,希望为更多的中国人赢得美好的未来。

呼吁海内外善良的人们紧急行动起来,了解真相,和法轮功学员们一起,营救孙长军,营救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出狱,帮助中国人找回信仰“真善忍”、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的权利。

(全文结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