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石殿增多次被毒打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石殿增,五十九岁,是集体企业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有脉管炎,疼起来不敢走路,修炼后短短的三个月脉管炎就好了。再没犯过,大法的神奇使石殿增对法轮大法非常坚定。九九年中共打压法轮功,石殿增遭到了多次严重的迫害,多次被毒打。

九九年“七二零”,石殿增和孟祥林去省里证实法,走到抚顺被堵截上访的警察绑架,被新宾镇派出所接回,关押了一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在天安门广场看见同修打九九米长的横幅,被警察用剪刀剪,石殿增上前抢剪刀,被两个警察掐住,其中还有一个警察拿着警棍一棍打下去就把石殿增打昏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警察把石殿增拉到北京公安分局,石殿增满脸、嘴全是血,牙全都打倒了,满脸血肉模糊。警察让石殿增站着,他们看站不住就把石殿增送到医院,医院看没人付医药费,不给治,警察就翻石殿增的衣兜看有没有钱,没翻着钱就把石殿增给放了。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下午,在南杂木被新宾镇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单位的领导牛连成还有一个姓王的抓到新宾派出所,审问了一下午,晚上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有个普犯叫潘立民的,用脚后跟刨石殿增的后背,石殿增没有防备当时就给刨背过气了。他们还把石殿增兜里的二百多元钱给没收了。在看守所关押了半个月,拿了一千元押金,新宾镇派出所收的,有收据。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有一天上午,新宾镇派出所四,五警察进屋就翻家,什么也没翻着,就叫石殿增跟着上派出所走一趟,到了派出所他们就审问,石殿增不配合。派出所就罚款二千元(没开收据),放回。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的一天上午,新宾镇派出所的匡庆威、盛北臣共五个警察闯到石殿增的家,进屋就翻东西,什么也没翻着,匡庆威就把石殿增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警察指使犯人打石殿增,有个平顶山的犯人,用拳头打石殿增的脑袋,不知打了多少下,还用脚顶着脑门一踹,石殿增当时就昏死过去。几个犯人就把他拉到厕所用凉水冲,回去再打,身上被打的青紫色,脸、脖子都是伤、肋骨被打折一根,一两个月不敢喘气。石殿增绝食抗议,在看守所押了五天,政法委和派出所又把他送到五家堡子教养院强制洗脑。后来石殿增的老母亲找政法委的书记宋俊林要回了石殿增。

二零零八年十月末,新宾镇派出所的陈峰、高宇祥还有胜利社区的六、七个人到石殿增家,进屋就翻东西,找真相资料,什么也没翻着,迫害没有得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