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购神韵香港演出票 广州居民被中共非法劳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广州报道)广州法轮功学员骆丽萍,由于电话订购神韵香港演出票,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被龙凤街派出所和龙凤街街道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非法抓捕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并延期迫害四十五天。下面是骆丽萍的自述。

一、电话订购演出票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一月,我在电话订购神韵香港演出票时被中共的耳目监控。之后在办理前往香港的通行证时,中共不法人员收了办证的钱却扣了证件,说是“你知道的原因”不能把证件归还。

过后几天,先由街道居委派人上门骗开家门,紧接着就引来了恶警多人搜查,将家中的法轮大法书籍和图画、资料、现金及电脑等私人财产抢掠而去,并将我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在派出所,恶警要我签名,被我拒绝。第二天早晨他们上班,就迫不及待的将我非法劫持去看守所。

在看守所这个邪恶的黑窝里,十几个人挤在一个见不到阳光的小房子里,吃喝拉撒都在这里,拥挤不堪,晚上挤一个大通铺,睡觉只能侧身挤着,根本无法翻身。吃的菜也都没有油。所有被关押的人都要轮流值班,如果夜晚打盹时让巡逻的警察发现就辱骂、粗暴的踢值班人员所在监号的门,监号所有的人也就都被惊醒。值班期间发生意外的事情就让值班人员承担责任。每个星期都有恶警到各监号搜查床铺、衣物,看守所的女狱警也同时将关押人员挨个搜身。

我在看守所押了十七天就被押到劳教所了,在体检量血压时听那医生说血压高,那恶警居然让医生按正常写。结果,那些恶警硬是将我非法拘禁去了劳教所。

二、在广东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一月底,我被非法劫持到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十八个人睡一间监室。六张上下床紧挨着,下铺还要孖铺的,我被分在下铺。睡在我对面上铺的两个女人负责“夹控”我,一个人值日班一个人值夜班。

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十多个人,每人都有两个人“夹控”。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在她们的监视之下,不准炼功、不让说话,吃饭、上厕所她们都要跟着。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就不让接见;也不让家人送东西,里面卖的东西都是天价而劣质;不让打电话;不让通信。中共恶徒一方面不让法轮功学员与家人见面、通信、打电话,一方面还在媒体造谣说法轮功学员“不讲亲情”。

我后来被强迫到工场做奴工。今年五月份以来,劳教所就要我们每天早上集队唱红歌,必须唱到早餐来了才能停,不唱就将全部人严管起来。整天都被关在房间里,窗户都拉起遮丑布,门拉了闸,厕所也不准去了,还要强迫做什么作业,晚上十二点钟才准睡觉,更不让接见等等,每个人都被扣分、加期多天的。

在到期前我跟她们确认了我在进来时穿的皮衣等都可带走的。谁知在走的那一天,她们却反悔了之前的诺言,还恶狠狠的说:不准带!在我走出劳教所的那天,又被劫持到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强制洗脑,被非法延期四十五天。

我在中共邪党长期的迫害下的所谓“转化”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了污点。中共劫持善良公民并通过强制手段企图逼迫她们改变思想,这完全是邪教的做法,中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教。广州国保支队敢于无视法律,践踏人权,为所欲为,而且一直维持到今天,就是因为有中共省、市“六一零”在后面撑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