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梅县胡秋梅遭迫害 被迫流离失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上午九点多钟,湖北省黄梅县小池镇公安局分局游志友等恶警又闯入黄梅县小池镇电信局胡秋梅家,因胡秋梅不在家,恶警的迫害企图未得逞。现在胡秋梅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今年八月十七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湖北省黄冈市国家安全局杨平到胡秋梅家骚扰。当天上午,胡秋梅出差做生意去了,不在家,其丈夫在家。

胡秋梅,女,现年四十五岁,家住湖北省黄梅县小池镇电信局宿舍楼。她在一九九八年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她身患很多重病,胃糜烂、血管性头痛、严重性颈椎病、鼻息肉、风湿、腰痛病。整天人昏沉沉的,人瘦得只有六十斤。到各个大医院治疗都无效果,钱用了几万元,那时真的是在家里等死。在她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天天学法、炼功。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在极短的时间里身体上的顽固疾病便烟消云散,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法轮功祛病健身、强身健体的功效,在她身体上展现出神奇。

一九九九年后, 胡秋梅因坚持信仰,多次遭到邪党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全面迫害。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胡秋梅,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信仰自由权、言论自由权、依法到北京上访,为师父和自己申诉冤情,讨个公道。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胡秋梅到北京去上访,在江西省九江市火车站被小池镇派出所吕海敖等几名恶警绑架到小池交通街办洗脑班迫害。小池派出所几名恶警强行要家人送五千元钱办洗脑班的费用,随后被劫持到黄梅县拘留所迫害十五天,被敲诈三百元钱,家人探望花费一百多元钱。参与迫害胡秋梅的恶人:小池派出所所长陈明、胡美玲、吕海敖、王敏、黄承俊、李春芳、黄春节等几名恶警和政府部门与其丈夫单位领导。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小池派出所胡美玲、王敏等几名恶警到胡秋梅家,骗胡秋梅到派出所说有点事。到派出所,恶警胡美玲问胡秋梅:“不炼功” “不串联”“不上访”,你做的到吗?胡秋梅说每个公民都有上访的权利。恶警胡美玲二话不说,在其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把胡秋梅送到黄梅县看守所迫害。关押期间,黄梅公安局一科科长董仲雄逼胡秋梅放弃修炼,不放弃修炼就送你去劳教。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迫害得胡秋梅胃大量出血,有生命危险,还叫家人做担保,才释放出来。第一看守所敲诈一千五百元。家人探望花费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二日,胡秋梅再次到北京上访。她在天安门广场抱轮时,被北京恶警绑架到附近的派出所的大院子里,里面站满了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不许法轮功学员吃饭,不许上厕所。屋里装不下,就劫持到北京周边看守所关押。在绑架到警车上时,北京恶警用手掌把胡秋梅的头部用力劈打两下,当时把她劈昏过去了。在派出所要法轮功学员照像(照像每人要交三十元钱,胡秋梅拿出一百元钱被恶警抢去。)后来劫持北京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里,有一个恶警提审胡秋梅,问她是那里人,她不说。恶警叫她靠墙的一个椅子上坐下,恶警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把胡秋梅的头往墙上撞,用手掌把胡秋梅的头部用力往死里打。这样折腾打了一个晚上。胡秋梅在炼功时,恶警们把她用脚镣手铐铐起来,恶警又用手抓往胡秋梅的衣服后领往后拖,拖到恶警办公室。几个恶警围着胡秋梅拳打脚踩,往死里打。拖的时候把她的衣服都拖破了,当时把她差点勒死了。

酷刑演示:撞墙
酷刑演示:撞墙

当地小池派出所所长陈明恶警听说胡秋梅到北京上访去了。吕海敖恶警强行要其家人拿一万元钱支付到北京去找她的费用。当时吕海敖、黄承俊等几名恶警把胡秋梅的丈夫打得几乎要跳楼。

恶警陈明到北京看守所找到了胡秋梅,看她没有报姓名地址,就叫胡秋梅说自己有精神病。胡秋梅没有答应。后来不知用什么手段从北京看守所劫持到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恶警陈明多次提审胡秋梅,要胡秋梅放弃修炼,还要她骂师父。逼着胡秋梅的丈夫跟她离婚。威胁她的丈夫不离婚就开除。

胡秋梅只是炼功做好人,按真、善、忍走正道,却遭受这样的迫害。她就开始不吃不喝,要恶警无条件释放她。看守所所长费锦水看她几天没吃没喝,就叫几个恶人强行把她绑在梯子上野蛮灌食,行为极其恶劣。就这样一个月没吃几餐饭的她又被劫持到黄梅蔡山镇判死人犯的大审判会上要她陪站。还把她定了一年半的劳教。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九月份,小池胡美玲、王敏几名恶警把胡秋梅从黄梅看守所劫持到武汉狮子山戒毒劳教所进行迫害。在狮子山戒毒所里,恶警要法轮功学员出进喊报告,跟恶警说话蹲着,吃饭唱邪歌,连上厕所都喊报告,不放弃信仰就叫吸毒犯人包夹迫害。在劳教所做奴工,完不成就不许睡觉。有恶警上厕所,所有的人都不许去,在里面上厕所的人面都对着墙不许动。胡秋梅当时想,这真是人间地狱。

在狮子山又劫持到沙洋劳教所。在沙洋劳教所恶警要她们天天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上邪课、唱邪歌、军训、喊口号、还要劳动。对不放弃信仰的学员几个人包夹迫害,不许和别人说话,什么不好的活儿都要她们干,用各种酷刑折磨,要你生不如死。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小池镇派出所伙同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恶警们对胡秋梅的阴谋未得逞,逼迫胡秋梅流离失所一年多,有家不能归。

二零零三年七月份,胡秋梅被江西省九江市国安跟踪绑架。恶警一拥而入,把她架上车,用黑塑料袋把她的头套上,劫持到九江一个楼上。黄冈市国家安全局杨平等几名恶警用各种酷刑折磨她,飞机铐铐她,不许睡觉,不吃饭就野蛮灌食,用不明的药物要她吃,几名恶警把她按在床上强暴要她吃药,不吃就要强奸她,迫害一个多星期。胡秋梅又被劫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进行迫害。到劳教所门口,胡秋梅不肯进去,恶警龚队长打胡秋梅一耳光。恶警叫几个犹大日夜折磨她,不让她睡觉。强逼她写“决裂书”、“保证书 ”。后来,胡秋梅被黄冈市国家安全局杨平等几名恶警又劫持到黄冈进行迫害。陈树明恶警非法提审她好几次。恶警杨平要胡秋梅答应他的条件才肯放她,逼她做内线,要胡秋梅在黄冈住下来,要跟他保持联系。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恶警游志友及另一名恶警非法闯入电信局单位及胡秋梅家骚扰。

二零一零年六月份,恶警游志友及另二名恶警再一次到胡秋梅家骚扰 。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