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通辽市石英芳、孙淑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石英芳和孙淑珍都是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因为修炼法轮功他们遭到内蒙古通辽市恶警的绑架、非法关押。石英芳曾被非法关押到图牧吉劳教所,遭迫害两年。下面是石英芳和孙淑珍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

一、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石英芳被迫害经历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多钟,通辽科尔沁区国保大队的警察就到石英芳妹家非法抄家(石英芳姐俩长的有点像),石英芳当时并不知道。八点以后,警察突然闯入石英芳的家中,到处乱翻,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炼功带,讲法带,明慧周刊,上衣一件,炼功坐垫等。参与抄家的有国保大队长邵军、包吉日木图、邹玲(照像)还有不认识的警察。

当天上午他们将石英芳和石英芳妹妹绑架到科区公安局,石英芳妹在他们无任何证件下,被无理扣押大半天后放回。崔连成叫警察把石英芳的手铐到长椅子背后,邵军对石英芳进行非法审问诱供,下午五点多钟邵军、包吉日木图开车将石英芳关往河西看守所(当时非典时期)。

在河西看守所遭勒索

到河西看守所,进门先测体温,测三次体温,都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又返回到科区公安局。这时天色已晚,邵军、崔连成、包吉日木图又开车把石英芳拉到附属医院,二次体检又不合格,又返回到科区公安局。

邵军让石英芳丈夫取二千元押金,石英芳丈夫说:“下班没有钱取。”邵说:“一千也行。”家人走后,他们把石英芳单独关在一个屋里。晚上八点多钟,邵军突然走进屋,拿着大法书《转法轮》翻开书中照片,让石英芳踩。石英芳当时坐在长椅上,他使劲搬石英芳大腿让石英芳踩书,没搬动。他当时说了一句话:“还挺有劲的呢。”家人再来时已是九点多钟,交了一千元押金,并让石英芳在“保证书”上签字,说三个月不出“问题”。

被非法送图牧吉劳教所

二零零三年八月份的一天早上,石英芳去买菜回来,刚一进屋,包吉日木图,邵军、邹玲突然闯入石英芳家,把石英芳绑架到科区公安局。在科区公安局,他们拽石英芳手,强行让石英芳按手印,而后把石英芳直接送往河西看守所,接着就下非法劳教票,判石英芳三年劳教,又按手印,照像。

当天下午,乌云(二十多岁)无理提审石英芳,她对石英芳大喊大叫。当时石英芳从椅子上站起来,义正词严的对她说“别跟我来这套”。她当时就没了邪恶的气焰。过后,她又对石英芳全身做了搜查。

在河西看守所,石英芳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二零零三年九月三日晚九点半,恶警们把石英芳与刑事犯一同送往监狱和图牧吉劳教所。当时大巴车上就石英芳一个女的,他们还给戴上手铐和脚镣。快到地方时,才把手铐和脚镣打开,石英芳是最后一个下车的。

车到图牧吉劳教所,已是下午四点多钟。刚到那的收发室,值班民警黄爱玲看到石英芳就说些劳教所所谓的规章制度,不让说法轮功的事之类的话。进院后,李爱月队长(三十多岁)和包夹刑事犯王菲把石英芳的被子和褥子、生活用品、衣物等统统检查一遍。吃完晚饭,值班队长王桂荣(三十八九岁)和李春蕾(二十多岁)不让石英芳睡觉,逼着石英芳写什么“三书”“五书”和所谓的“揭批书”,内容都是骂师父骂大法的等。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每天奴工,大田作物,收割玉米,扒玉米,装车。掏厕所,打玉米,铲地,还喂过猪,种菜,割猪菜等,进出院门喊口号,那的围墙高有三米多。

一天吃完晚饭,石英芳去洗漱间炼功,被刘兴芝队长发现,她就对石英芳连踢再扇耳光,晚上开会还说些对石英芳个人不好的话。

对于一个大法修炼者来说,让他们写和说背叛师父和背叛大法的话,整日都会处在良心的谴责之中,所以石英芳在劳教期间,跟一位值班队长叫马红云(三十八九岁)说自己所写所说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全部声明作废。在劳教所遇到这样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会从上到下不择手段,什么下三烂手段都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监控器监控,关小号,不让睡觉,罚站,电棍电,上绳等等。石英芳声明完后,就被关到会议室里,还有一个小屋有监控器,叫小号。她们对石英芳来的是软的,让石英芳看歌颂恶党的“伟、光、正”的碟,什么“董存瑞”“红岩”等,还有一个军转记者上过老山前线采访过的,他的一个录像碟里面也有诬蔑大法的话。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三号,石英芳家人来接石英芳回家,刘国玲给本地“六一零”打电话,他们没来人,超期羁押一天,二十四日才放石英芳回来。

回家后,逢年过节的,片警还来骚扰石英芳。二零零八年奥运前,王力还带领五六个人来家骚扰,办事处居委会主任也来骚扰。

二、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孙淑珍淑珍被迫害经历

孙淑珍,女,七十三岁。通辽市市民,在中共打压法轮功期间,法轮功学员孙淑珍也受到了通辽市科尔沁区公安分局、霍林河派出所及霍林社区第七居委会的联手迫害。

二零零四年五月的一天,孙淑珍在通辽市第二毛纺厂附近与一群修路的民工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叫来霍林派出所的三名警察,他们就将孙淑珍绑架到霍林派出所非法审讯,问孙淑珍是否发资料及资料来源。孙淑珍拒不配合,恶警没招了,就将孙淑珍及另外三名同修非法劫持到科区公安分局,当时国保大队长邵军亲自审问孙淑珍,孙淑珍仍然不配合。邵军就用拳头打孙淑珍,并且强行给孙淑珍拍照,几个小时后,邪恶没得逞,就把她们放了。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孙淑珍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在三角公园讲真相,被蹲坑的恶警发现,叫来警车,将孙淑珍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霍林派出所,非法质问孙淑珍与另一法轮功学员:你们见人就讲真相!之后就将孙淑珍与另一法轮功学员非法劫持到科区公安分局。在门口,国保大队长邵军又打了孙淑珍两拳,之后就又开始非法审讯,孙淑珍不配合他们。

他们将孙淑珍关押十多个小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就采取了一种邪恶的手段,突然对孙淑珍说,你回家没钥匙,咋开门哪。孙淑珍没思想准备,就说钥匙在石英芳这里。一名女恶警一下子就把孙淑珍的钥匙抢走了,然后和一帮恶警到孙淑珍家,在孙淑珍家没人的情况下,劫走了孙淑珍的大法书籍,大法师父的法像,录音带,把孙淑珍的床箱子翻个底朝天。之后,又拿着写好的物品清单逼孙淑珍在上面签字,并且强行给孙淑珍拍照按手印,并且问孙淑珍的儿女们叫什么名字,还问他们是否炼功。大约折腾到深夜三点多钟,才将她放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