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都在骂邪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

  • 老百姓都在骂邪党

  • 曾为中共卖命的姑父劝人远离中共

  • 老百姓都在骂邪党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昨日,我乘坐公交车回家,刚开动不远就停车了(因车子里很挤,我就站在车门口,离驾驶员很近),只见前方停了一大长阵,便问驾驶员是否前面出事故了。驾驶员不无讥讽的说:

    “你还不知道呀,×××什么臭党开代表会在戒严,你看不到路两边站的黑狗仔?现在是狗代会散会,他们要到宾馆吃饭。已经开三天了,害的我每天要拖两个小时的班,早晨他们从宾馆到会场要戒严,上午散会要去饭店吃饭要戒严,中午还要停尸(睡午觉)要戒严,醒过来到会场又要戒严,两小时后散会还要戒严,这是有规律的戒严,还有不定时的戒严,狗头(指领导)来、去都会戒严的,说是确保安全,做到万无一失……”

    驾驶员的牢骚话没说完,满车厢的乘客都闹哄起来了,真是骂声一片。有的说:

    “共产党是神经病,一开会就发疯、发狂,就堵老百姓的路,这是×××什么世道?!”
    “如今是豺狼当道,流氓当家,吃喝嫖赌霸五毒俱全”
    “共产党得暴症了,早上不死、晚上也要亡,没救的啰!”
    ……
    这时,有的乘客急不可待,就问驾驶员什么时候能开?驾驶员说:“你没看到,小乌龟壳(指小轿车)刚走完,大爬虫(指豪华型大交通车)才露头,估计最快也要四十分钟。”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扰动。不少人来不及,气愤的下车走了,嘴里骂声不停。车子里宽松了不少。

    我往驾驶员身边靠了一步,要讲真相,用不高不低的声音问:你知道‘三退’的事吗?”驾驶员抬起头来看看我,说:“知道。”我紧跟上一句:“你退了吗?”“谢谢你的关心,早退了。不退干什么,一点好处没捞到,再把性命搭上去,我才不当那样傻子呢!”

    我有意放大了声音,说:“聪明,绝对的聪明。天象要变了,贵州省平塘县有块‘藏字石’,上面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是二亿七千万年前天然形成的,现在还印在风景区的门票上;还有著名的预言家的预言,比如三国时代诸葛亮的《马前课》,唐代李淳风的《推背图》,宋代邵雍的《梅花诗》,明代刘伯温的《烧饼歌》等都预言了即将在中国发生的一件大事,天要灭中共!这时候,只有退出邪恶的党、团、队才能保平安;…。”

    我的话还没有讲完,有人就在议论,说在钱上面看到过,有的说看过‘小本本’上面有相似的内容。还有两位往我身上靠靠,问我:“你身上还有‘小本本’,给我们一本看看?”我不无遗憾的说:“小本本我没有了,还有三张‘护身符’送给你们。”

    那两人双手接过,就念道: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命能保!”这声音很适中,全车的人都听的到。

    这时车子缓慢的开走了。我看了一下手表,车子堵了一个多小时。我想:这一个多小时也值得,看到了一幅画一一邪党亡命图。


    曾为中共卖命的姑父劝人远离中共

    文/辽宁辽阳 书哲

    姑父脾气不好,还爱喝酒,而且一喝就多,为此常惹姑姑生气,但是姑父对姑姑很好,从不跟姑姑发脾气,姑姑拿他没办法。一次聊天时,我知道了姑父爱喝酒的秘密。

    姑父曾经为中共卖过命,在老山一次作战中,当对方的坦克开过来时,他的排长冲出了阵地,站在坦克的前方伸臂高喊:“不许侵犯我国领土。”然而坦克继续行进,将排长压在履带下停住了,之后原地转了几个圈儿,才返回他们的阵地了。等姑父他们去找排长时,已经踪迹皆无,战友们都惊呆了,一个大活人瞬间就被辗没了。从那开始,姑父就用酒来麻醉自己,因为那一幕实在太令人无法接受了,他想不通排长为什么拿肉身去跟铁家伙斗?疯了吗?当老山被中共拱手让出去后,姑父明白他们被中共给耍了。

    复员后,姑父去了一所大学工作,读了很多书,人变得越来越斯文了。他对一好友私下的忠告是:不要去牺牲。刚开始,好友听不懂:我又不是军人,怎么会牺牲?听了姑父解释也就明白了。

    姑父说:“牺牲是指祭祀宰杀的牲畜,中共字典里的解释是骗人的。其实中共从来拿人都当牲畜,不然就不会搞运动了。不止是军人会牺牲,老百姓也会牺牲,死于灾难的人都是中共在斗天、斗地、斗人的战争中的祭品。”

    好友想想还真有道理呢:“那怎样才能不牺牲?”“现在嘛,就是远远的离开中共的人,都会平平安安的。”好友说:“怪不得你总是逢凶化吉呢,脑血栓一个月就好的利利索索的,那次喝醉酒骑车,把腿都摔断了,也好的那么快,看来还真得听你的。”

    现在姑父明白了当初排长的行为了,那是被中共洗脑的结果。姑父愿所有的中国人都能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不要去为中共牺牲。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