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八)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接上文:《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七)》

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以来,天津市武清区至少有一百零八人被非法劳教(八人被劳教两次),四十九人被非法判刑,千余人次的绑架、关押、骚扰及敲诈勒索。至少两人被迫害致死,现仍在监狱被迫害的还有十三人、一人在武清看守所。据不完全统计,杨村镇有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十六人被非法判刑,六人被迫失去工作(其中五名教师,一名银行职员),仅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拘留的在城关镇就有三十多人,绑架去洗脑班的有三十八人,其中有一人被劫持八次去洗脑班、十年不给工资。时至今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未收敛,迫害仍然在持续。

由于目前迫害仍然存在,我们今天所整理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之一角,希望能够让世人了解这段历史,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本文以更多的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续《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六)》

(一)刘德友,男,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法轮功学员。

九九年十月的一天夜晚,大良派出所、乡政府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王某等三人到刘德友家把刘德友绑架到大良派出所,问刘德友还炼不炼法轮功。当刘德友说炼时,他们就拳打脚踢,还抽嘴巴,用电棍电。夜里,把刘德友双手铐在床上,不让睡觉,一睡觉就用烟头烫、打耳光。第二天天还没亮,又把刘德友带到外边铐在西边敞篷的柱子上,冻得刘德友直打哆嗦。随后,恶警们把刘德友绑架到武清看守所进行转化迫害。一个月后,刘德友又被绑架到青泊洼劳教所迫害七、八天,然后转到双口劳教所。在双口劳教所里,刘德友受尽非人的折磨:夜里不让睡觉,一睡觉,恶警就用电棍电、用棍子打,还抽嘴巴,白天还得干活。因活不好干,把指甲都磨掉了,那也不准歇着,还得干,不干就打。就这样,在双口劳教所遭受七个月的迫害后,在师父的加持下,他回家了。回家后,大良派出所恶警多次上门骚扰,白天、黑夜都有人蹲坑监视他。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还有一次是在二零零零年年底的一天,刘德友正在家里学法,村干部带着乡长王某和派出所警察从日成等七、八个人闯进刘家,不由分说进屋乱翻一通,结果什么也没翻着。他们就把刘德友绑架到武清看守所,同时,还派几个恶警来抄家,抢走了电视等物品。

(二)高国华,男,四十六岁,武清区大良镇刘家务村法轮功学员。

修炼前曾任刘家务村大队会计。一九九八年十一月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身体得到健康,心灵得到净化。从此,他决心按照“真善忍”去修炼,提升自己的道德。

可是,修炼时间不长,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就开始了。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成立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办公室”,并下令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在江氏流氓集团残酷的迫害下,高国华也遭受了多次绑架、拘留、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的一天,高国华被一伙不明身份的恶人绑架到大良乡政府。中午时,他被叫到综治办公室。工作人员荣军、王春生将高国华五花大绑,并用绳子拴重物挂在他的脖子上。王春生让高国华跪在地上,用车牌照抽他的脸,抽得又青又紫,不一会就肿了起来。为了达到迫害目的,荣军、王春生、付介林等人不但不给高国华治疗,每天还让高国华跟着他们干活。不但从身体上折磨,还从精神上迫害。高国华的妻子由于受中共谎言的欺骗,拼命和高国华干仗,用木棍、火钩子打他,用剪子扎他膝盖,用刀子扎他腹部,里边的脂肪都露出来了,都没能改变高国华的信仰。他的妻子一看什么招都不灵了,把窗户打碎,带着吃奶的孩子回娘家去了。后来,在王春生的诱骗下他的妻子还到法庭要求和高国华离婚。王春生和法官王建中串通一气,吓唬高国华说:你是要家庭呢,还是要炼功?高国华由于怕连累妻子,就同意协议离婚。当时,高国华的父亲病重,没有人性的中共官员不但不让高国华在家照顾父亲,还每天要到派出所报到,有时还要跟着协勤值班,达到监控的目的。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中共在两会期间,由于怕法轮功学员上访,在全国大范围非法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高国华也被绑架到武清看守所拘留十五天。高国华绝食抗议,被恶警插管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六日,高国华去大良农贸市场卖菜时,被大良派出所所长窦宝瑞、司机周某(庞各庄村人)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搜身。魏指导员和协勤刘某把窗帘拉上,恶警李德生等人开始用电棍电、用老电话电,没有得到什么结果,就将遍体鳞伤的高国华送武清看守所继续迫害。干的是捡豆子的活,吃的是窝头、咸菜。出来时,还被敲诈、勒索饭费、床铺费四百八十元。回家后,高国华为了生活,去外乡当小工,被派出所知道后,被片警杨宏林接回,影响了高国华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一天晚上,高国华在路灯底下看书时,被不明真相的村干部高国哲看到了,第二天,片警杨宏林和村治保主任高孟珍就闯进他家搜查,搜走大法书二十多本、皮包一个,还把他绑架到大良派出所。高国华在夜晚闯出派出所,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为了证实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高国华去天安门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被警察抓到警车上送到天安门派出所。由于高国华不报姓名,又被转到海淀拘留所。刚一进号门,就被一名彪形大汉(在押人员)一阵猛击,打得他一喘气胸口就疼。又过几天,几个犯人把他叫到号外,叫他脱光衣服,一盆一盆往他身上浇凉水。犯人值班时,不让他睡觉,不许坐着,恶警还用电棒电他,他承受不住,才说出姓名地址。被转到驻京办事处,大良派出所杨宏林用手铐将高国华双手铐上,带回大良派出所铐在柱子上一宿。杨宏林还向高国华勒索了一百多块钱,说是车费。第二天,将他绑架到武清看守所迫害。后来又被转到青泊洼劳教所。最后被绑架到双口劳教所五中队。在五中队,指导员杨志秋经常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还指使犯人穆怀强用马扎打高国华。在他承受不住的情况下,写了转化书。后又反悔,悔过书作废。劳教所为了让高国华放弃信仰,加重迫害:从事长时间的劳动,不让家人接见。没有衣服换洗,长了好多疥疮,也不给好好治疗。两年劳教到期回家后,家徒四壁,会计工作没了,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床铺也被踩折了(后来,一些参与迫害的各级官员相应得到恶报)。

(三)高孟俭,男,武清区大良镇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八年九月,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到一个月,困扰他多年的慢性咽炎和肠胃炎都不翼而飞。从此,他决心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后,高孟俭便被停课反省、写不再炼功的保证。七月十九日,大良派出所片警杨宏林将高孟俭骗到派出所进行笔录,非法扣留,不让回家,当晚就被绑架到武清看守所遭受迫害、折磨。白天强迫捡豆子,有时被非法提审,还遭恶警胶皮棒子毒打,逼着写悔过书。每天只给几个连猪都不爱吃的玉米面窝窝头,一直关押了半个月才被放回来。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高孟俭因不放弃大法修炼,又被大良教育办公室总校长甄文斌伙同大良派出所片警杨宏林绑架到大良派出所。受到协勤警察尤振波拳脚毒打迫害,又被所长窦宝瑞狠搧几个大嘴巴子。但这丝毫也没有改变高孟俭修炼的念头。恶警为了让高孟俭放弃修炼,就将高孟俭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过去了,邪恶没有达到目的,就把高孟俭绑架到双口劳教所继续进行迫害。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在双口劳教所里,邪恶为了达到转化目的,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干十六、七个小时的活,分配的活干不完还要带到宿舍楼里继续干,一干就到后半夜两三点钟,干不完不让睡觉。连续的熬夜,高强度的劳作,手指头都肿了,有的甚至指甲都被弄掉了,眼实在睁不开了,刚一闭上,犯人头头看见了,不是用鞋冲,就是用钳子拧,有时还被强迫背一大包活撅着罚站,更有甚者,二中队恶警(小队长)李华还用电棒折磨法轮功学员。有时,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师父的录像,并让写体会,不看不写的,就罚坐小马扎,一动不许动,也不让去厕所,真是毫无人性。二中队教导员甄润仲经常喝得醉醺醺的,对法轮功学员很凶。有时让犯人打,有时让恶警用电棍电。早晨借队列训练迫害法轮功学员。谁动作做不好,或某个动作坚持不住时,喊口令的犯人就用针扎。半年的迫害过去了,各种软硬兼施的手段都用过了,也没有改变高孟俭的修炼意志。

九月份,高孟俭被调到邪恶至极的五中队进行迫害。以教导员杨志秋为首的恶警们,先是采取心理战术,用情来打破修炼人的修炼意志,未能成功。恶警们一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让包夹犯人威胁、毒打他,还不好使。恶警杜颖欣(小队长)亲自上阵,用拳头狠捶高孟俭的鼻梁骨,打得鼻青脸肿,眼都快睁不开了。管教科长知道此事也没有过问。即使这样,活还得照干。恶警们还不死心,就让犹大轮番做工作,还请外面的邪悟者来做转化工作。直到二零零一年二月六日,高孟俭才被放回家。

高孟俭是一名人民教师,可回家后,甄校长不让他教书,让他在镇中看门。说是看门,实际上是对他继续进行监控,节假日不让回家,得值班。劳教期间一年的工资八千多元被大良教办扣发,家属多次去教办、镇政府去要,也没要来。二零零七年实行的薪级工资被无端降低两级。逢年过节或敏感日,镇政府、派出所或学校领导经常到家骚扰或打电话骚扰,使高孟俭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在此,希望广大的中国民众都能了解真相,分清善恶,共同制止迫害,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四)高玉明,女,四十八岁,武清区大良镇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体好多毛病都不治而愈,心胸也变得开朗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后,当天深夜,一伙不法之徒翻墙闯入高玉明家里,不由分说乱翻一通,抢走了大法书数本,大法光盘一套,师父讲法录像带一套,放像机一台,录音机一台,收录机一台,随身听一部,所有炼功坐垫,香炉一个,师父法像一张。还撒谎说过几天就给送回来,行为简直就是土匪,连抢带骗。后来才知道这伙人是大良派出所的。

第二天上午,大良派出所片警杨宏林一行人又到她家把她骗到乡里用打嘴巴的手段逼迫她放弃信仰没能得逞,又用强迫劳动不给报酬的手段进行折磨。比如:用小拉车拉土、扫大道、起猪圈、起厕所等超体力劳动三个月,有时夏天强迫在阳光下曝晒、冬天在寒风中受冻。

在不公正的待遇下,高玉明不得已在二零零零年年初去北京上访。但是,中共是不讲理的,不但问题没有解决,还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把高玉明关进武清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后来,乡政府和派出所不法人员经常去她家骚扰、蹲坑监视,让村治保主任监视她的行踪。二零零零年年底的一天,高玉明正在崔黄口集市上帮忙,被一伙恶徒绑架到武清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五)赵殿萍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法轮功学员。

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由于身体顽疾多年求医问药不见好很悲观,心中很苦,活得很累,觉得前途无望。听人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就先看了法轮功著作《转法轮》,越看越爱看,知道了为什么人活的这么苦,这么难,知道了善恶有报是天理,知道了人的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等等许许多多不解之谜。赵殿萍从此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炼功后身体好了,病没了,浑身有劲,心里亮堂,身上的病、心里的苦都没有了,也明白了返本归真才是人活着的真实意义。

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遭到了镇压与迫害,师父也被谣言恶毒的攻击,众生被邪恶的谎言蒙骗。为了证实大法和师父的清白,为了证实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没有错,二零零零年底,赵殿萍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去北京上访。当天被抓到北京的一个刑警队,两只手被戴上了四个手铐,铐在了楼道口的风口哪里冻着,并遭到了邪恶的辱骂和殴打。后又被铐在站不起来蹲不下的铁笼子里,手铐上拴了一条铁链子牵来牵去,有时拴在汽车前,有时拴在车尾,或反捆在铁椅子上,不让吃、不让睡、不让上厕所。

酷刑演示:铁笼子
酷刑演示:铁笼子

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却要家人报销饭费、车费、领路费。说是接回,直接就被关到了崔黄口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只不过换了个地方。天下着大雪,家人一步一个跟头的来给被关在铁笼子里的亲人送饭,这种场景恐怕只有在邪党的人权最好时期才得见。邪恶软硬兼施的招数都不能使修炼人放弃正信时,世上最流氓、最邪恶、最残暴的嗜血本性暴露无遗。赵殿萍被带到一间小屋里,一进屋就拉黑了灯,一群人齐上群殴,劈头盖脸,连打带骂,人差点被打死。家人为了救自己的亲人出虎口,忍痛被勒索了钱财才把人赎回。乡亲们看到一个善良的农家妇女、与世无争、修心做好人的炼功人,就因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就被打的五官都变了形,头脸肿的像个大头翁,认不出个个来都哭了。说:“太狠了,咱老百姓没权没势的,打死都没地诉冤去”

其实中共邪党的丑恶嘴脸与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坚定正念就是正、邪、善、恶的鲜明对照,善恶有报是永恒不变的天理。

(六)肖文侠女六十二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法轮功学员。

肖文侠原来身体很不好,患有心脏病、高血糖、低血脂、腰间盘突出、静脉曲张、肾病、尿蛋白、和很严重的妇科病,都是很难治愈的病。有缘走入大法修炼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她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和身心的愉悦。为了让更多的人从邪恶的谎言中警醒过来,明白真相。记住大法的美好,从中受益。在二零零八年正月二十四,肖文侠在对老百姓发放资料,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武清区公安局、崔黄口派出所、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迫害。在崔黄口派出所里,恶警用空饮料瓶子灌满了水后抽打嘴巴。为了抵制这场邪恶的迫害,肖文侠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六天后,邪恶怕担责任将人放回。后乡政府、派出所多次到家中骚扰。在这次被绑架事件中,同时被抢掠的物品有:自行车一辆,车筐、书包、真相资料、mp3等。

(七)李桂详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大曹庄村法轮功学员。

早在一九八九年前,李桂详就得了肝病。当时北京、天津、各大医院医了很多年,花了很多钱,各种偏方都用遍了也没治好。直到一九九七年李桂详有缘走入大法修炼。每天早晨炼功,晚上学法修心,身心的到了高度的净化,很快疾病全无,每天上班干活一点不觉累,家人和亲朋好友,街坊邻里都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与超常。

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镇压迫害铺天盖地而来。造谣、诬陷、抄家、翻书、迫害修炼人。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间,强制洗脑,逼迫法轮功学员交押金,不加不让回家过年。李桂详被关在镇政府,那些所谓的政府工作人员用硬塑料板子打李桂详打折三节。大年初一家人被逼交了二千元钱才放人回家。再后来的日子里,邪恶一直不断的上门骚扰,李桂详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由于失去了炼功的环境旧病复发,在病危时崔黄口派出所还在不断的上门骚扰。二零零八年十月李桂详含冤离世。

(八)杨素云女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东赵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晚,杨素云在宝坻区大口屯镇贴手写的“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大口屯派出所绑架。人被铐在椅子上一整夜,并抄了家,掠夺了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大法师父法像、九九年前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珍贵照片等个人物品。宝坻区公安局局长:焦佩勇、和袁贺光到场参与了迫害。五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关押进宝坻区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杨素云绝食抗议六天。在这期间,自称是天津市公安局的夜间来人进行非法提审参与迫害。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从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期间杨素云一直被非法羁押在宝坻区看守所。在此期间也就是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日,其丈夫不幸车祸身亡。村里来人持派出所大队证明信要求看守所放杨素云回家一趟,见丈夫最后一面都不应允。

(九)张学纯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黄洼村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农历腊月初八早上,张学纯在公路边的一个村子里贴真相不干胶,被恶警绑架到后巷乡派出所后抄了家。抢走了大法书籍等。当天晚上被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十)杨广金,女,五十多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后巷乡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邪恶镇压法轮功后,杨广金多次受到骚扰迫害。二零零七年八月底,崔黄口镇后巷派出所的恶警王心亮、协勤刘全河又一次无故闯入杨广金家进行肆无忌惮的翻抢。掠走了杨广金的学习材料、真相资料、周刊和书籍等。王心亮还扣押了杨广金新照的身份证件,杨广金多次讨要一直到现在未归还。

(十一)朱文良,女,大良镇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八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就把很难戒掉的烟戒掉了,身体也得到了净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大良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武清看守所迫害,并被抄家。二零零零年农历八月十五前又被绑架到武清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判劳教一年。在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每天不分白天、黑夜捡豆子,有时得捡到午夜十二点才能睡觉。有时罚站一两个小时。冬天的早晨得出操,天很冷还不让戴帽子。不许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有时,午休时间也不许休息,得去干活。一年劳教迫害后,因朱文良仍不放弃修炼,又被加期半年。身体被迫害出糖尿病症状。

(十二)张树芹,女,大良镇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良乡政府来人,把张树芹叫到大队部盘问。后来,经常有人去她家骚扰,半夜敲门,打扰家人正常休息。二零零零年三月,张树芹和大良乡的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大良派出所强迫到乡里劳动,清理垃圾,种菜,栽树,起厕所,一干就是三个月。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二那天,张树芹领着孩子去买东西,半道上就被大良派出所片警杨宏林劫持到大良派出所,关到天黑,又被绑架到武清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回家时还被勒索五百元钱。

(十三)翟占芬,女,大良镇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二那天,屯底庄村治保主任带着大良派出所人员到翟占芬家将其绑架到大良派出所,关到天黑时,又将其绑架到武清看守所迫害。为反迫害,翟占芬等几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争,遭到下恶警谢某用鞋抽打,还强迫插花劳动。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勒索五百元钱才让回家。

(十四)王振田,男,大良镇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良镇政府所谓工作人员把王振田叫到大队部“盘查”,随后又将其绑架到镇政府非法扣押,同时入户查抄,抢走师父法像和大法书。以后,又多次遭到大良派出所人员上门骚扰、监视。同年九月份,王振田又被绑架到武清看守所迫害半个月。二零零零年三月,大良派出所又将王振田叫到镇政府进行劳动迫害二十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其爱人去北京为大法鸣冤,大良派出所又来抄家,抢走电视机、缝纫机、电风扇和现金一千八百元。第二天,王振田又被叫到派出所,所长窦宝瑞指使杨文玉和协勤尤振波对其进行暴力毒打,晚上才被放回来。二零零一年年初,王振田又被绑架到武清看守所,强迫劳动、写悔过书,并利用犯人毒打折磨他,一个月才被放回。

(十五)廖群英,女,王振田的妻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廖群英因不放弃大法修炼,被大良镇政府非法扣押半个月。随后,一帮邪恶之徒经常对她家进行骚扰。一九九九年三月,大良派出所将廖群英和同乡的几名法轮功学员胁迫到乡政府,强迫劳动,一直干了七十多天,才让回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廖群英去北京为法轮功鸣不平,被大良派出所强行接回,送到武清看守所进行迫害。恶警用电棒电她的敏感部位,用凉水泼头,用皮鞋抽打等,还无端地对她进行拷打和刑讯逼供。邪恶用尽各种迫害手段,没有达到迫害目的。最后,他们执法犯法,在没有犯罪证据的情况下,枉判廖群英三年徒刑,关在天津女子监狱进行迫害。

(十六)盛士兰,女,今年五十九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良官屯法轮功学员。

自走进法轮大法修炼,盛士兰就被这高德大法所震撼,从此沐浴在法光之中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迫害打压法轮功开始,一时间,邪恶的谎言、造谣、诽谤、污蔑、血腥铺天盖地,中国大陆的民众被恶毒的谎言蒙蔽。为了讲一句真话,为了证实大法的清白,盛士兰去北京正当上访是履行公民的职责,是中国法律允许的。可在路上就被截堵抓回到当地派出所关了一夜后转到中学洗脑班被关押了三天三夜。

二零零零年十月盛世兰再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下伍旗派出所和当地六一零邪恶人员强行拖回,在路上和派出所遭到了暴打,第二天被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关押迫害了一个月。农历腊月二十八又一次被绑架到乡政府进行邪恶的洗脑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一个月之久。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被架到武清区梅厂乡洗脑基地,在那里遭到了残酷的非人折磨与迫害,各种各样的体罚、不给饭吃、毒打等等邪恶手段都用尽了。乡里参与迫害的六一零恶人刘旺和诬蔑大法的赵小光均已遭到恶报。

(十七)梁玉萍,女,五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八间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梁玉萍在武清区泉州路贴真相粘贴时,被泉州路派出所绑架,遭到恶警扇耳光,并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拘禁了五天做奴工,后勒索了家人几千元钱才放回家。

(十八)李桂清,女,五十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良官屯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邪恶打压法轮功的最邪恶的日子里,李桂清因为不放弃修炼,被绑架到乡派出所,后被非法关押到武清区看守所遭到迫害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农历腊月二十八,又被乡六一零恶人:刘旺、赵小光、闫振良等人绑架到乡政府洗脑班,洗脑、打骂、关押迫害了一个月。二零零九年,派出所到家中翻抢,抄走了大法书籍和部份光盘与资料。

(十九)宋金香,女,四十八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镇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面对邪恶的打压和迫害,恶毒的谎言,流氓的造谣宣传,宋金香义不容辞地走上了天安门,要告诉世人真相。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刚到天安门,就被下伍旗六一零的绑架,刘旺和李文虎二人把宋金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道塞进汽车后备箱里,绑架到乡政府,后被关进武清区看守所拘留了二十五天。

(二十)裴云荣,女,武清区大良镇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家中多次遭到大良派出所警察从日成等人的骚扰,并两次把裴云荣等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大良派出所威胁、恐吓,不许再炼功。

(二十一)朱秀英,女,武清区大良镇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很大。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打压法轮功后,多次遭乡政府和村干部骚扰,并被胁迫到大良乡政府无偿劳动。家中多次遭大良派出所恶警搜查、抢劫。

(二十二)张淑苓,女,大良镇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她出去在本村讲真相、送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大良镇六一零官员王某和大良派出所警察从日成绑架到武清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并被抄家。回家后,还经常遭到大良派出所警察从日成等人上门骚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