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庆阳寇创金被非法庭审经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省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上午九点三十分,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法院在刑二庭对法轮功学员寇创金非法开庭。


寇创金和女儿寇娟娟的合影

十一月九日,西峰区法院在法院大楼内电子公告牌上公示:将于十一月十日早上八点三十分开庭审理寇创金案。但法院并未事先通知寇创金的家人,家人还是在开庭前两天通过其他渠道才得知此事。十一月十日早上八点三十分,寇创金的十几名家人和亲戚准时来到法院,但被禁止入内,只好在门外忍受寒风的凛冽苦苦等待。

法院戒备森严,警察们穿着防弹衣、拿着警棍,如临大敌。大约九点左右开始放行入内,警察用感应器仔细的对每个人进行全身安检,强行扣押了所有人的手机。有个女警察指着寇创金的女儿娟娟说:“这个小女孩未成年,不能进入!”娟娟的哥哥很生气地说:“她都二十六岁了,怎么就未成年了!”女警察很尴尬。

安检后,家属和亲戚进入到刑二厅里面,刚到旁听席坐下不到五分钟,一个警察急匆匆地冲进来对他们喊:“人马上就要带来了,再出来检查一次!”家属和亲戚被带回到大厅接受第二次安检。警察把他们分成男女两列,但两列都是由男警察进行检查。其中一个高个警察大声喊道:“把你们口袋里的东西都给我拿出来,拿到手上,把手举起来接受检查!”于是,在一大堆全副武装的警察虎视眈眈下,两名男警各自手持安检仪器,再一次非常仔细的对每个人全身上下无处不漏拍拍打打的反复检查。有个警察指着一名女家属的裤兜问:“你这装的是啥?”女家属答:“钱!”警察说:“拿出来给我看一下!”女家属问:“钱你没见过吗?”警察愣了一下,只好算了。

检查完后,亲戚们又一次回到审判庭,有警察开始宣读“法庭纪律”,着重强调未经允许不得带摄影摄像录音等工具进入法庭,一经发现立即逐出法庭。就座不久,随着一阵铁链与地面瓷砖摩擦的哐当声,头发被剃光的寇创金穿着蓝颜色的囚服,面容枯槁神色憔悴,双手戴着手铐、脚上铐着脚镣,一步一挪的被四名警察押进来,带到被告席上,旁听席上响起了娟娟小声的哭泣声。

庭审正式开始。法官(女,四十几岁)以中共惯用的对法轮功的污蔑之词说道:“本次是对寇创金‘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一案进行庭审…… ”寇创金反驳道:“我看过很多法律方面的书籍,从来没看到有哪一条哪一款法律规定不让炼法轮功的。如果有,请你们当场读出来,让大家都听一听”。法官无言以对,只好说:“首先请公诉人对被告提出诉讼。”

检察院公诉人(女,三十岁左右),开始念手中的起诉材料:“……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警方对其进行搜捕调查,寇创金家中存放大量宣传法轮功的书籍、资料、光盘及电子文件,这里有相关的照片。”说着,便翻开资料夹,将照片举起来让在场的人看。法官问寇创金,以上公诉人所说的内容,是否属实?寇创金答道:“我认为这次对我家的搜捕是非法的,十几个人撬门钻锁,冲进我家,没有一人穿警服;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像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我问他们是谁,没有一个人回答我;当我制止他们的强盗行为时,他们对我实行了暴力……”刚说到这儿,法官打断他:“寇创金,现在是公诉人出示证据的时间……公诉人说的这些你知道吗?”寇创金说:“他们把我按在那儿不能动,我不知道他们搜出什么东西。”

公诉人继续说:“从寇创金家的电脑上发现了有进入明慧网的软件,及含有法轮功内容的文件一千多个,另有一台彩色打印机及一台黑白打印机。”之后公诉人又说,曾在电线杆上贴有关法轮功资料的常秀玲,现已被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女子劳教所,她的所有资料及真相小册子都是在寇创金家中取得;在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绑架的付英泰,在他的电脑上查出了进入明慧网的相关软件,这个软件是在寇创金家安装的。

实际上,经查证,寇创金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被绑架,付英泰是六月三十日被绑架的,常秀玲是七月二日被绑架。也就是说,西峰区公安局并不是因为所谓常秀玲、付英泰的口供牵扯到寇创金而对他实施的绑架,而是有预谋、有计划的先抄家绑架然后再找“证据”给寇创金定罪。

接下来,法官宣布控诉方和被告方进行法庭辩论,这期间,警察带着一个穿皮夹克手持照相机的人,反复给旁听席的家属照相。

寇创金没有律师,是自己为自己辩护,他陈述道:“首先,十几个人撬门钻锁,冲进我家,没有一人穿警服,在没有出示证件的情况下像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我问他们是谁,没人回答我,甚至……”刚说到此处,公诉人立刻打断辩解道:“搜捕时,警方有出示过搜查证件,我这里有当时在场人的签字证明。”寇创金问:“谁证明了?”公诉人答道:“王强!”寇创金又问:“王强是谁?他凭什么作证?”公诉人说:“王强就是当时搜捕你家的警察,而且签字的是两个人,去你家的应该也是两个人。”说着就把搜查证和签字证明让法警拿到寇创金面前。寇创金扫了一眼说:“搜捕的明明是十几个人,不信你可以叫出来当面对质,而且没有一个人穿警服,也从没出示什么搜查证,就这个搜查证,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的。当时我家只有我的小女儿和我三岁的小孙子……你们强行带走我时,我想给我八、九十岁的老母亲说说话都不让……”说到这儿,寇创金难过的流下了眼泪,哽咽难言。顿了顿,他又继续说:“在没有向我任何家属通知的情况下,他们强行将我绑架到一个建筑物的地下室,并且不允许我上厕所……”刚说到这儿,公诉人马上辩解说他们将拘留证、逮捕证都已经按时送到寇创金儿子手中了,而且也有寇创金儿子的签字。

听到这里,寇创金的儿子立即举起手在旁听席大声说道:“对这个事情我要说明一下。”法官不许旁听席发言,说:“家属有什么要解释的,随后交一个文字材料上来!”

寇创金说道:“我要说……我以前患有严重的肝病、胃病、头疼病,全身是病,连楼梯都上不去,找了好多地方去治,都不见效。医生都说这一身的病没法治了,我才去找气功师碰运气。自从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后,大概一个月左右,这些病就奇迹般消失了,人变得精神了,这事儿我单位所有的人都知道,不信你们都可以去问问。”

这时,一名警察又和那个手持相机的人进来给旁听席上每一个人照相。

法官接着问寇创金说:“那你知道国家规定不让炼法轮功了吗?”寇创金答:“并没有哪一条法律说法轮功不让炼了,而且宪法上说过,一切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没有受到法律肯定的条文和规定,都是违法的,是不成立的。所以我也并没有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而且我也肯定不会做出任何有违法律的事情,而是真正的做个好人!”
  
最后,法官宣布:本案将由合议庭合议之后再做出判决。

庭审完毕,法官的法槌刚落,突然一名高个警察冲进法庭,对着旁听席上的家属大声喝道:“全部起立!起立!”示意让家属们先出去。当旁听席的家属被催促着相继走出门时,寇创金叫住了自己的儿子,交给儿子一封信,三名警察立刻围上来检查信。娟娟上前去想和爸爸说几句话,被警察阻止。家属们刚走出去,警察马上关闭了刑二厅的门,他们收走了寇创金儿子手中的信,然后把家属们带到楼道里,有四、五名警察堵在楼道口不让人出去,声称要等上级领导发话后才允许家属们离开楼道。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家属们开始抗议要求离开,警察又说要跟上级领导商量一下才行。过了一会他们又把家属带到大厅里,说是寇创金要经过这里被带上警车,推搡着要家属们退向大厅角落。当寇创金戴着脚镣手铐经过大厅时,几名警察上前使劲往后推家属,不让靠近寇创金。这时,寇创金的儿子对寇创金大喊一声:“无论怎么判,我们都要上诉!”警车带走寇创金后,警察仍然不允许家人离开,并再三强调要求家人配合他们要等领导发话后才让离开。在等待的过程中,有警察过来叫走了寇创金的儿子,将寇创金写的信又交还给他,命令他必须在这里马上看完后把信交给警方。

有名家属不禁问道:“你们这么兴师动众,是怕有人劫法场吗?”说着,这位家属和人群中发出一阵笑声,在场的警察面面相觑,表情尴尬,其中一人说:“我们也想早点回去喝茶,你们就配合一下,再等等。”家属问:“你们让我们等着有什么作用呢?”警察答:“要再做一次安检。”家属们纷纷责问:“进来的时候已经安检两次了,为什么出去的时候还要安检?”警察回答:“嗯……现在的科技很发达嘛,呵呵(尴尬的笑)……得再检查一下。”家属又问:“我们进来的时候,你们都没检查到什么,我们出去的时候你们就能检查到吗?”警察一时语塞,只能默不作声。又等了好大一会儿,一个警察才走过来说:“现在可以安检了。”然后又将家属分成男女两列,分别由男女警察进行检查。检查时,几个警察围着每一名家属上下来回用感应器拍打,用手对家属全身进行搜查,甚至指着女家属的靴子说:“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等警察把家属们一个一个全身搜查完后,才让他们去领取自己的手机和物品,这个时候才允许他们离开法院。

庭审从早上九点开始至十一点左右结束,寇创金的女儿寇娟娟从头到尾都没有停止哭泣。据悉,自寇创金被非法关押以来,家人多次探视都不让见面;寇创金的妻子李瑞花也因遭西峰区公安局追捕而被迫流落在外,家中只剩娟娟一人。


甘肃庆阳市西峰区法院

法院外面许多警车不断来回巡视,警察对停放在法院附近马路上的每一辆车都要拉开车门仔细盘查,并进行拍照。路边行人也被盘问和拍照。在法院东西两边的马路十字路口也都有警车在驻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以上就是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寇创金非法庭审的过程实录。从中可见,中共邪党操纵的司法对中国民众根本不讲法律,更没有人性,而且惧怕其强盗流氓行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惧怕公众,极为心虚的本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