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善良教师们遭受的迫害(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尊师重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古人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人们对教师的敬重,不只在于其对学业的传授,更在于其对道德的传授,从小了说,培育的是一个人;从大了说,培育的是一个民族。

而在现今的中国大陆,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并教授学生的教师,却遭到中共“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下长达十二年的迫害,而且这样的迫害一直还在持续……

(接上文:《大连市善良教师们遭受的迫害》

以下是原大连水产学院美术教师冯刚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被大连“六一零”、公安局恶警迫害致死,死前曾被迫害致食管化脓、胆管破裂。

冯刚,男,五十岁,作为大连水产学院美术教师,他在绘画、雕塑方面造诣颇深。冯刚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思想境界不断升华,在艺术创作上更趋成熟、纯净,是位难得的人才。冯刚有很多好的艺术构思,一直在努力创作出一批对社会,对世人有益的优秀作品,可是,他的离去,带走了深深的遗憾,留下了永远无法挽回的损失。

冯刚夫妇
冯刚夫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冯刚因进京上访,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

马三家教养院是辽宁省的省级教养院,被称为“人间地狱”,在全国是最先以暴力对待法轮功学员而出名的。在马三家教养院,冯刚因抵制非法关押和无理迫害而遭到毒打、体罚、奴役、野蛮灌食等残酷折磨,在绝食期间被迫害的大量吐血,生命垂危。二零零一年,马三家教养院“转化”(强迫放弃信仰)冯刚失败,将其转回大连市教养院。

在大连市教养院,冯刚一直被隔离在五大队的小号里。当时和冯刚一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郭居峰,在回忆冯刚的文章中写道:“记得我刚到教养院的时候也被关押在那里,每次上楼睡觉的时候都会看到楼梯左侧有一个长廊,外面的门关得很严,不知道那边是什么?但是有一天白天的时候普教(普通劳教人员)牢头带我到楼上干活,我看到那道门打开了,长廊里面黑黑的没有阳光,阴森得可怕,隐约中看到铁栏杆里面有一个影子,不时的发出镣铐哗啦啦的声响,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冯刚。他每天被隔离在那里,一个和所有生命都接触不到的黑暗的角落。”

二零零二年八月九日,大连市教养院将二十个无法“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转到地处铁岭市昌图县的辽宁省关山子教养院。

辽宁省关山子教养院也是省级教养院,地处荒山野岭,与世隔绝,这里关押了各教养院的反改造人员,在普教心里这是个令他们胆寒的地狱,曾有普教说:“关山子打死人和死个猪一样,卷个席子就抬走了。”

在关山子教养院,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的方式全力抵制各种无理迫害。从要求炼功,到拒绝奴役,拒绝走操,拒绝所谓“学习”带有诋毁法轮大法的内容,拒绝戴戒具,拒绝暴力等等。为此,法轮功学员不断的被关小号,象走马灯一样。警察想尽各种办法想使法轮功学员屈服,电棍折磨、毒打、冬天扒光衣服冻等,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龙山教养院的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因被警察唐玉宝、姜兆华用电棍连续电击七小时,致使其面部严重毁容。七月七日,高蓉蓉被毁容十天后的照片被传到海外法轮大法明慧网上,随之引来整个国际社会的震惊。为了使高蓉蓉脱离魔窟,为了曝光中共暴行,制止迫害,冯刚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不畏生死,于同年十月五日,避开警察的严密监视,成功的将高蓉蓉从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营救出来。

左图:高蓉蓉遭电击前
左图:高蓉蓉遭电击前 右图:高蓉蓉遭电击毁容

高蓉蓉被营救出去后,自身情况稍有好转,她就把自己被迫害的情况报道到了海外,引起中共恐慌,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插手此事,

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高蓉蓉再次被绑架,冯刚等参与营救的法轮功学员也先后被绑架,承受了无数世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六月十六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去世,年仅三十七岁。中共达到了其毁灭人证的邪恶目的。

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冯刚与妻子王娟在朋友家做客,被大连市国保大队、西岗区公安分局及黄河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看守所,冯刚一直绝食抵制非法关押,被警察野蛮灌食。到八月初,冯刚的食道已被插破、化脓。为减少插管的麻烦,狱医灌完食不拔管,让灌食管在冯刚身体里停留二十四小时甚至四十八小时,怕他拔灌食管,还将他打背铐,待取下手铐时手肿的有两个手厚,到处是被手铐勒出的血渍。

才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冯刚即被迫害的生命垂危。警察怕他死在看守所,为推卸责任,才于八月十日,由三个国保大队警察将他送到大连解放军二一零医院。经医生检查,冯刚的胆囊已肿成近两个拳头大,不能进食水,一旦胆囊破裂,人就完了。医生对国保警察说:“病人很危险,必须马上做手术。”国保警察竟对医生说:“今天就不要做了,等明天我把他放了再做手术。”言外之意,是想让冯刚自己承担做手术的昂贵费用。医生不同意,三个国保警察只好先交了四千元住院押金,然后迅速逃离该院。

冯刚随后忍痛离开医院。八月十二日,亲属得知冯刚已回家,就约定八月十三日去看望他,谁知无论亲属怎么敲门都无人回应,亲属发现冯刚又失踪了。

八月十四日,冯刚亲属直接到大连市国保大队询问冯刚下落,好长时间才出来一个警察说:“谁抓的,谁办案,你就找谁,你别找我们。”

冯刚亲属又到黄河路派出所询问办案警察李洪桥,李洪桥闪烁其词的说冯刚死了,冯刚活不了几天就要死了。八月十七日,冯刚亲属再次到黄河路派出所询问冯刚下落,李洪桥拿出冯刚的监外执行单,说已监外执行了,以此应付欺骗亲属,推卸责任。

九月十六日,冯刚亲属到冯刚住地派出所──沙河口区富国街派出所报案冯刚失踪,接待警察告知,冯刚已在八月十四日死亡,遗体被沙河口区公安分局解剖,让亲属赶快到沙河口区公安分局处理火化。而此时,冯刚的妻子王娟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迫害。

冯刚死前经历了些什么,大连市国保大队、黄河路派出所警察为什么隐瞒冯刚的死讯,这一切目前还是个谜,但不能否认的是,冯刚的死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笔血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