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劳教所折磨虐待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女子劳教所的恶警指使“包夹”在身体上和精神上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用尽了手段。因为“善恶有报”的天理,许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已遭恶报。下面是重庆女子劳教所恶警和“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隔离室迫害和曝晒

在2011年6月22日早上9点多钟,在隔离室(也就是一个不足1.5平方米的小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个猫口)关了一名法轮功学员,由包夹在迫害。这位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中,把门打开了,全所的人都听到了她在喊“法轮大法好!”所有的包夹和轮值组长张学梅及队长一起,把此法轮功学员关进了隔离室,就再也听不到声音了。

接着,以恶警韩露为首的恶人将怒气发泄在所有被关押的人身上(法轮功学员和普教)。因当时所有的人都在坝子里,都听见了。所以,恶警就强迫所有人在坝子里被曝晒。一直晒到中午12点多钟后,才开始回到舍房。

6月22日是一个高温天气,天气很炎热。法轮功学员最高年龄是74岁的老太婆,最小的才17岁,有许多老学员都是高血压和糖尿病人。所有的队长对此无动于衷,甚至有的队长很得意的前后走来走去的看热闹。

关押中在生活上迫害

对刚被关进去的法轮功学员,不给水喝,每天只能用半盆水,不准法轮功学员换内衣和内裤,连上厕所每天只能上4次。不管是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天,一周才能用一桶水洗衣服及被子和洗澡。冠冕堂皇的给了一瓶开水,法轮功学员却用不着,都叫包夹给用了。

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用包夹、“帮教”(帮教是原法轮功学员被转化的)直接出面,队长在后面指挥。

对不“转化”的学员施行酷刑:下蹲。上午蹲1000个,下午蹲1000个,晚上蹲 1000个,甚至1000-1500个。什么蛙跳、走鸭步、还有燕子飞、有什么飞鸽……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造假

冠冕堂皇的假说是“人情化管理”,对所有的学员的关心和照看,全部是假上加假,什么检查时背台词,造假相呀,教人行恶,怎样做假说假话,做假事。什么文明劳教,素质化教育,全都是假,没有一点人性,都是把人变成鬼。

勒索、骗取钱财

同样的劳教所,有几种待遇。如:就是同一所,所服就有两种价格,都是为了造假,骗取学员的钱财,有什么三件套,所服一套短的,口杯、桶、脸盆各一个,洗脸帕一张。在大会上讲的2012年1月份出所的要学员自负360元,在2012年8月份出所的扣55元,9─12月底出所的扣165元。可在女二队的两套新所服是一长一短,同样三件套,却只给了75元,还能带走。四队要360元,还不能带走。为了挣得更多的钱,将所服和三件套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卖给学员,将学员自己买的水瓶、脸盆、桶强行交公,送给其他法轮功学员都不行。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

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一个组织,上届的组长是林利容,成员有肖体慧、李晓敏、唐红霞、杨海燕。这一届的组长是陈莲梅,成员有周易、廖晓军。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的恶警有:陶星、高虹、贾珍、韩露、毕教导。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

邪恶的包夹有:张军、刘晓西、陈德税、杨海燕、王德芳、廖涵宾、陈亚玲、仁飞燕、秦芳、唐红霞、张学梅和石邦勤。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和包夹遭恶报

恶警队长陶星遭报多次,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都遭了恶报。因在所里每周星期四都上课,每讲完一次课,就回家大病一场。大约是在8月中旬的一天早上9点,陶星接班后,对新来的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施行酷刑,因门没有关好,法轮功学员打开了门,跑出了门外,全所的人都听到了惨叫声和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所有的学员都针对此事发正念,就在当天10点半钟,陶星就在坝子里病倒了,由两个新来的实习生扶上楼,发现有众多人在看,两个实习生松开手,陶星自己艰难的一步一步上楼。给他那么多的提示,他还是不悟。自己不直接迫害了,又换上另外的人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所有对大法行恶者都会遭恶报,换谁谁遭报,天理不容呀。

包夹肖体慧,吸毒犯,在2011年2月8日出所后的一个星期,被汽车撞了。在所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最狠的打手。强迫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做下蹲、蛙跳、走鸭步,往死里打,将师父的名字写在凳子上,强迫学员坐……替恶警干了那么多的坏事,为了减刑,却反倒遭了恶报,被延长了8天的刑期。

包夹李晓敏,20多岁,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狠手,对法轮功学员施行酷刑,在2011年3月份出所一月后,遭了恶报,自己打毒针,一针毙命。

包夹廖涵宾,传销,30几岁,法轮功学员在出所时,毁掉所有的“学习”记录并用水泡了一下,被廖涵宾发现,给队长告密。当天晚上,廖涵宾就遭恶报,高烧流鼻涕,第二天就上医院看病去了,整整病了两个星期。

包夹陈亚玲,传销,40多岁,长期监控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恶语伤人,对大法不敬,更恨法轮功学员。就在她脸上遭了恶报,一张脸长期都是青一块、红一块、紫一块的,脸上长满了痘痘一样的红疮,给人感觉就是一张鬼脸,谁看见,谁害怕。

还有一个不知名的包夹,现年22岁,家住重庆市江北区。3月进入2队,4月下到4队当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7月20几日开始咳嗽不止,到8月13日,外出就诊,检查出是急性肺癌,当天就通知家人接走。

包夹刘雪勤,20几岁,在她两年的劳教期间,她认为当包夹是“神圣”的,强制法轮功学员写对大法不敬的话,诬蔑大法师父。在所里,刘雪勤就遭了恶报,在2010年的9月,说是在脖子上长了淋巴结核,开了一刀,在这两年中脖子一直流脓流水,不能痊愈。到今年7月份,才勉强结疤。在2011年2月,曾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呆了有十几天,法轮功学员问她脖子为什么一直不好,一定有什么原因吧?她说没有什么,法轮功学员说一定要善待法轮功学员,对所有人都要有善心,她只是一笑,点点头说:阿姨,注意安全。事后在8月份,又出现刘雪勤对法轮功学员告密的事,法轮功学员看着她摇了摇头,法轮功学员对她说,你的脖子真的好了吗?法轮功学员感到她真是可怜,在恶报中还干着坏事,罪上加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