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遭安徽女子劳教所摧残 身体虚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安徽五河县法轮功学员王平女士,毕业于安徽医科大学,十余年来多次遭受中共人员迫害。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在上班的楼下被国保队恶警郭保同、江胜绑架、直接劫持到安徽省女教所,遭受种种残忍折磨,惨叫声整个车间都能听到。王平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从劳教所回来后,身体老化虚弱,右臂还持续疼痛乏力,端一杯水都吃力,常头痛头晕。

坚持说真话,一直遭中共迫害

王平,女,四十八岁,原五河县卫生防疫站职工,一位老实本份的人,因体弱多病,长年不断打针吃药,也没有用。一九九八年开始炼法轮功后,王平处处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同时身体也在迅速好转,至今十余年未吃一粒药。她曾在计划免疫门诊部上班,曾担任门诊部负责人,对工作认真负责,热心为普通群众服务,深受群众欢迎。

王平亲身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功效,多年来因坚持说真话,一直遭中共邪党迫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一天王平正在上班,有城西派出所的警员拿一张表让王平填一下,王平一看,上面有一栏写着谈谈对法轮功的认识。王平说我觉得法轮功很好啊。那人也没让填表立即就回去了,找来城西所所长把王平带到城西所反复问讯谈话,又叫王平家人,领导同事做工作,非让王平写保证不炼功,污蔑法轮功。王平坚决拒绝,当时被扣在派出所,从上午直到傍晚才给回家,中午也没让回家吃饭。第二天又被传唤到公安局,反复问讯,非让王平承认错误,遭拒绝后,最后公安分管迫害法轮功的李荣国(人称李主任)指使单位给王平停薪停职反省。期间她遭到来自家庭单位的巨大压力,并被公安局三天两头传唤。直到四个月后才去上班,单位扣发三个月工资。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天晚上公安一伙五六人,突然闯进王平家搜查,未找到所要东西,搬走电脑,并将人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此后经常遭公安人员骚扰。

二零零四年十月左右,一天中午王平正在做饭,原公安一科科长郭树桥伙同郭保同等前来非法搜查,抢劫走电脑等物品,将人绑架到公安局。后又到单位,单位邪党书记杜群生亲自撬开王平办公桌搜走现金存折等。在公安局,王平走脱。公安后来欺骗王平家人说没事。王平回来上班不久,单位领导让王平到公安局说明情况,王平不知是陷阱,到公安局被扣留送看守所。王平绝食七天出来,不久去上班。

第一次劳教迫害致精神恍惚

二零零五年一月六日,恶警郭树桥等将正在家中洗衣服的王平直接绑架送劳教迫害。

在安徽省女劳教所王平遭非人迫害。恶警们为逼迫王平“转化”写“四书”,将王平单独关在一个包房里不准出来,由吸毒犯轮流昼夜看管,每天晚一、二点以后睡觉,早晨五点起床,有时只给睡一个小时。恶警黄素英一值班就一夜不给睡,站一夜,还不准闭眼打瞌睡,一闭眼吸毒犯可任意打骂。

一次王平家人托熟人来接见,王平讲了在这里的遭遇,从此每天被迫从早站到晚,持续很长时间。恶警林云还要求每晚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包夹要在晚十二点以后写。一次包夹将王平思想汇报交去后值班的干事说不合格让重写,王平拒绝,结果一夜没睡。人熬的两眼发直精神萎靡神志不清,不知不觉眼闭上眼直往前栽,然后吸毒犯对着大声吼。白天还有几个邪悟人员对着讲诽谤法轮功的言词,搞精神折磨、疲劳战。

此外,吃不饱饭,只准吃蔬菜,饭菜由包夹人员打来,打多少由她们定。吃不饱饭,王平饿得全身浮肿。一次王平让包夹多打一点饭,包夹马上翻脸恶言恶语,恶警黄素英还故意找一个盆子打了尖起来一盆子饭看着叫王平把一盆子饭吃完,故意污辱。王平抗议迫害冲出去,多次被包夹朱传君、杨小晴等殴打,用胶带封嘴。一次包夹朱传君将王平鼻子打破,上厕所将王平一脚踹在凳位上。一阜阳劳教曾将王平嘴打出血,引起其余法轮功人员抗议。有几天让下车间干活,从早上五点一直干到晚上一二点才干完,第二天一姓慈的干事来说你的任务又增加到多少。王平抗议劳动迫害,在饭厅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被朱传君拽着衣领拉到教舍,又被恶警们戴上手铐拉到禁闭室,一间黑屋子只有五,六平方米,屋里放个马桶。门上留个窗口。一天只给两顿饭,每顿只有很少饭,限制喝水。

为逼迫王平写所谓遵守“所规队纪”的保证,人不准坐下,整日站着,恶警黄素英还搬个椅子坐在门口把窗口打开,看见王平坐下就叫人来打骂,或自己进来拿电棍电。恶警林云也亲自来拳打脚踢,还把法轮功师父像贴在墙上辱骂王平。后来黄素英诱骗王平写了保证,说只要你不喊就让你下大组。王平被关押九天出来时整个人小了一圈。出来不几天将王平调四队。后来又将王平搞去集中转化,一次王平被铜陵来的邪悟人员打的嘴唇发黑。一个别队警察说:王平你炼功怎么还嘴发黑。王平说被人打的,她没有再作声。恶人们还把佛教音乐用胶带粘在王平耳朵上,嘴封上,双手反绑强制听。王平一度被迫害的精神恍惚。后保外就医一年。

演示图:电棍电击

二零零六年王平发真相资料被跟踪的恶警胡正雨(临时招聘)绑架,送精神病院一次。二零零八年四月王平发真相光碟,被一冒充司机的恶警举报,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王平到婆家过年路过蚌埠和同修坐出租车到另一同修家去,给司机讲真相被恶意举报,在同修家两人同时被蚌埠纬四路派出所绑架送蚌埠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戴脚镣十天,卸脚镣第二天送劳教拒收,人带回前后关押一个月,改判“劳教监外执行”由当地公安接回,当天回家,几天后去上班。二零一零年七-八月间在街上发真相资料两次被恶人举报,国保大队郭保同、江胜到单位搜查,抄走许多大法书籍。非法拘留二次。每次十五天。二零一零年十在单位被国保绑架到蚌埠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五天。

再次遭劳教迫害命危

二零一一年二月,现任国保队队长沈士军、指导员郭保同到王平家中非法搜查,抢劫走电脑、打印机,手机,MP4、背包、书籍等物品(手机、现金、MP4后归还),未出示任何单据。之后王平多次到沈士军办公室及家中讨要东西被沈士军以私闯民宅名义先后拘留三次,并被沈辱骂,抓着衣领和头发在地下拖,下肢拖青,并以此借口在此将王平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国保队的郭保同,江胜在王平上班的楼下将王平绑架直接送安徽省女教所,未出示劳教通知书。

在劳教所四大队,王平抗议非法关押,喊法轮大法好,拒穿劳教服,被胶带封嘴,晚上双手反绑在床上。警察吴静丽指使人将王平衣服扒掉,只穿短裤胸罩,把王平衣服收走,还威胁把王平拉出去。晚上睡觉也穿劳教服,如不穿就将手脚绑起来。从此王平家人送衣服也不给,枕套里全是劳教服。不准给家里打电话,信件也被扣压。

一次吸毒贩用布条将王平嘴勒烂,王平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警察们利用心狠手辣的吸毒犯使用开口器野蛮灌食,开始在警察办公室灌,后来交几个吸毒犯私自操作,将门关上,不准别人看。由一人骑在人身上,其余几人压胳臂压腿,开口器越开越大,将嘴角撕烂冒血,上下颌抵烂溃疡。用压舌扳撬嘴牙齿撬松,经常撬的满嘴是血。还一边侮辱折磨取笑,一边灌食。扇耳光,辱骂,把纸盖在脸上,把吐在毛巾上的流质再拧到嘴里,一次灌食吸毒犯张志军竟然将王平衣服解开,一边捏乳头一边灌食调笑。潮湿的衣服不准换,直到把它焐干,有时故意用电扇吹。

王平的惨叫声整个车间都能听到。灌完后,为防止喊叫在嘴里塞上布条或卫生纸外面再用胶带连头粘上。等到布条拽出时上面粘满血迹。吸毒犯后来承认是劳教所干部的意思,说干部把你交给我们管理了,还说吴队长讲不要把她当人待。灌食的吸毒犯张志军自称行善没有作孽多,为了早回家。在车间吸毒犯以王平往外走为由,每天用绳子反绑王平的双手,脚绑住,常常双手勒的发紫肿胀,或把胳臂勒紧绑在窗子上。并常常打骂污辱,身上多处青紫伤痕,有两次被人抓住衣领勒晕。有几次灌食呛到气管里,人几乎窒息,吸毒犯还说是故意装的。参与迫害的吸毒人员还有王艳、孙林、邓婉君。

在监舍,为不让王平喊叫,吸毒犯们经常用袜子,短裤塞进嘴里,再用布条或胶带勒嘴。一次,吸毒犯将整条短裤塞进王平嘴里硬是将一松动的牙齿塞掉,疼痛难忍。等短裤拽出时,整条短裤都是血迹。每次灌食都加一小袋盐(医院用的补液盐十四点七五克),或不明药物。一天三次,导致人头晕目眩视物模糊,腹胀呕气,心跳加快,心慌胸闷心律达一百次每分,人几乎要虚脱,神志模糊。一次在灌完加盐奶粉后又灌几管盐水,致使人反胃恶心。有时故意加大量,让灌两饭盒,灌的人直往外吐。

王平曾写上诉,被吸毒犯反复搜身搜床铺搜柜子搜到后交警察。吸毒犯曾透露,她跟医生反映,能不能少放一点盐,医生说她要回去请示。一次插鼻管,将人两手用绳子拉直,不能动,几个小时放下后右臂拉伤,不停抽动、疼痛、酸软无力。每顿至少灌一饭盒流质,还限制上厕所,故意让人憋尿,人憋的不行才给上。一次包夹多次请示不行,直到小便解在裤子上才增加次数。回教舍上厕所也要受限制,常要请示多次。

王平绝食三个月,牙齿被撬掉四颗,口腔溃疡牙龈炎,体重减轻二十斤左右,整个身体老化。由于王平身体越来越虚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让当地公安将人带回。回来前要王平签不发传单不上网保证,王平拒绝,家人签了字才准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