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安平县恶警孙义合绑架好人勒索数十万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安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孙义合,男,老家在大子文乡大子文村。父亲叫孙荣昌,妻子叫商文雅,是安中物理教师,孙义合的丈人商大战,家在郊邱。孙义合自二零零五年上任以来,多次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由开始勒索二百元、五百元、一千元、五千元、八千元,勒索不断升级。据不完全统计,孙义合勒索金额高达四、五十万之多!

二零零六年,孙义合和马店乡派出所所长赵旭光等人闯入安平县柏林小学绑架了正在授课的两位法轮功学员张素珍和王志生。二零零六年春季,孙义合在绑架法轮功学员后,敲诈勒索他们的家属数万元,并要求家属请他们一伙人吃喝玩乐,吃完饭然后再到洗脚房。而且是一级一级的请,请了局长级,再请国保级,不知要请几批。同年秋季,他再次带人绑架讲真相的八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勒索数千元。

二零零七年,绑架两名法轮功学员,敲诈数千元。

二零零八年,有三位法轮功学员在街上给过路的朋友讲如何做好人、如何积德行善、如何能平安健康,却被孙义合绑架,其中两位被关押一个月,每人被勒索七千元才释放,另一位被非法劳教,回家时孙义合又敲诈家属钱。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孙义合再次绑架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劳教七人,判刑四人,七人被敲诈近十四万元才让回家。 在王路申家抄走十二万元,三轮车一辆;抢走张满仓家大量现金,具体数目不详,孙也不公开,还有自行车、电动车等物品。

二零一零年十月,孙义合等恶警绑架南王庄村残疾妇女王玉峦及其女儿王培,抢走现金近万元,连衣袋里的五百元也偷走。后勒索一万九千元才释放王培。残疾老人王玉峦生活都不能自理,还被非法关押,至今不放。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孙义合又参与绑架正在单位上班的法轮功学员王芳,将她非法关押在安平县看守所至今未放。孙义合在参与抓捕、审问王芳的过程中,胡搅蛮缠硬是要她说出家中打印机在哪儿,并诱惑说只要把事情说清楚就让她回家,可王芳根本就没有打印机,孙义合还威胁说,如果不说清就把她母亲抓起来,并让她弟弟和父亲也不能工作……孙义合还说:“我偷了别人的钱不算伤害失主,那钱谁花都是花”。孙义合身为公安竟按小偷流氓的逻辑行事!

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孙义合绑架了后庄村法轮功学员程巧然,非法关押在衡水看守所,八月三日晚程巧然被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恶警孙义合疯狂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并从中谋利。据知情人透露,孙义合在安平县“凯旋城”买的楼房,在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就还清了买楼贷款,其中不知他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搜刮了多少血汗钱、救命钱。

法轮功学员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做好人是应该受人尊敬的,更没有犯法。而孙义合的所为是逼着人放弃善念、放弃做人的准则,这将会导致中华民族走向罪恶的深渊;同时也侵犯了中国公民的权利,严重损害了政府公务员的形象。孙义合的所作所为已触犯宪法第三十六条“关于公民享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同时还触犯了《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 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罪,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绑架罪。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敲诈勒索罪。

并且《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在中共头子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迫害中,一些助“江”为虐的打手说:“是江泽民叫我干的。”以为用此借口就可以推卸责任、逃脱惩罚了。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及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实际上参与迫害的人才是这场运动的真正的牺牲品!那些潜逃了几十年的法西斯纳粹党徒如今一个个依然还在被追查中,而你现在迫害法轮功的每一件“政绩”都将成为明天受审判的证据。

无数历史教训告诉今天的人们:中共历次搞运动都是祸害百姓,中共一贯卸磨杀驴,其追随者都没有好下场。任何独裁者都会推出“替罪羊”为自己开脱。文革结束后,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793名警察、17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

而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等中共高官已被法轮功学员在全球30个城市和地区发起50多个诉讼,全球公审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的序幕已经拉开。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